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到沈泽言忽然来查房,网络上不少消息比较灵通的水友都有些懵了。

    先是斗鱼的小桐酱跑到了Vic的房间,现在又是熊猫的沈泽言又来到了姜信鸥的房间。

    一个线下的校内选拔赛值得那么多人关注?

    不过沈泽言倒是没有像是张小桐那样待着就不走了,他进来看了一会儿后,很快便就退了出去,弹幕的大潮自然也随之缓缓退去。

    解说台上,荣爷那边见状一愣。

    随后他也是不由笑着说道,“看来我们江大这次选拔赛的水准很高啊,竟然连泽少都吸引了过来,好了,那我们话不多说,第二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

    “是的,现在请各位选手就座准备。”孟夜晴那婉转柔美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我们下一场准备将会在五分钟之后开始。”

    听到解说台上的提醒,围站在刘子浪他们几人周围闲聊的那些人也纷纷走回了自己的比赛席。

    就在这时,坐在对面的冯彦祖忽然贼兮兮地探过身来,小声地对刘子浪问道,“兄弟,你们上把吃鸡有什么秘诀吗?”

    秘诀?

    刘子浪有些好笑地看着冯彦祖,想起来他们上场比赛好像是被江大一队给打个团灭,苟了半天连名次都没混着。

    看着冯彦祖那一脸期待的样子,刘子浪笑眯眯地说道,“秘诀这种东西...倒也不能说没有。”

    “兄弟,你放心,价钱好商量!”冯彦祖脸色一喜,连忙道开口。

    “唔...”刘子浪沉吟了下,缓缓道,“想要吃鸡的话,首先你得准备一口大锅,火候也很重要...”

    WTF?

    听到刘子浪的话,冯彦祖顿时一噎,忍不住恶狠狠地瞪了刘子浪一眼。

    刘子浪则是一脸无辜的样子,像是在问我说错什么了吗?

    一旁的陈志飞憋住笑意,胳膊抵了抵刘子浪,小声道,“浪子,我头一次发现你小子咋这么损,你没事老调戏人家干嘛?”

    “这不是还有五分钟才开赛,闲着也是闲着嘛。”刘子浪无奈地耸了耸肩,“再说又不是我主动调戏他,他送上门来的。”

    听到刘子浪的话,陈志飞一愣。

    想想好像还真是这样,心里只能为冯彦祖这个二缺默哀了一秒。

    ......

    五分钟过去后,第二场比赛很快再次开始了。

    素质广场的等待时间结束,耳边轰隆隆的声音传来,所有人都出现在了绝地岛的上空。

    这一场比赛的航线差不多是从地图的中间横切而过,由G港那边途径学校,终点站在L港附近。

    这种航线虽然偏离的机场,但实际上机场作为地图上的一级资源点,在比赛中这种航线怕是会有更多的人找车过去。

    刘子浪他们倒是没有落地找车去机场,而是直接朝着北边的S港高飘了过去。

    不出意外,这个地方果然只有他们一队人。

    然而等到落地之后,看了眼安全区,几人却是都有些傻眼了。

    他们在最北,

    安全区却刷了一个最南的机场!

    这尼玛妥妥的天谴圈啊!

    眼见于此,负责选点的陈志飞自然受到了众人的强烈谴责!

    ......

    接下来,不出意外的是。

    这场比赛从第一个圈开始,就形成了一波由北向南的“全民大迁徙”,在导播的上帝视角中看上去浩浩荡荡,宛如春运大潮。

    刘子浪他们在最北边的S港还没怎么搜,就要开始跑毒了。

    好在S港这种地方一般都会刷车,他们很快找到了一辆三轮和一辆摩托。

    四人两车,朝着那边一路驶去。

    至于几人的装备,相比于第一场比赛的机场圈就有些惨不忍睹了。

    刘子浪身上穿着件二级甲,戴着个一级绿色的摩托车头盔,手里拿着一把乌兹一把AK。

    这已经是几人中最肥的了。

    其他人更惨,有的拿维克托,有的拿喷子。

    冉茂佟更是头上光秃秃的,几撮褐红色的头发被风吹的起伏不定,连个头盔都没有。

    关键是圈还刷的那么远,在这种情况下,一行几人开车开得心惊胆颤的,生怕一个不留神被打下来。

    ......

    而与此同时,落地后找车去机场的几队人就肥的有些不像话了。

    比如这一把选择机场的江大一队。

    他们开车到了机场后迅速找枪,然后从锅炉房那边一路清了过去。

    在第一圈毒刚开始收缩的时候,便就以减员一人的代价成功打下了机场,这场比赛开始后导播镜头给到最多的也是他们。

    搞定机场之后,几人迅速分工完成了机场物资的搜索,然后目光同时投向了姜信鸥。

    姜信鸥的目光则是看向了北方,嘴角微微翘起一丝笑意。

    这一场比赛,他的目标只有一个人!

    如果不能正面对战击败那人的话,那么就算吃鸡,对于他而言也只是一只“索然无味鸡”。

    .......

    解说台上。

    荣爷和孟夜晴两人在第一波毒收缩的时候,也开始对场上的情况进行分析。

    “这场比赛江大一队是重演了上一场比赛神奇四匣的剧本啊,虽然他们队里减员了一人,但安全区却刷在了机场,那么他们接下来只要去赌一波桥,就可以收到不少的人头分。”

    “没错,这场比赛的航线导致了其他队伍落地后根本没什么时间搜索物资就要立刻跑毒,那目前他们的装备和机场的江大一队比起来,简直就是普通玩家和RMB玩家的区别。”

    “噢!导播的镜头给到了上一场比赛吃鸡的神奇四匣,我们来看一下,我的天!他们这也太穷了吧!”

    “呵呵,的确,我觉得一方面可能是这场比赛的S港有点穷,另一方面他们这个落点选得距离安全区实在太远了,这就意味着他们要比其他队伍更快的跑毒,留给他们搜索物资的时间实在不多。”

    就在这时,导播的上帝视角朝着南边一拉。

    只见从机场出来的江大一队三人,一人一辆车,一路绝尘地朝着西桥开了过去。

    要知道,这一场比赛的安全区虽然是机场圈,但整体偏西。

    江大一队选择堵西桥的话,明显可以堵到更多的人。

    不过其他队伍的人倒也不傻,自从一个队伍想要赌一次运气,在桥上被捶爆之后。

    其他队伍看清对面是江大一队,哪里还敢继续闯桥?

    一时间有车的绕路,

    有船的开船,

    没船的直接跳海游...

    但偏偏有个队伍没有选择以上那些“怂逼”方式。

    他们就是刚到桥头,信息接收得稍微有点迟了的神奇四匣。

    于是在无数观众惊讶又夹杂着一丝敬佩的目光中,只见开着三轮的冉茂佟和陈志飞两人在桥中间直接被捶爆...

    而抱着刘子浪后腰,坐着摩托的蒲太壮则是忽然飙起了一串“海豚音”!

    原来是刘子浪见势不妙,这种速度下又根本无法停车或者转弯。

    情急之下,他忽然一个转向,朝着桥边的一块斜板冲了上去!

    下一刻,只见他们的摩托车瞬间冲出大桥,脱离了地心引力...

    直接飞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