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很多年以后在史书上静静的躺着一行字:“恒山年历116年,小横村被魔人所屠,幸得僧人悟尘所救,留得其火种二子。”

    殊不知这段字亦是见证了那个年代荡气回肠的快意恩仇,一个个传奇人物百花齐放般的惊艳。

    钧州之上一直流传着徐小天这样的一句话:“我已经长大,眼里望着的是星空,心里装着的是大海,一直准备着接受所有的失败,待我一剑将星空划开的时候,我将变成传奇。”

    有诗曰:

    汉霄苍茫,浮华瞬空。

    一世春秋,浑噩自知。

    月光森然,相见恨晚。

    山河拱手,为君一笑。

    褪尽铅华,荡气回肠。

    恒山之巅,为卿一剑。

    紫檀未灭,我亦未去。

    怅望江湖,依稀如昨。

    时光如雨,岁月如风,日月无情,似水流年,转眼间世上便已三年。

    一人一影一断崖,一悲一痛一涟漪。

    一云一月一点泪,一年一度一迷惘。

    这三年物是人非,当初小横村一夜之间被魔人所屠,全村上下只有两个孩童未被殃及池鱼,一个徐小天,一个林子轩。之后二人幸得路过的行脚僧悟尘所救,将其二人带上附近的恒山之上,拜入恒山派。

    林子轩因为其根骨奇佳,天慧之姿拜恒山掌门人陈之陇为师,成为重霄峰弟子。

    徐小天则天赋平庸,甚至可以说是毫无资质,所幸道家素来仁义,不忍其浑噩于人间,所以徐小天作为杂役弟子被分到青云峰,拜青云峰主张之钺为师。

    而一代传说的开始,便是在恒山派的青云峰之上。

    恒山七峰,高耸入云,重霄为首,其他为辅,七峰相辅相成对应星空北斗,组成浩瀚大阵威震天下。

    而小横村坐落在恒山的脚下。

    主要为那些脚踏飞剑居住在恒山之巅的神仙之人提供一些便利,要不是这些神仙维系天下,天下也不会安宁千年之久,有了神仙们的庇护小横村也就更加的安宁,偶尔也会有村民接受神仙们的赐福,这也算是一种特殊的福利,足以成为可以和其他村落里的人吹嘘的成本。

    小横村边上,一个如同风烛残年的老人的草房在黑夜里摇摇欲坠。

    房子周围一堆一堆无人清理的垃圾。

    几只老鼠趁着夜色探头探脑,发现没有威胁之后“吱吱”叫着欢快的享受垃圾中的美味。

    几条流浪狗无精打采的蜷缩在角落里休息,面对几只老鼠的骚扰连眼皮也懒得抬起来。在黑夜下显得那么的不同寻常。

    这里住着一个老徐头和他的孙子。

    说起老徐头,整个小横村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倒不是说他德高望重,而是老徐头是小横村的老资格,除了那些少数接受神仙赐福的幸运儿几乎很少有人能活到的古稀之年的。

    许老头光棍一生,没有人知道许老头从何处捡回来一个孙子,但是只知道许老头对这个孙子特别好。

    “哗啦啦!”

    一震夜风吹过,毫不留情的带走几根草房上的遮羞布似的稻草,就如同黑夜无声无息的收割着人们的生命一般。

    在黑夜里,仿佛生命也如同那几根干枯的稻草一样分文不值。

    屋子里只有一个瘦弱的少年跪在那里,少年身形消瘦,相貌平凡而又稚嫩,但棱角分明,眉清目秀,眼睛黑白分明,但此时却目光呆滞,眉心带着淡淡的皱纹。

    这便是幼年的徐小天。

    徐小天呆呆的看着那双黝黑满是皱纹的大手慢慢的在自己脸上滑落,仅有的温度也偷偷的散去。

    几多风雨几多秋,时间过得真快!

    春风扫过断崖,徐小天伸出手来,那几片叶子不知何处被吹来落在他的手上,被徐小天紧紧的握住。

    轻轻握拳,银光乍现,几道银弧在手中流转。

    爷爷,这一次由我自己亲自来扫走落叶。

    春风正暖,那管他日秋意浓,我心如盛夏般炽烈!

