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者无鸣 > 4,魔元现世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4/647253.html
    清晨,太阳初照,云雾袅袅,迎面而来的微风有些冰凉,微弱的阳光也慢慢沿着断崖升起,星辰散去留恋初,紫气东来万物舒。

    “当...当...当”

    古铜钟声再一次响起,祥和而宁静,震开了云雾形成朵朵涟漪,尽显仙家气运!

    每当太阳初照之时便是青云峰众人修行时刻,青云峰一脉几人在后山竹林深处的顽石之上盘膝而坐,面露严肃,师兄妹四人难得的没有嬉闹。

    一天之计在于晨,师傅张之钺只有在这个时候会讲道,从未破例,就连自己的亲生女儿张彩儿亦是如此。

    而青云峰一直以来人数单薄,也就没有成立所谓的修炼堂,索性便来峰后的竹林内修行,可以在竹林内修身养性,而且这边的视野很好可以直面东来紫气,按照峰主张之钺的说法,天大地大何处不修行。

    而曾经的修炼堂早就被众人改成了厨房,而这厨房的主人一直都是徐小天。

    以往这竹林顽石之上的一直只有三人而已,如今这厨房主人却也来凑个热闹,对此作为大师兄的梁大山表示怀疑,不就是闭个关嘛!出来之后怎么世界都变了。

    虽说师傅张之钺再三强调小师弟已经走上了修行之路,但是毕竟未能亲眼所见,更何况刘左那个家伙呼噜打的震天响都吵不醒自己,就凭昨晚那个什么破星光怎能将自己从美梦中拉出来。

    何况修行在于修心,心结不开怎能入道?

    徐小天的事情大家都心里有数,花了三年时间解不开的结如何能一夜之间顿悟,太过玄奇!

    而此时此刻的徐小天正襟危坐,面无表情,实则心中乱成麻,用小横村的话来说就是一脸懵逼,这是他第一次参与听道,以往都是在竹林外拎着饭桶给大家跑腿的主儿。

    坐在徐小天旁边的二师兄刘左面色严谨,但是断断续续的细小呼噜声早就暴露了这家伙已经神游四海的事实,其实刘左也很委屈,师兄九尺高的大汉,猿人一般的家伙竟然怕黑,非要和他凑到一个屋子里面,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人...呃!

    单凭他那颗秃头就能照亮半个屋子,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毒药一般的臭脚,熏得头疼。

    而最前面的张彩儿亦是同刘左一般,保持打坐的姿势,其实早就呼呼大睡了,发带上的那几颗明亮珠子此时也是无精打采。

    谁让昨天徐小天害的自己好生激动,整夜没睡呢!

    对的,要罚爹爹也应该罚他才对。

    张之钺看着这几位徒弟的模样,额头上的黑线越来越长,圆滚滚的肚腩气的乱颤,那两颗缝一般的小眼睛透露着万般无奈。

    “祖师爷在上!我张之钺一生未曾欺过师,行过错,可却摊上这么几个不成器的东西!”

    两个睡着,一个发呆,一个第一次修行。

    “徐小天?”

    懒得叫醒那两个了,张之钺一拍额头。

    “弟子在!”

    徐小天被吓了一跳,不知师傅为何要叫自己。

    “今日是你第一天修行的日子,昨夜天地有感,你星光入体,虽半路修道,但你心结已开,此时心中更是玲珑剔透,想必悟什么都快,相信你已潜龙在渊。”

    “此时你体内想必已经存有真气了吧!”

    “是的!师傅!”

    徐小天认真起来,虽说这些都是修行常识,可此时的他却对此一窍不通,自然努力吸取经验。

    “那好,试着按照缥缈口诀行真气运行之法!”

    张之钺小心翼翼的说道,他很怕唯一一个稍微正常点的徒弟再出差错。

    徐小天听言默默闭上双眼暗自体会体内真元,丹田深处一缕银色静静的躺在那里,美轮美奂,随后徐小天尝试用缥缈经文引导,几次尝试过后也随之慢慢变得熟悉。

    “蹭……”

    突然一声轻响,如同雨后春笋,决堤之河,穿透层层障碍,一道银光闪过,照亮整个竹林,绿竹被渡上了一层银色,一团银色火焰在徐小天的指尖上翩翩起舞。

    “很好,此时的你已经迈入了缥缈心经第一层,而你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好好的温养这股真元,再将其壮大,从而得到无穷能量”

    张之钺一脸欣慰,脸上的肥肉也松弛开来,双指满意的捋了捋八字小胡子。

    但是随即脸色巨变,双目精光爆闪,道袍无风自动,一扫之前的滑稽感,双指如飞削竹为剑,一剑斩向徐小天指尖那一缕跳动的银色,因为在银色之中却隐藏这一股极细的黑气。

    怎会有魔元!

