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者无鸣 > 10,天妒奇才林子轩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4/647857.html
    剑池入口就在青云峰断崖之下,山腰之中一个洞口突兀出现,张之钺脚踏仙剑将徐小天送入洞中,便消失不见。

    徐小天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一步迈入,风云变色,剑池之内煞气冲天,杀气弥漫,鬼影森森,却有如仙家祥和,隐约有龙凤呈祥,仙鹤腾飞,截然不同的两种气息在同一口剑池内被融合。

    一阵阵发霉的气味扑鼻而来,偶尔传来的鬼啸透过头皮传进灵魂深处,毛骨悚然,突然一道黑影闪过,一只蝙蝠突兀的穿出,紧接着后面扑棱棱的飞出一群密密麻麻的黑影。

    徐小天来不及反应,只能本能的用双手护住头部,就在此时一道剑光布置在何处亮起,一道,两道,三道,无数道剑光也随之亮起,宛若灭世。

    一瞬之间无数血雾暴起,血腥弥漫,之前铺天盖地的蝙蝠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迎面而来剑光冷冽,缥缈功法随之运转,银色真气透体而出,但他身上的皮肤隐隐刺痛,身上的似雪白衣被切成布条,一滴滴赤红鲜血也随之染红了白色布料。

    徐小天退了一步却风平浪静,海阔天空,之前身边弥漫的冷冽剑光离奇的消失不见,但身上的伤还在,表示这不是幻境。

    一道剑气都抵挡不住,走过剑池谈何容易,更何况时不时传来的鬼啸更有迷惑人心之效。

    望着深不见底的洞窟,徐小天苦笑,这什么时候能走到头呢?

    岁月流长,只恨匆匆,转眼三月过去。

    这三月整个钧州发生了三件大事,牢牢吸引住了好事者的眼球,逐渐成为了世人茶余饭后的话题。

    其一,千年前钧州三大势力之一回生谷宣布复出,此世不在卷入世间恩怨,只为行医治病。

    其二,金鼎山掌门人冬渡不知是何原因一拳轰开了整个神叶谷,地下湖水喷涌,神叶谷彻底变成了神叶湖,其超绝实力再次震惊天下。

    其三,南疆一带一座巨大鬼窟凭空出现,直径超过千丈,从高空俯视犹如一只魔眼,鬼窟内部鬼啸连连,阴风四起,骇人听闻,天下正道纷纷派人前往。

    恒山七峰之首重霄峰,重霄峰上重霄殿,青石阶下青色云,大殿辉煌青玉做石,仙鹤成群结队,仙乐袅袅,宛若仙家福地。

    重霄大殿外,一头银发的少年正收剑而立。

    少年面貌俊美,犹如刀削般冷毅,虽已入秋,秋叶伴身而过,却被无声无息的斩做两半,在其周围一股股冷冽的剑气随时蓄势待发,周围几位鼻青脸肿,惨不忍睹的少年默不作声的退开两步才觉得适应。

    若是徐小天在这里的话,他肯定会识得此人,天妒奇才林子轩。

    白发少年将配剑解下,双手抬剑放在头顶,单膝对着重霄大殿下跪。

    “师傅,弟子恳请下山!”

    六年前徐小天拜入青云峰,而林子轩则被恒山掌门待到了重霄峰加以培养。

    此后二人再也没有见过面,林子轩因为一直在闭关修炼,而徐小天则不被允许离开青云峰,但二人却心中都明白彼此,小横村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终究是一个坎。

    “何事?”

    林子轩的声浪传出去很久,一个声音如巨钟中气十足坦荡而来。

    “六年前,小横村之事!”

    “不准!”

    “师傅!如今弟子已经修至瓶颈,此事不解,再无寸进!”

    林子轩依旧单膝跪地,单薄的嘴唇紧闭,狭长的眼睛中寒光爆闪,脸上神色如冰寒冷,面无表情,心性如铁。

    六年前林子轩曾是被七峰峰主相互争抢的人,如铁一样的心智,如玉一样的资质,再加上如剑芒一样的韧劲,哪样都是上上之选。

    那时张之钺就曾感叹过:“生子当如林子轩!”

    陈之陇坐身在天下最高峰重霄峰的重霄殿中掌门之座,俯视世间寰宇,也俯视着大殿外跪在地上的林子轩。

    沉吟片刻之后道:“你若破我一指,便自行离去,倘若不然便服从本座的安排。”

    “弟子定当竭尽全力!”

    林子轩深吸一口气,起身拔剑,霎时间周围剑芒四起,如剑仙之怒,剑锋舞动,点点寒芒随风而起,秋风暂退,无数残叶被绞成碎片,气势凝聚到巅峰,蓄势待发。

    此时大殿之内石钟突然一声爆响,一根由真气凝聚出来的数十丈土黄色手指伴随着滚滚钟声压迫而来,宛若天空塌陷,无物不破。

    “蹭”护山结界同时被陈之陇的一指而激发,淡淡白芒闪过,护住大殿内外事物,否则将成为灾难。

    林子轩瞳孔紧缩,但一身傲气也被激起,自己苦练修行六载,此时已经凝聚剑心,不信就连师傅的隔空一指都破不掉。

    “拔剑式”

    “荡剑式”

    “开!”

