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到背后这队“飞车党”的惨状,刘子浪等人也是眼角直抽。

    尤其是刚刚路边那栋复式二层楼里,当他们开枪扫射的时候,刘子浪他们四人都清楚无比地看到楼上楼下加起来最起码有五个人在开枪。

    那么也就是是,那栋楼里最起码蹲着两队人!

    什么鬼?

    绝地大合租?

    看到这一幕,陈志飞不由感慨道,“啧啧,这两队人居然能蹲在一栋房子里,真是和谐友爱的大家庭啊!”

    话刚说完,那栋楼里忽然传来了一阵枪声。

    几人不由面面相觑了一眼,冉茂佟小声地猜测道,“这是...内讧了?”

    听到冉茂佟的话,刘子浪却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其实他心里已经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前面可能是那栋房子在安全区里,楼上楼下的两队人僵持了下,不想减员,于是井水不犯河水地暂时在同一栋房子里“合租”了下来。

    但现在安全区已经刷在了M城的北半部分,他们马路南边的那栋房子并不在安全区里。

    到时候一跑毒,谁都不放心将背后交给对方。

    可不就得提前解决内部矛盾了嘛。

    想到这一点,刘子浪不由心中一动,开口道,“走,我们过去一趟,帮住户解决一下民事纠纷。”

    听到刘子浪的话,几人一愣,然后同时“嘿嘿”笑了起来。

    ......

    马路南边的二层楼里。

    一波交火之后,楼上楼下两队都有人倒地,于是同时停火拉人。

    楼下那队看着还有30秒就要刷毒,一人忍不住扯着嗓子在楼道喊道,“楼上的哥们,商量一下!现在还剩那么多人呢,咱们没必要在这里就拼个你死我活,决赛圈再见怎么怎么样?”

    其实楼上那队人也不太想打,毕竟他们在跑毒的时候原本就处于劣势,楼道那边被枪架住根本就下不去,跳楼的话落地又有一个僵直动作,说不定刚下去就被人打成筛子了。

    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可以“拖后腿”,在楼上占据高处。

    你敢跑我就打你,我走不了你也别想走。

    但只要脑子没坏,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弄个鱼死网破不是?

    考虑到这一点,楼上一听到楼下的喊话后,很快就有人回应道,“行!我们也是这个意思。”

    “那这样吧,到时候你们左边我们右边,大家隔着掩体分开进圈,决赛圈再见。”

    “没问题!哥们一看就是个明事理的!”楼下的人听到心中一喜,嘴里继续道,“那就预祝你们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同吃同吃!”楼上也客气地回应道。

    于是双方很快便就达成了和平共处的原则,还互相送上了一波祝福,场面看起来那是相当的友善和谐!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砰”的一声!

    二楼的窗子的玻璃忽然碎了。

    什么情况?

    熊孩子砸玻璃?

    楼上刚刚把队友拉起来的那队愣了一下。

    下一刻,当他们看到从窗子飞进来后在地板上滚了一段距离的那颗手雷时,几人的脑子瞬间懵了!

    此时楼上刚刚倒地被扶起来的那人,正半蹲在地上往胳膊上扎针打急救包。

    看到忽然滚到面前的雷,他不由微微一怔!

    紧接着,只听轰的一声!

    这人药刚打完,顿时又被炸飞了出去。

    倒地的瞬间,仓促之间他还没来得及看系统提示,跪在地上的这人就不由怒骂道,“草!这帮比使诈!”

    “敢耍我们?NND!干死这帮狗篮子!”另一人立刻叫道,“今天劳资就算不吃这只鸡,也要让他们连鸡毛都吃不到!”

    而楼下的这队本来已经准备出门,蓦然听到楼上“轰”的一声还有些纳闷。

    心想这又是唱的哪出?

    熟料下一刻,楼道那边忽然弹下了一颗手雷,然后两个提着步枪的人一路扫射地冲了下来。

    “我靠!这帮孙子反水!”楼下这队不由大惊道。

    一人怒道,“这尼玛的给脸不要,真以为我们怕了他们!干!干死这帮孙子!”

    一时间,楼里顿时枪声大作!

    听起来竟是比先前刚想跑毒时双方的那波试探,还要激烈上许多!

    这次是真的拼命了!

    ......

    而此时此刻,距离这座复式二层楼的不远处的一堵矮墙后面!

    刘子浪等人听到房子里两个队伍在所有人里的交流以及后面的怒骂,顿时差点笑岔了气!

    解说台上,两个解说也有点凌乱了。

    不过荣爷到底经验丰富,他只是从楼里双方前后的动向,便就很快逆向地推测出刘子浪刚刚扔进去的这颗手雷在这其中充当了什么角色。

    这妥妥是一颗“离间雷”啊!

    想到这里,荣爷不由倒吸了口冷气道,“这个神奇四匣,还真是...真是...足智多谋啊!”

    说到后面的四个字时,荣爷的语气里明显有些言不由衷。

    或许他刚刚更想说的是“贱得飞起!”

    一旁的孟夜晴那边闻言却是莞尔一笑,感慨道,“古有二桃杀三士,今有一雷诛两队,看来在绝地求生中有时候策略还真的是十分重要的呢!”

    ......

    游戏里,躲在外面的刘子浪他们等到房子里的枪声稍微一停歇,便就猜到里面肯定已经打得两败俱伤,已经进入了互相打药环节了。

    刘子浪笑吟吟地说道,“走吧,该我们出场了!”

    下一刻,四人端着步枪和喷子兵分两路,从一楼的正门和侧面直接冲了进去。

    嘭嘭!

    嗒嗒嗒...!

    看到如狼似虎陡然冲进来的一个四人满编队,楼里正在打药的两队人都傻眼了。

    只是一转眼的功夫,楼下楼上两队人便就被清了个干净。

    尤其是在清楼上的时候,有个靠着阳台正在打药的哥们见势不对果断取消打药,一个大跳从窗子跳了下去。

    而刘子浪却不紧不慢地走到阳台,架起M24看了一会儿,像是在犹豫什么。

    等到那人眼看就要跑到一个掩体后面时,他扣动了扳机。

    铮的一声!

    那人臀部顿时溅出一团血花,脚下一个踉跄,倒在地上变成了盒子...

    刘子浪转头对几人道,“楼下那个盒子里有三级甲,我打屁股了,甲应该还没坏,谁要过去捡一下。”

    三人:......

    虽然同是这起阴谋的策划和参与者,但三人也觉得刘子浪这波有点畜生得不像话了!

    不过,好像还挺爽的...

    想到这里,三人又是一阵“嘿嘿嘿”了起来。

    ......

    此时此刻,刘子浪的斗鱼直播间里也是弹幕满屏,刷得飞起。

    有着张小桐的“持续查房”,很多观众都是下午习惯性地去看张小桐直播,然后惊讶地发现张小桐居然在看一个绝地主播打比赛。

    等到他们跟着张小桐一起看了一会儿之后,就纷纷再也回不去了...

    “龟龟!学到了学到了!”

    “战术大师,关注了!”

    “主播主播!我何时才能像你一样优秀!”

    “话说这就是上次带小桐酱的Vic吗?感觉根本不是一个人啊!”

    “没错,上次的Vic给我的感觉就是人猛枪刚,但这次怎么觉得有点...”

    “有点贱!”

    “对!就是这个味”

    “......”

    而此时坐在电脑前的张小桐看着刘子浪在比赛里的种种表现,一双大眼睛忽然睁得圆圆的,小脸上满是吃惊的样子。

    看上去就好像是在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欧尼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