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几日徐小天再没有和任何人多说话,却唯独喜欢上了一件事---观星。

    常言道:“观星,赏月,立仙人之志”。

    夜空之上,繁星点点,在黑暗中闪烁着的星,闪亮了黑夜,浩瀚璀璨。

    寂寥,孤独,惆怅,迷茫。

    夜空之下,一个人影孤零零的坐在青云峰断崖之上,如同雕塑。

    只有偶尔的一股夜风划过,吹乱了那个身影的头发,两根头带静静的随风飘荡,似乎在诉说着主人还有生机,而非雕塑。

    徐小天轻轻的伸手接过随风而来的那几片春叶,夜深了!但是叶子还是绿的!

    以往,爷孙二人亦是在同样的夜空下,老人轻轻摘下少年头上的那几片树叶,伸出一根粗糙的手指指向星空:“那是什么?”

    “星星啊!”

    “然后呢?”

    年龄尚幼的徐小天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一字一顿道:“心潮澎湃!”

    “我的孙子理当如此”老人满意的揉了揉徐小天的脑袋。

    星光撒在爷孙二人的肩膀上,静谧安详,那夜的星光仿佛为二人点亮,整个世界一刹那银光乍现!

    徐小天的脑海中始终荡漾着和爷爷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但,徐小天是个弃儿!

    没有人知道那个午后,自己的父母毫不留情的一走了之之后,那个小男孩哭的多么的撕心裂肺。

    那个时候徐小天用尽了最大的力气去哭,多么希望自己的父母听到自己的哭声,立刻跑回来,把自己抱起,轻声的安慰:别哭,我们回来了。

    都说小孩的哭声是最真挚感人的,但事实上那个下午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只是感动了一位扛着扁担的老人。

    就连天上那些踩着飞剑的神仙们也没有被感动。

    老人把徐小天抱回家,一个用木板遮羞的草房屋子。

    从此,徐小天的世界之中,莫名其妙的有了“爷爷”这个词。

    老人对徐小天很好很好,经常会把唯一的剩下下来的馒头给徐小天先吃,原本靠打柴为生的老人突然间多了个负担。

    有一天老人咬着牙下了决定,花了半年留下的积蓄找算命先生给徐小天起了名字。

    但是,江湖骗术多,相信老人也知道自己被骗了,但是一听到徐小天这个名字,老人也是心甘情愿的被骗,因为这名字自己听着好听。

    从此一老一少,开始扛着破旧的的扁担出现在小横村的各个角落。

    老人身上挂着缝缝补补的小布包,里面装着的都是零碎的铜钱,脸上的皱纹沟壑纵横,时间狠狠地在老人的脸上留下印记。

    但,老人的心却格外的开心。

    因为,老人的旁边跟着一个小小的可爱的小孩,小人儿手里拿个一个小小的木剑,咿呀咿呀的耍着,不停的在老人面前卖弄自己的威风,时不时的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事物,然后蹬着大眼睛问着老人一些在成年人眼里黏牙幼稚的东西。

    “爷爷,为什么你姓许,我也姓许呢?”

    “因为我是你爷爷啊!”

    “爷爷,我们为什么有两只手啊?”

    “爷爷,爷爷……快看那个糖人好漂亮!”

    “恩,爷爷给你买一个”老人循声看去。

    徐小天正要兴奋的跳起来,但看着爷爷佝偻的背影,又看了看前面色彩斑斓的糖人,立刻改口道“爷爷,小天不要了”,但是失落的表情却写在了小小的脸上。

    老人最后还是背着徐小天买了一个。

    那天下午,徐小天的笑声充满了整个小横村。

    但是徐小天记得那天晚上只剩下一个铜钱,老人也毫不犹豫的给徐小天买个一个馒头,老人却什么都没吃。

    从那以后徐小天再也没有在老人面前说什么东西长得漂亮。

    徐小天很小,却很懂事,每次老人砍柴之后,徐小天都会上前帮老人奋力的扛到镇子上贩卖。老人经常跟小横村里的老人和镇上的奴隶朋友们吹嘘:“看!这小家伙就是我孙子,多懂事!”

    忽然有一天,老人有了个决定:“我孙子也要上私塾!”

    于是那个扁担在小镇上出现的更加频繁了。

    恒山脚下的天气很不稳定,也不知道那些神仙们是否也会有同样的烦恼,老人有很严重的风湿病,到最后左腿膝盖已经不能弯曲,严重的变形。

    “啪”

    终于有一天扁担重重的倒在地上,从此以后老人只能蜷缩在那个小屋里,正当着扁担以为失去了主人的时候。

    一个瘦弱的小小的肩膀重新出现在了扁担下吃力的扛着,慢慢的扁担又重新出现在了镇子上的各个角落。

    徐小天的人生在其他人眼里很凄惨,但是在徐小天的心中却很温暖。

    因为他有个疼他爱他的爷爷,虽然不是亲生的。

    至少徐小天知道,老人就是他的爷爷,这一点就足够了,不需要任何理由来装饰。

    正当徐小天以为能够一直这样下去,永远的照顾好爷爷的时候,老天又在他的身上开了一个玩笑,当然这对于徐小天本身来讲着不是一个玩笑。

    而如今,星空依旧,仿若永恒,人却远去,我亦长大。

    什么修行,什么御剑,什么炼宝,在徐小天的心里通通没有在夜空下回味爷爷对自己的那一抹微笑来的重要。

    徐小天很不得师傅张之钺的喜欢。

    因为在仙界人的眼里,修行才是重中之重,而这个最小的弟子除了做了一手拿手的饭菜,却从来不喜修行,几年的苦口婆心相劝,换来的只是沉默。

    即使杂役弟子也要有梦想,否则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

    而徐小天很不巧,成为了张之钺眼里的那只咸鱼,每次见到徐小天发呆的时候,张之钺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摇头而去。

