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落地一把98K最新章节!

    所谓的创建自定义服务器,其实就是类似LOL里面创建自定义房间一样。

    只是绝地求生并非所有的玩家都有这个权限进行创建,需要向官方进行申请,要求其实还蛮高的。

    而目前国内如果是非官方的活动,都需要另行申请。

    平时也只有一些人气比较高的主播才有这个权限,如果是玩家个人想要申请,还是十分困难的。

    想到这里,刘子浪心中又有了疑惑。

    既然江大电竞社的自定义服务器今天才申请下来,那之前他们是怎么训练的?

    就在这时,一旁的冉茂佟忽然小声地在刘子浪耳旁说道,“那个人是大二的姜信鸥,今年刚开学电竞社换届被选举成为电竞社的社长。”

    “听说他之前是熊猫的主播,单排Rank打进过亚服前一百,实力很强,还和同平台的李沐秋大神一起在游戏里双排过,所以这次换届才会被选上社长的。”

    “哦对了!听说我们电竞社以前训练一直用的就是他主播的私人服务器。”

    听到冉茂佟的话,刘子浪忍不住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他倒不是惊讶于冉茂佟说的内容,只是有些好奇这货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跟个“包打听”似的。

    不过就在这时,刘子浪却是眼睛一瞪。

    他忽然在姜信鸥的身旁,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秦萱萱。

    而且看样子,她好像就是周围的人口中的秦副社长。

    不会那么巧吧!

    刘子浪揉了揉脸,心中有些忐忑。

    想到这里,他不由用胳膊抵了抵冉茂佟,朝着台上站在姜信鸥身旁的秦萱萱努了努嘴,“那个女生你认识吗?”

    “哦!你是说秦副社长啊,她是一队的突击手,好像也是我们学校电竞社职业队里唯一的女生。”

    说到这里,冉茂佟不由嘿嘿道,“怎么二哥,人家可是学姐,你不会好这口吧?”

    听他说的猥琐,刘子浪不由没好气道,“去去,我就随便问问。”

    ......

    看着台上的几人,刘子浪心里顿时有点不安。

    有了上次皮卡丘的阴影,他现在对秦萱萱是避之不及。

    不过好在这会儿电竞社人多地方大,刘子浪和陈志飞几人在那么多人之中也并不显眼。

    而且姜信鸥在上面宣布了这个事情之后,接下来倒也没有墨迹,很快和一起来的几人找地方上机,然后进入游戏创建了刚申请下来的自定义房间。

    密码发出来之后,活动室里的众人纷纷一拥而入。

    房间里一共100个比赛位,一眨眼就被占满了,就连OB位也上去了四个人。

    第一次打这种类似于私服的训练赛,陈志飞等人都比较紧张。

    等到进了游戏之后,骤然一片安静的广场更显诡异,好似真成了传说中的“素质广场”了。

    不过对于这一点,刘子浪倒是也可以理解。

    平时大家排路人的时候在网络上都不认识,互相碰到一起,只要有人起个头,自然也就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地跟着一起“口嗨”了。

    但这会儿大家现实中都坐在一起,你还在那大呼小叫的,那不是脑子有病嘛...

    刘子浪正这样想着,耳机里忽然十分突兀地响起了一个声音。

    “ChinaNo.1!”

    顿时,诺大的活动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几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朝着声音的源头看了过去。

    刘子浪也忍不住好奇地张望了一眼,主要是他感觉声音好像离他挺近的。

    然后...

    刘子浪就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排机子那边,看到了下午才见过面的冯彦祖正一脸亢奋的样子。

    这哥们察觉到周围众人的目光,还有奇怪。

    心里纳闷大家都看我干嘛啊?

    在他看来,进入“素质广场”还有什么好说的?

    “躁”就完事了呗!

    至于他周围的三个队友,这会儿则恨不能将头钻到桌子底下去。

    但冯彦祖却兀自不觉地继续扯着嗓子喊道,“躁起来啊!大家都躁起来啊!”

    “QEQE!站着吃不着鸡!哈哈哈!”

    活动室里的人顿时都有些傻眼了,忍不住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

    “这哥们谁啊?”

    “不知道啊。”

    “是我们学校的吗?”

    “......”

    刘子浪见状一阵蛋疼,也收回了下午对他的看法。

    这哥们就是二!

    ......

    好在接下来“彦祖兄”看到自己并没有起到“一呼百应”的带头效果,喊了几声之后,也有些顿感无趣地闭上了嘴,不再说话了。

    电竞活动室里再次安静了下来。

    靠近舞台前面的那几台机器,江大电竞社职业队的几人都坐在这里。

    “刚刚那人是谁啊?”一队的个子比较矮,留着板寸的人问道。

    “好像是个大一新生。”旁边有人答道,随即摇头笑道,“现在大一的学弟还都挺活泼的啊。”

    “什么活泼,我看就是有点二...”秦萱萱不留情面地吐槽了一句。

    她的看法倒是和现在的刘子浪颇为一致。

    “别说这些了,比赛好好打。”

    就在这时,一个听起来比较安静地声音传来,是那个戴着眼镜的社长姜信鸥。

    “知道啦,我的姜大队长。”秦萱萱闻言吐了吐舌头。

    ......

    上飞机。

    选择落点。

    跳伞。

    游戏开始之后,接触这个游戏时间不算长的刘子浪,就立刻发现了这种训练赛和平时排的路人局根本不一样。

    这场比赛一直到第一个圈刷完,场上100个人的比赛只减员了不到10个。

    如果放在平时的路人局里,一个圈过去基本上就快剩一半了。

    另外落地之后刘子浪他们偶尔遇到一个队伍,在进退方面对方表现得也相当果断。

    刘子浪他们这边只是稍微展露出了一些在远程火力上的强势,对面在没有高倍镜的情况下,就迅速选择了撤离。

    而刘子浪击倒的那个,也被他们扶起来救走了。

    ......

    接下来,随着安全区的不断缩小。

    场上存活的人越多,气氛就变得越压抑。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有哪两个队相遇打起来。

    枪声暴露位置,很快就会发展成为一场大混战。

    这样一来,场上几乎所有人的神经都是一直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

    不过眼下这一切,跟刘子浪他们没什么关系了。

    这倒不是他们选点有多好,占位有多安全。

    而是因为他们已经出局了...

    刚才进第二个圈的时候,蒲太壮开车在P城旁边的麦田里来了个“平地翻车”。

    当然,如果仅仅是翻车倒也没什么。

    关键是P城周围还潜伏了大概三四队人的样子,在互相僵持。

    本来大家看到麦田里一辆吉普过来,在警惕的同时,却没人开枪。

    因为车在行驶,这个时候开枪不一定能把人打下来,还很容易暴露自己的位置。

    但是蒲太壮这个“平地一翻”...

    好家伙!

    那周围的枪声立刻同时响了起来,噼里啪啦一阵,简直跟过年一样喜庆。

    随后“砰”的一声!

    两秒不到,吉普就瞬间爆炸了!

    至于车上匆忙下来的刘子浪几人还没来得及离开车祸现场,就直接被人家“一车四杀”,化作了熊熊燃烧吉普车周围的四个盒子。

    这下子是真成“神奇四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