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解说台上。

    退役转型绝地求生后,已经解说过线上线下各种大大小小赛事的荣爷也被这突如其来一幕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他刚刚可是十分断定地说刘子浪这一波如果想要劫船的话,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成功的。

    然而发生在眼面前的事实却是把他的脸打得啪啪作响,让荣爷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

    一旁的孟夜晴刚刚虽然也觉得劫船不太可能,但是当这一幕真正发生在眼面前的时候,她却是比荣爷更快一步地反应了过来。

    因为孟夜晴平时虽然也玩绝地求生,但却是一次解说这样的赛事,并不能清楚地判断出刘子浪刚刚所展现出的枪法反应究竟达到了一个怎样恐怖层次。

    “哇!Vic这波真的太厉害了!他居然真地劫到了一艘船!”孟夜晴抬手捂着嘴,一脸惊叹地样子,“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都不会相信。”

    听到孟夜晴的话,下巴已经被惊得快要脱臼的荣爷也是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立刻苦笑道,“别说你不信,就算是我亲眼看到了这一幕,我也依旧有些不敢相信呐!”

    “刚刚神奇四匣的这个Vic选手先是1V3,而且还是实打实地刚正面击杀两人,然后在红血的情况下,他居然还能瞬间反应过来切出98再瞬秒一人,简直每一秒都是极限操作,每一帧都是精彩集锦。我说句实话,这种操作即便是在我认识的那些职业选手里也十分难得见到。”

    听到荣爷的话,电竞馆里的无数江大的学生也是惊愕莫名。

    他们刚刚虽然觉得刘子浪这波正面灭一队的操作简直“吊炸天”,帅到没朋友,但还真没想到那么远的地方。

    此刻听到荣爷居然说他认识的职业选手中也没几个人能做到,这些人才总算意识到了刘子浪刚刚这波到底有多变态!

    荣爷认识的都是什么人?

    无论是图拉夫还是Obang或者错觉...

    这些人要么是知名的技术主播,要么就是顶尖的职业选手。

    但荣爷说这种操作在他们身上也不多见,这其中意味着什么自然也就不言可喻了。

    一时间,诺大的电竞馆里,四周几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比赛席的位置张望过去...

    他们真的很好奇学校里除了电竞社的社长姜信鸥之外,到底是什么时候又冒出了这么一号逆天强人?

    ......

    斗鱼平台,张小桐的直播间里。

    这会儿张小桐也是张大了小嘴,一脸惊讶万分的样子。

    说实话,刚刚看到刘子浪朝着船上游去的时候,她心里比现场所有的人都要更担心,紧张得手心都微微出汗了。

    但是刘子浪接下来的这波操作,却是真的吓到她了!

    此时此刻,终于回过神来的张小桐眼睛里忽然冒出无数小星星,兴奋地说道,“酷啊!”

    而在张小桐带动下人气值已经高达二十万的刘子浪直播间里,这会儿也是满屏弹幕的“6666”。

    要知道,刘子浪眼下才刚开播没几天,和斗鱼连正式合约都没签过。

    这要是让那些每天“靠着发红包这样子,才能勉强维持人气”的主播知道刘子浪的情况,恐怕会羡慕嫉妒恨到两眼发红。

    而如果说一开始刘子浪那几万的人气是因为张小桐查房的缘故的话,那现在的人气大爆发就彻彻底底来源于他自身的实力了。

    要知道在直播平台的游戏板块,技术主播有时候之所以没有一些娱乐主播吃香,往往是因为他们往往没有合适的舞台,不能立刻让直播平台的观众水友知道你的技术到底有多流弊,毕竟酒香也怕巷子深不是。

    然而刘子浪这个原本打算抛开以往一切重新来过,很大程度上可能直播个一年半载都没几个观众的“中二青年”,却偏偏有一个张小桐这样能干的妹妹,帮他把“舞台”都搭好了。

    事实上,不仅如此,人家还主动帮他“吆喝”呢。

    “新来的同学记得点波关注,动动小手,点点关注不迷路哦,嘻嘻。”

    直播间的观众听到张小桐俏皮的话语,顿时“嗷嗷”叫了起来。

    “Vic大神是真的流弊啊,不过话说他和小桐酱是什么关系啊?”

    “就是就是!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小桐酱宣传别的主播呢。”

    “上次Vic大神听起来声音挺沧桑的,应该年纪挺大,不会是小桐酱的长辈吧?”

    “难道是小桐酱的爸爸?”

    “噗!那就是岳父大人了!请受小婿一拜!”

    “滚呐!小桐酱是我的!”

    “......”

    张小桐鼓起勇气帮刘子浪宣传了一波后,不由可爱地吐了吐舌头。

    然而下一刻当她看到直播间的弹幕后,却是顿时脸色一黑。

    ......

    此刻的游戏比赛里。

    杀完人后,在船上打了个医疗箱拉满血量的刘子浪正在舔包,他自然没工夫切出去看弹幕,更不知道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就成了父亲。

    距离船不远处的海面上,四驱兄弟中剩下的最后一个人怔怔地看着刚刚屏幕左下方的一大片刷屏,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

    说实话,他刚刚之所以配合刘子浪偷袭劫船,倒不是他真的不计前嫌或者乐于助人之类的。

    不出意外,他打的自然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心思。

    让刘子浪先上去打头阵,等到船上两败俱伤,他再上去完成一波收割,岂不美滋滋?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的就是他这边听到船上的动静就立刻朝着那边奋力游了过来,结果刚游到一半,船上就结束了。

    而且还是以一种极富震撼性和冲击力的方式结束了!

    想到这里,这哥们在水里终于回过了神来。

    看着收缩得越来越近的毒圈,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还是默默地潜入了水里。

    因为他忽然觉得或许此刻冲上船去拼死一搏,相比之下,还是在水里跑毒的生还率会更高一些...

    而在这种比赛中,苟住才能有名次。

    他只能心里安慰自己只是暂时忍辱负重,和毒圈来个死亡竞速。

    ......

    海面上,在毒圈刷过来前,刚刚麻溜卖掉他的冉茂佟几人也接上前面跳海的陈志飞,开着船回来了。

    看着船周围一圈的四个盒子,三人在极大的震惊之后,又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呵呵,今天天气不错啊二哥。”冉茂佟干笑道。

    蒲太壮也挠头憨笑着附和道,“是啊是啊!”

    两人话一出口,一旁的陈志飞就严肃地批评道,“太生硬了,再自然一点。”

    霎时间,两人的干笑不由戛然而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