    林子轩一声爆喝,周围那几位被他揍得鼻青脸肿的剑侍被他一剑拨开。

    否则,这几人必然受伤,两道十丈剑芒凭空而现,如蛟龙出海,硬碰硬,他林子轩生平从不弱于人,就是他师傅也不行!

    或者胜!或者遍体鳞伤!

    自从小横村事件之后,他林子轩的人生中再也没有后退两个字。

    终于剑芒和指尖相遇,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天崩地裂,虽然无声无息,但是那两道巨大的剑芒让远处观战的几位峰主为之骇然,此子不可限量。

    “纵剑式”

    “断剑式”

    “残剑式”

    数十道剑芒泯没,但指尖依在,林子轩又连续斩出数十剑生平所学,但是那只手指却稳如山岳,坚不可摧,就连一道剑痕都不曾留下。

    林子轩瞳孔紧缩,握住剑柄的右手再度用力紧紧握剑,踏步而行,剑指前方,全身血液循环加速。

    但在此时他却闭上的双眼,再度睁开之时黑色瞳孔又黑转蓝,这是他的天赋,缥缈心经练至十层之时开始挖掘自身潜力形成自己独特的天赋,有人生来控火,有人遇水则生,有人操控疾风。

    而他林子轩的天赋很简单,简单到让人为之骇然,简单到只有两个字:“湛蓝”。

    这是他林子轩自己起的名字,因为他记得小横村的天是湛蓝的,这也许是他修行的动力吧!

    “湛蓝”只有一个效果,那就是战力翻倍,恐怖至极,让人不寒而栗。

    疾驰而上的林子轩突然加速,湛蓝色的眸子紧盯着天空中的指影。

    那么!就破开吧!

    “湛蓝—破剑式!”

    “开!”

    一道巨大剑芒横空而起,剑芒成湛蓝色,剑与指空中相遇,剑芒透指而出。

    林子轩身影也一闪而过,待到空中刺眼光芒散去之后,林子轩持剑而立,满头银发随风而舞,脸色略微潮红,瞳孔重新变回了正常的黑色。

    虽然“湛蓝”的效果强大,但是他却没有很好的控制住这种状态,而使用“湛蓝”之后的他也再无半点真气。

    就在此时,空中的指影微微一顿,便化作点点光芒随风弥漫而散。

    天边有幸观战的众人无不骇然,要知道掌门陈之陇可是世间第一高手,此子修行短短六载便可破陈之陇一指,如此资质,必将闻名天下,更何况此子还未到顶冠之龄。

    钧州男子十八岁便可戴冠或者束发出入,而披散这头发的一般都是少年。

    此番一站,林子轩坐实了恒山青年一代第一的名头,直接将以前的贾寅大师兄挤了出去,可谓是万众瞩目,风华绝代。

    “师傅!请您言出必行!”

    林子轩虽然嘴角流血,受了不轻的反噬,但是声音依旧坚定,胸膛依旧挺拔。

    “准!临行之前,带上吟龙剑!”

    顿时一道龙吟自重霄而起,带着点点寒芒,一把洁白长剑破空而出,直直的插到林子轩前方半寸。

    “传旨下去,自今日起,林子轩暂代我恒山弟子大师兄之职!”与此同时一道道声音滚滚而开,片刻之间便传遍整个恒山七峰。

    “弟子谨遵掌门令!”

    无数人微微一愣之后便躬身而拜。

    “什么时候学会了龙吟剑诀什么时候再回来罢!”

    随着声音落幕,重霄殿大门也缓缓的合上。

    自始至终不见掌门陈之陇本人!

    这便是醉卧之间掌天下权的威势和实力。

    “多谢师尊!”

    林子轩低身跪拜,转身拔剑而起,只留下空中残余的淡淡剑威,从此世人知道恒山林子轩这一号人物。

    而一旁的贾寅淡淡苦笑,带着那几位鼻青脸肿的师弟下山而去。

    这个林师弟深不可测,至少以他贾寅现在的实力还不可与之为敌。

    而恒山自古以来便以实力为尊,谁最强则谁是大师兄,以前的大师兄则是梁大山,但是想到梁大山练功失败而散尽功法之事,贾寅暗道一声可惜。

    说到底,恒山无人,缺少顶尖的少年高手。

    相比之下金鼎门的夏天,佛门的慧相,那个不是赫赫有名的存在,而他贾寅就是一个矬子里面拔大个的人物,而且他本是也是老资格同志所以才能够暂代大师兄之职,他亦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林子轩如此强,他也松了口气,岂能被天下人耻笑恒山无人。

    不是说恒山没有比他贾寅强的人物,要么就是和他半斤八两,要么就是略逊一筹,好比华楠峰大弟子林优璇,海雾峰大弟子吴雨,这两人虽略强贾寅一筹,但是却也绝对达不到林子轩这样的实力。

    林子轩被封大师兄当之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