    不同于其他六峰的弟子如云,整个青云峰人脉稀少,只因张之钺性情古怪,很少收留弟子。师父师娘,两位师兄,一位小师姐,再加上徐小天这个闷葫芦,导致整个青云峰空荡荡的。

    “小天子,你怎么又在这里看星星呀!”

    一声娇喝,打破星空下的宁静,声音在夜里传的老远,一个火红色的窈窕身影闯入徐小天的视线。

    小姑娘着了一身俏丽的粉红罗裳,质地华丽优良,头发一左一右在头顶上扎了两个高高的羊角辫,缀着大大小小的五彩珠子,皮肤粉嫩粉嫩,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珠在眼眶里乱转,古灵精怪而又不失可爱。

    “嘘!轻声些,彩儿师姐莫要打扰了师傅师兄们的休息!”徐小天轻声说道。

    “没关系!爹爹娘亲早就睡着了!你还不了解你的两个师兄嘛!倒头就睡的那种。”

    “哦!”

    过了良久,张彩儿见徐小天不说话,对方就连挪挪屁股给她让位置让她也一起坐下的意思都没有,小性子正要发作的时候,徐小天的声音同时传来:“师姐,你看那是什么!”

    彩儿顺着徐小天的手指向上望去,错愕了一下:“你这家伙又犯什么劳什子神经呀!”

    看到徐小天依旧微笑的望着自己,彩儿没好气的回答道“星星啊!”

    “然后呢!”

    “然后?什么然后!我看你是......”

    张彩儿气鼓鼓的就要抓起徐小天的耳朵教训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

    正要伸出手教训他之时,却正好看到了徐小天那双映着星空的眼睛,终是没有下得去手,也没说得下去。

    “哎!真无聊!有什么好看的啊!不就是一些星星嘛!又不是没有见过。”彩儿无聊的伸个懒腰,无语的看着徐小天。

    “星星啊!在我看来比任何事物都美。”

    “曾经在星空下我只做一件事”徐小天默默的低下了头,心里千疮百孔。

    “而现在同样在星空下我的心却乱成一团糟。”

    他很怕,他将他所有的烦恼都锁在了心里深处的角落,他很怕有一天爷爷的面孔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空白,那双为他辛苦忙碌的双手变得没有温度。

    但是这星空不同,因为星空下的那个佝偻的背影永恒的定在了徐小天的心里,抹不掉忘不了,反而越发的清晰可见!

    “心里乱了可以修行呀!修行可以让你保持心神合一,宁静致远,再也不会乱了心境”彩儿挺起胸脯一副老气秋横的模样说道。

    徐小天暗自鄙视的白了一眼张彩儿。

    你竟然说什么心神合一,按照你风风火火,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能静下来就不错了,还在我这边谈什么宁静致远。

    “哦”徐小天不得不嘴上应付一下师姐。

    “我就知道是这样!”

    张彩儿一捂额头表示受到了万点伤害。

    这个小师弟来这里多年了,所有人用尽方法劝说让他修行,后来大家也渐渐都放弃了,但是这个小师弟的厨艺那是真没的说,尤其是那一手番茄炒蛋简直可以独步恒山派了。

    “你不是喜欢看星星吗?传说武破虚空的强者能随手摘星辰!”

    张彩儿舔了舔嘴角的亮晶晶,哎呀怎么又想起这个家伙做的吃食了。

    “那个时候的你眼睛里面将会映满星空!”

    徐小天猛地抬头,传说人死去的时候会化作一个天上星辰默默这注视这凡尘的牵挂。

    爷爷或许在天上的某个角落等着自己将他摘回来!

    “我决定了!”

    徐小天霍的站起身来。

    “你决定什么了?”张彩儿不解的问道。

    徐小天双拳紧握,眉心中的褶皱渐渐成为一抹坚毅,眼睛里面映着的星星在闪烁。

    “我要修炼!”

    银瓶乍破,石破天惊!

    这一刻青云之上,断崖之巅,夜空闪烁,无数光点开始凝聚,从最开始的一束,变成一片,到最后的满眼星空,宁静而又祥和的透漏出星河的伟岸。

    突然整片星海自九天顺流而下,宛若银河倒挂,天空塌陷,星光入体,整个夜空为之动容,整片天地为之颤栗。

    星光中的那个小小身影在星光的沐浴下,伸开双臂宛若拥抱整个寰宇。

    虽然异象一闪而过,但此刻一刹那永恒!

    远处天边隐约惊动了几个身影,但是异象来的太过突然,无迹可寻,那几位也就飘然而过。

    “啊……”

    张彩儿不可思议的尖叫声音响起:“你这个问题人物终于肯修炼了!太好了!”

    “我会亲手摘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