    “你跟我来!”

    张之钺一把抓起吓傻了的徐小天踏空而去。

    徐小天的心理一下子乱七八糟起来,难道自己练的《缥缈心经》出错了?

    不可能!

    这可是彩儿师姐一字一句教自己的,师姐不可能拿这个开玩笑!

    青云断崖之上,徐小天瑟瑟发抖的蜷缩在一旁。

    张之钺的那把竹剑在空中静静悬浮停留在徐小天的咽喉之处,只需要功法稍微运转便可一剑封喉要了徐小天性命。

    “为何会有魔元?”

    张之钺在一旁负手而立,眉头紧锁,魔元之事,事关重大。

    千年之前封魔之战虽然被后世史书极力嘲讽魔修的懦弱无能,但是身为恒山七峰主之一的他却是知晓封魔之战的艰难,集齐中原之力才能与魔修抗衡。

    再看看如今天下,格局早已大变,千年前中原门派百家争鸣,如今却大浪淘沙只剩三门,虽然将魔修赶往蛮荒之地,但是却无法断其根源,只因为魔修修的不是真元,而是跌傲,跌傲不逊,心中有魔,魔诱人心,便是魔修。

    简单来说,人人都可成魔!

    为何?

    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

    或许再通俗的说心中有杀戮,而魔修则是无限释放心中的负面因素,使得自身获得极强的力量,为了这种力量魔修不择手段。

    看着徐小天瑟瑟发抖的身影,张之钺心中一软,竹剑随之掉落,终究没有斩的下去那一剑。

    “你为何而修行?”张之钺冷声而问。

    “我只想要摘到星星啊!”

    徐小天面色惨白,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却感到了张之钺的杀机。

    “你心结还是未结啊!我本以为你已经放下,但你却将他隐藏在了最深处,这是怨念,修行之大忌。”张之钺轻叹!

    徐小天沉默而对,他承认师傅说的话,低头一言不发。

    断崖之上气氛凝重,沉默良久徐小天目光闪烁,随之逐渐变得坚定,反问道:“我不是心有怨念,而是心有所向,我只是单纯的把记忆锁在深处,努力修行直到摘下星辰找到至亲,这种随着自己的心修行有错吗?”

    “随心修行,而不加以约束,便是灾难!”

    张之钺一指远方还在风中挣扎的断线风筝:“修行就如同那风筝一样,加以约束才能不会飞大风吹走。”

    “但是,你们怎么知道风筝不想飞的更高呢,他可是要去摘到星星的!”

    徐小天弱弱抬头问道,老人说的话总归是没有错的。

    张之钺沉默无言,这番话曾经也有个人在他的见证下问了师傅,而师傅也没有答案,事实上全天下的人给不了答案。

    而后来那个人去了大荒之地。

    张之钺深吸他一口气,再次将目光眺望,看向主峰深处,思绪逐渐回到了那个年少轻狂的时代,呵呵!

    我只是个见证者罢了,我的弟子和你一样,就让我也疯狂一次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你,没有错!”

    张之钺迎着徐小天的目光,声音斩钉截铁。

    随后张之钺双指并拢,捏成法印,一道青芒闪过,没入徐小天体内:“从今往后,辰时同你师兄他们共同来后山竹林修行。”

    过了片刻!顽石之上。

    “人呢?”

    梁大山一拍脑门,不就是发个呆嘛!不至于连下课也不叫自己啊!

    “下课了,下课了”

    梁大山粗壮的嗓门响起。

    “哦……”

    “哦……”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头也不抬的运转真元往竹林外冲了出去。

    干什么?

    当然是睡觉啊!

    “我.......”

    梁大山张着大嘴憋了良久终究是没有把那个脏字说出来。

    梁大山摇了摇头,没一个靠谱的,一阵冷风吹过,随之转身望了身后漆黑一片的竹林欲哭无泪:“我......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