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娇妃倾城:陛下,硬要宠最新章节!

    “云姑娘,连修仪醒了。”永宁宫的偏殿内,知书一脸紧张的来找云霓。

    听说连修仪醒了,云霓赶紧起身,向着殿外走去,知书跟上,两人一起,回到正殿之中。

    也难怪两人如此紧张,大多数时间,连修仪都是昏睡中的,只要醒来,必定会有些事情。

    内室中,十分安静,不同于平时连修仪醒来那般,吵闹的厉害。

    进到内室,红袖正守在床边,连修仪则靠坐在床上,手里端着杯子,正在喝水。

    听见声音,她抬眼看了一眼,接着喝水,云霓看向红袖,用眼神询问她情况。

    “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还没等红袖说话,连修仪的声音传来,云霓跟知书看向她,她喝完了水,端着水杯,也正看着她们。

    “娘娘醒来就好,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云霓上前来,想要诊脉。

    “没什么不舒服的,也不必诊脉,凝翠已死,不管是董妃,还是本宫身上的蛊,所造成的影响,都会逐渐消失的。”

    “虽然本宫经常昏迷,一些意识还是有的,你们说的话,许多我都听得见,只是无法回应罢了。”

    见云霓的眼中,带着困惑,连修仪解释道,毕竟她被凝翠重伤之后,就陷入昏迷,按理说,凝翠情况如何,她应该是不知道的。

    可她却能够说出来,也难怪云霓疑惑,如今有了她的解释,云霓点了点头,脸上的困惑,淡去不少。

    “不管怎么说,娘娘醒来是好事,还是让民女诊下脉,也好回禀给皇后娘娘。”

    脉是一定要诊的,以防有什么万一,她如此说,连修仪伸出胳膊,等着云霓诊脉。

    脉象上看,跟昏迷的时候,区别不大,真要说区别,似乎状况比之前好了一些。

    想到连修仪刚才说的,云霓忍不住询问,“娘娘怎么知道,凝翠死了,董妃跟您的情况,就会好转?”

    她仍旧怀疑,连修仪本身就擅长用蛊,甚至这一次,都可能是她的苦肉计,但她没有证据,话不能乱说。

    “这段时间,想必云姑娘看过不少跟蛊有关的书吧?”

    没有立刻回答,连修仪反问道,云霓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既然你看了不少的书,应该能看到记载才对,本宫曾在苗寨待过,巫医同本宫说过,若被人下蛊,无法解除之时,只要将下蛊之人杀掉,蛊便可解。”

    “很多时候,蛊跟宿主,是相生的,宿主死了,蛊便无法继续存活,本宫会中蛊,跟凝翠有关,董妃也中了蛊,凝翠曾在她身边服侍,那么董妃身上的蛊,应该跟凝翠也有关联。”

    “凝翠死了,董妃身上的蛊,同本宫身上的蛊,就该解了才对,只不过,这需要一个过程,所以这段时间,本宫时常昏睡,到现在才醒过来。”

    “若是没说错的话,董妃的情况,也好了许多吧?”连修仪看着云霓,眼中一片坦然。

    她如此,让云霓不由得一噎,连修仪比她想象的……还要难缠。

    “回娘娘,董妃娘娘的情况,确实好了许多。”见连修仪一直看着自己,似乎是等待着自己回答,云霓回应道。

    “那就说明,本宫没有说错,无论如何,这些日子,都辛苦云姑娘了,等本宫的身子好些,必定重礼酬谢。”

    连修仪清楚,云霓怀疑自己,甚至想要试验自己,可自己怎会让她试出来呢?

    “本宫醒来的事情,还请红袖姑娘告知皇后娘娘,多谢皇后娘娘关怀,还有蒋姐姐那边,也要有劳知书姑娘,这些日子,实在是辛苦你们两位了。”

    将目光转移到红袖跟知书身上,连修仪笑着开口道。

    “不辛苦,只要娘娘醒来,皇后娘娘跟蒋昭华,才能真正的放心下来。”

    “娘娘昏睡许久,怕是饿坏了吧,奴婢这就将食物给您端过来。”

    食物一直准备着,连修仪昏迷的这段时日,是云霓想的办法,解决了她无法用膳,还需要用膳的困境。

    “你这么一说,本宫还真是饿了。”连修仪摸了摸肚子,将水杯递给红袖,笑着同知书说道。

    知书去准备食物,红袖将水杯放到桌子上,云霓在内室中,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辛苦云姑娘了,既然本宫醒了,劳烦你在这儿再住一天,等过了今天,明天再给本宫瞧瞧,看情况是否稳定,若稳定了,你再出宫去吧?”

    似乎看出了云霓的不自在,连修仪脸上的笑意更深,不管云霓怎么看,都觉得她的笑容里,似乎带着嘲讽。

    “是,民女告退。”她自然不会跟连修仪如何,这里是连修仪的永宁宫,只要以后还有接触的机会,就不怕找不出真相的那天,来日方长。

    云霓出了正殿,知书端着食物,走进了殿中,进到内室,服侍连修仪用膳。

    她刚醒来,不宜吃的太多,一小碗吃完,知书便收拾下去。

    “娘娘才刚醒,想必身子虚得很,再多休息一下吧,一会儿奴婢就去告知我们家主子。”重新回来,知书扶着连修仪躺下,语气恭敬。

    “有劳你了。”连修仪也客客气气的,她笑着应了声,闭上眼睛。

    皇上跟皇后还未回宫,红袖留下来看守,知书则回了昭纯宫,将情况回禀给蒋昭华。

    知晓连修仪醒了,蒋昭华非常高兴,问了不少的事情。

    “娘娘,奴婢瞧着,连修仪跟云姑娘之间,似乎不大对付。”将自己看到的,一五一十的说给蒋昭华听。

    “按理说,云姑娘一直守着连修仪,连修仪醒来之后,该心中感激,可奴婢总觉得,她们之间的对话,似乎带着刺一样,听着难受,也不知是否是奴婢的错觉?”

    蒋昭华靠坐在软榻上,听知书说完,不由得皱眉,“红袖也是如此感觉吗?”

    一个人的感觉,可能不太准确,若红袖同知书一样,就说明她的感觉没错。

    “奴婢还没找到机会询问红袖,等之后一定会问问。”

    从连修仪醒过来,到再睡着,她跟红袖之间,就没说上话。

    “那你就再观察观察,若有机会,问问红袖的看法,再回禀给本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