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到夜悠寒那么大的反应,暴牙乐了,汪汪汪,昨晚主人吩咐它在里面拉了好几坨便便,就是用来招呼他的,给力吧,汪汪汪……

    夜悠寒沉寂的银眸里,迅速掀起了寒冰似的狂风暴雪,这废渣,真行,懂得怎么掐住他的死穴。

    他抬起头,盯着二楼宽敞的阳台,帅气的眉头微拧,他就不相信,她连自己的房间都能摆着暴牙的便便。

    正在梦中和男神嬉戏秦以陌,隐约听见暴牙的狗吠声,她皱眉,不悦地骂:“操,扰人美梦,找死啊。”

    她抱着被子,翻了个身,正准备继续跟男神玩儿,冷不丁,一阵寒风吹来,她打了一个寒颤,立即警惕地睁开眼睛,只见脸色冰冷阴鸷,眸光骇人的夜悠寒正从阳台开门进来,吓得她赶紧用被子把全身裹住,为了睡得舒服点儿,她的胸并没有缠纱布,她身上只穿着单薄的睡衣,女人曲线毕露。

    “啊啊啊……你……”秦以陌尖叫着,舌头打结了。

    刚从梦中清醒过来的秦以陌,头发凌乱,神情惊慌失措,不同平常的帅气和邪气,显露着迷人的慵懒和性感的妩媚,此刻的她,看起来,该死的像足了女生。

    夜悠寒渐渐变得炽热的眸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感到口干舌燥。

    清早的凉风从阳台的门口吹来,吹散了室内渐渐变得暧昧的气氛。

    “操,夜悠寒,你这个死变态,你这样乱闯人家的房间是很不道德很不礼貌的。”秦以陌紧紧抓着身上的被子,率先开骂,她以为让暴牙在下面拉几坨便便,就能阻止他这个洁癖变态狂进来,谁知道,人家晓得飞墙走壁啊啊啊,直接掠过一楼,爬上来了。

    早知道,她就应该让暴牙在阳台拉几坨,熏死他。

    秦以陌粗鄙地开骂,所有的美感和诱惑,瞬间荡然无存。

    “有毛病,你又不是女的,叫什么叫。”夜悠寒火眼金睛地盯着她身上裹得严严密密的被子,嘲笑,“你身上有的,我也有,裹那么紧干嘛,矫情。”

    他大爷的,秦以陌真想吼过去,她有大波波,他有吗?

    “老子就喜欢矫情怎么了,犯法了,你赶紧给老子滚出去。”秦以陌抓住被子的手,青筋都突起来了。

    夜悠寒优雅地坐在沙发上,摆出一副,本少爷就不走,看你奈我何的嚣张表情。

    秦以陌气得几乎把一口银牙都咬碎了。

    “还不赶紧换衣服洗漱,还是,你想本少爷帮你?”夜悠寒修长漂亮的手指轻轻弹着手背,性感的薄唇,泛着邪气危险的诡笑。

    秦以陌的小心脏剧烈地颤抖着,完全没办法直视他帮自己换衣服的画面,嘤嘤嘤……

    “还不去,嗯?!!!”夜悠寒幽冷的银眸蓦地一眯,那一声拉长尾音的嗯,充满了让人胆颤心惊的危险气息。

    秦以陌立即连滚带爬的滚下床,紧紧揪着身上的被单,像条毛毛虫,艰难地挪进洗手间里,愤恨地把他列入阶级敌人的首位。

    ----

    等更新的亲可以去看看饭团新完结的精彩污污宠文《枭少宠妻:老公,放肆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