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从大厅到后堂,最后杨蓉浑身香汗淋漓,苦苦求饶,我方才绕过她。

    完事之后,杨蓉躺在我怀里,一脸满足害怕,道:“老公,你那方面怎么那么厉害啊!”

    我佯装不明白,道:“哪方面?”

    杨蓉看着我下面,道:“就那方面啊!”

    “那方面啊!”我得意一笑,道,“可能天生的吧,你不说我是战神嘛,也有可能是打小狗肉吃多了,温肾补阳!”

    杨蓉“咯咯”笑道:“那你可要快点把王语柔拿下了,我一个人……还真是吃不消!”

    我说:“那你下次还敢冲别人放电吧?”

    杨蓉狠狠摇头,道:“再也不敢了!以后老公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老公喜欢什么姿势,人家都会满足你!”

    “乖!”我摸着她的兔耳朵和小尾巴,心里得意至极。

    折腾得太累,一觉醒来,天色已经黑了。

    杨蓉准备起床做饭,没想到刚出去,又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喊醒我道:“老公,快起来,王生来了!”

    “嗯!”我迷迷糊糊坐了起来,正要出去,又被杨蓉拉住了。

    “老公,待会儿我出现不太好,我就变成兔子暗中保护你,你自己见机行事,一定要注意安全啊!”杨蓉一脸关切。

    我点了点头,道:“放心吧,好歹老公也是战神,还能怕他们凡夫俗子了不成!”

    “得瑟!”杨蓉道,“你也别小看了他们!一来老公你只是觉醒了极少一部分法力,二来听说王生身边有个叫常爷的人,深谙道家五术,所以……还是小心点为妙!”

    我俩正聊着呢,外面忽然有人叫门了,声音很大,很嚣张。

    杨蓉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唧”的一下,变成了一只雪白的小兔子,悄悄跟在我脚下。

    我把开天神斧背在身后,大踏步出门,果见外面黑压压一片,围了二三十个人。

    大狗和他被打伤的两个小弟都在其中,另外还有一个身高一米八几、肚大腰圆、剃着板寸头的中年人,站在他们中间,应该就是云来县的老大——王生了。

    我深呼吸一口,开门道:“要是吃饭的话就里面坐,别堵在门口,搞得跟社团火并似的!”

    “呵呵,年轻人,之前听兄弟们说还不太相信,现在看来,果然很嚣张啊!”王生叼着雪茄,上下打量我一眼。

    “哦,原来是你们啊!”我目光在大狗他们脸上匆匆扫过,道,“不好意思,打过的人太多,记不清楚了!”

    “小子,你是厕所里点灯——找屎!”有了王生撑腰,大狗再也不怕了,冲过来就是一拳。

    我正懊恼早上让他跑了呢,这次再也不会轻易绕过他,于是一把捏住他的拳头,用力往上一翻!

    “咔……”

    “啊……”

    只听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大狗喉咙里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疼得滚在地上死去活来。

    王生脸上明显挂不住了,怒道:“给我上,狠狠打,先打人,再砸店!”

    话音刚落,二十多个人手持钢管、砍刀朝我冲了过来。

    我手持开天神斧站在门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鏖战了五六分钟,竟没有一个人能靠近得了。

    王生又急了,从小弟手里拿过一根钢管,亲自冲了过来。

    别看他长得五大三粗,没想到身法还挺灵活,到了跟前,一棍夹带着赫赫风声,朝我头顶砸了过来。

    “嚯,有两下啊!”我心里暗叹一声,没想到这个王生也是天生神力,难怪以前是做打手的。

    要在我觉醒以前,再来三个也不是王生的对手,但现在……应该尚可一搏。

    于是我硬着头皮,举起斧头迎了过去。

    只听“当”的一声,王生被我劈得连连后退三步,不过……我自己也被震得手臂发麻,开始情不自禁地打颤。

    这一招,看上去好像是我占了上风,其实不然。

    王生虽然退了三步,那是因为站得比我低,而且借着后退的趋势,可以抵消一些力道,以免受伤。

    而我,只是因为站在门口高处,所以并未后退,但此时,我的整条胳膊都酸麻得抬不起来了,若是王生第二棍打上来,我肯定只能束手就缚。

    “好小子,怪不得这么嚣张,你再试我第二棍!”王生抡起钢管,又要朝我冲来。

    我心中暗道不妙,一时间,想跑的心思都有了。

    就在此时,忽见人群后头跑来了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

    他穿着一身老旧的中山装,留着稀稀疏疏的花白山羊胡子,边跑边喊道:“生哥,不好了!”

    “常爷?”王生只得停下动作,回头皱眉道,“怎么了?”

    到了跟前,常爷附在王生耳边,悄声说了些什么。

    王生听完神色大变,冲手下道:“你们去,把这小子给我绑住,先带去我家!”

    大狗看了我一眼,吓得直打哆嗦,道:“生哥……就我们几个,只怕还不是这小子的对手啊!”

    王生冷哼一声,道:“这小子刚刚吃了我一棍,现在胳膊能抬起来才怪,你们要是让他再缓两分钟,还真就不好说了!”

    “靠,小瞧我?”

    我正准备抵抗呢,这时忽然觉得裤腿儿一紧,低头一看,原来是杨蓉正在咬我。

    我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

    王生要把我绑去他家,这不是正中我们下怀嘛!

    于是我象征性地抵抗几下,就装作气力不支的样子,被大狗他们紧紧捆了起来。

    王生家住在城西,占地近十亩,游泳池、后花园、影视厅、健身房……看得人眼花缭乱。

    趁众人不备的时候,杨蓉偷偷爬到我肩膀上,小声说道:“老公,我刚刚打探到,王语柔最近得了怪病,应该是招惹到了脏东西,所以王生才会这么焦急;待会儿若是有机会见到王生,你就说自己会驱鬼;为了女儿,他肯定会让你试一下的!”

    我愁眉苦脸道:“可我又不是法师,哪里会驱什么鬼!”

    杨蓉咬了我耳朵一下,道:“你笨啊,你不是还有我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