    天地有道需人自悟,世间苦难需人自渡。

    徐小天轻轻的对着天边的星光说道:“你是不是也已经等我很久了”

    天边无人应答,反倒是星芒大盛。

    徐小天默默闭上双眼,心中默念口诀,三年以来第一此真正的做到了心无杂念,绝非故意锁上一切,而是豁然开朗。

    爷爷就在那里看着自己,我会带他回来。

    这种感觉他真的等的太久了,久到时间的尘早已将他晶莹剔透的心埋藏。

    虽然没有修炼过,但是修炼口诀却早已经背的滚瓜乱熟,因为二师兄刘左一直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为座右铭,试图在徐小天身边念经式的修炼来带动他,可是徒劳无果。

    《缥缈心经》为恒山不传之秘,经书十八层,变化无穷,威震天下,与佛门的《须弥印》,金鼎门的《圣贤道》,并列为世间至强经书。

    一重云雾一重山,一层登顶一层难,水中捞月月不在,缥缈流云缥缈仙。

    紫气东来,山河而秀。

    一股暖流随着星光窜入体内四肢百脉,如同爷爷的目光温暖至极。

    银色真气就此而生!

    缥缈心经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它可修万物,可修风,可修水,可修自己,可修天地,虽然徐小天知道这些强大的修法,可却唯独对于星光情有独钟!

    “那么!你们要是有灵的话,我在此祈求,从今往后我们将并肩前行,不负光荣”徐小天眸子深处闪烁着银色的光芒。

    天边与人间遥遥感应,今夜众人难免!因为青云星芒万丈。

    天边那只风筝也在随着徐小天的目光若隐若现,徐小天默默想到:“我会追上你的!”

    此时,一个微胖的身影不知何时早已站在徐小天身后,两只小眼睛之间流落出一股喜悦。

    这个徒弟虽不曾修炼过,但是大器晚成,老子张之钺的徒弟没有废物!

    次日,青云峰后山竹林。

    师兄妹四人如昨日一样盘膝而坐听张之钺讲道,身后青竹簌簌,仙云袅袅,眼前紫气东来,如幻如梦,宛若仙境。

    张之钺捏指而出,随手抓住一片飘落而下的竹叶,轻声向众人解释道:“小天已于昨日入道,但因其体内竟拥有暗疾,为师亦无能为力,只能暂时压制,所以小天只能修炼真元而不可妄动真元。”

    “你等切记监督,不可使小天妄动刀兵!”

    “徒儿谨记!”

    三人一脸悲哀的看了看张之钺,难道我们青云这一脉就没有一个正常人了嘛?

    看在眼里的张之钺瞬间老脸变得通红。

    “为师.......呃!为师确不善教弟子,但你等理应自强”张之钺连忙咳嗽一声,尴尬说道。像其余主峰哪个不是人才济济,弟子如云,而青云峰这一脉渐渐成了鸟不拉屎的地界。

    “呜呼哀哉”徐小天一拍额头。

    交代了一切之后青云峰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清晨是修炼的最佳时间,青云峰一脉算上徐小天也就堪堪六人,师傅师娘,两位师兄,和一位师傅师娘的女儿,张彩儿小师姐。

    青云后山竹林,风景优美,静人心脾,灵气浓郁,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修行宝地,师傅张之钺,师母韩梅正负手而立,目光带着严谨。

    大师兄梁大山,二师兄刘左,小师姐张彩儿三人盘膝而卧,静听讲道,朗诵经文。

    张之钺眼睛弯弯,嘴角经常露出淡淡笑容,身材微胖,个子不高,青色道袍宽大,而且经常不扣上面的两个扣子,用他的话来说,这样才显得威武,能镇得住你们这群兔崽子。

    竹剑轻吟,腾空而起,张之钺踏空而行,声音从远处飘来“切记,你只能调动三次真元,三次之后你便去大荒找你刚才问题的答案吧!”

    徐小天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这一次如真似幻,似梦非梦,三次吗?

    有点少啊!但是也应该足够了吧!

    徐小天的视线慢慢放到了远方断线的那个风筝,风筝随着袅袅云雾飘飘荡荡,时而上浮时而下落,虽然被风吹的残破,但至少风筝它没有停下来,不是吗?

    眼睛朦胧思绪回到从前。

    风起,托起一只只风筝徘徊半空。他坐在树下,静静地看着天空。

    风筝啊,飞起来了……

    淡蓝空中印着的风筝,安静的飞翔,看着树下的小男孩,时间静默。

    “爷爷,爷爷,风筝啊,是风筝啊!”

    小小的孩子,蹦跳着去追,眼中满是向往。

    他的爷爷佝偻着身躯,宠溺的看着男孩小小的背影,“别跑那么快,慢点,慢点,爷爷也帮你放一个好不好?”老人笑着问。

    远处的风筝线渐渐放长,风筝成了天空中小小的一点。男孩伸手向半空抓去,风筝好小,还没有他的手大。

    他抬头看着风筝,风筝也看着他。他相信总有一天他的守可以抓到星星。

    青云断崖阳光渐升,映下了少年嘴角那一抹回忆的微笑,还有远方那个残破的风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