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者无鸣 > 15,第一次出剑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4/665313.html
    火龙谷外围十里都算作边缘地带,在这里时常可见各式各样的淘宝人员,虽然火龙谷地处贫瘠,但依旧会有一些珍稀物品,只要淘到一件,便可咸鱼翻身。

    不是说这里不危险,火龙谷内岩浆不定时喷发,轻者烧成重伤,重者直接被岩浆活埋。而火龙谷内部赤炎飙风亦是虎视眈眈,飙风吹过温度极高,没有真气加持的情况下直接尸骨无存,但这些依旧阻挡不了淘金者的热情。

    再往深处一般都是修士才敢前往的地方,修为越深的修士越敢深入,量力而行,否则形神俱灭。

    徐小天和张彩儿快速穿过边缘地带前往深处,毕竟火龙鳞可遇而不可求,基本上在边缘地带是没有的。

    两人疾驰而过,偶尔会看到远处也来淘金的修真者,但是匆匆一瞥便转身而去,除非你都天材地宝惹人眼馋,否则在火龙谷内找事的修真者着实不多,毕竟谁也不愿意无缘无故结怨。

    徐小天两人仿佛丝毫不受这炎炎烈日的影响,急速穿梭于其中,在火龙谷地带,周遭的灵气化为了灵焰,熊熊燃烧,连空间也变得极度扭曲,若是不小心遇到危机,有可能连渣都不会剩下。

    谁也无法看透这熊熊燃烧的外表之下,藏有多么可怕的威能!

    两人最终在一处岩浆池边缘停了下来,滚烫的沙粒仿佛要融化一般,偶尔有几处地方还在冒着丈高的灵焰,不过两人对此视若无睹,丝毫不在意,火焰靠近这三人,便会自然消散,张彩儿本身以火入道,在这里她如鱼得水,而徐小天的星光真气更是冰冰凉凉,所以站在火焰边缘更是丝毫无损。

    《缥缈心经》果然不愧天下第一经文!

    岩浆池对岸一位女子与六位黑衣人围攻一只浑身火焰的人行生灵。

    生存在火龙谷岩浆中的生灵!

    虽然被众人围攻但是那火焰生灵却闲庭信步,每次剑芒伤到它的时候,只留下一道淡淡痕迹,往岩浆池内一钻,片刻后又完好如初。

    女子白色碎红花的连衣裙,右手持一柄赤色短剑,剑光翻飞,左手持一颗黑色宝珠,远远看上一眼便让人神魂动摇,就连那人行生灵的周身灵气也时时卡顿。

    而那六位黑衣男子均是手持长剑,招式狠辣,但隐隐以那位女子为中心,女子稍遇险境便是以命搏命的打法。

    徐小天目光微怔,那位正是平步阁那位教他“好东西要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女子。

    但令他心惊的还是那六位男子剑芒之中隐藏的那缕缕黑影。

    “小天师弟,我们去帮帮他们吧!”张彩儿向来热心,见到众人久攻不下那个生灵,便心急的说道。

    “也好”徐小天沉吟片刻说道。

    正好他也想要试试这些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徐小天双手握实,青铜双剑腾空而起,虽时隔多年徐小天却一直使用着当年在武器房选择的青铜双剑,无他,只因已经习惯了,只有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双剑如虹,剑光冷冽!

    张彩儿在身后没有出手,因为她非常好奇自己这位小天师弟的修为到底如何。

    从他修炼开始到现在已有六年,这六年中这位小天师弟却从未出过一次手,按照张彩儿这种性格能忍到现在不追问就不错了,反正打不过自己在出手呗!

    “寸芒”

    徐小天一声大喝,一道冷冽的剑光自双剑中射出,寒芒内敛,威势惊人。张彩儿眼光一闪,好强!

    “剑一拦住他”那位女子匆匆一瞥,面若寒霜。

    “是!少主”一位黑衣男子一剑逼退那火焰生灵,直面徐小天的冷锋,抬手一片剑芒而出。

    “铛”

    两人剑招碰撞,一串火星亮起,真气荡开,震退周遭火焰,卷起一阵阵尘埃。

    “离魂—无华剑”

    剑一面无表情,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女子的命令自己无条件执行,哪怕自己死去,依旧毫不犹豫。一剑而出依旧是以命搏命的打法。

    “不知好歹”

    徐小天眉头微皱,哪里来的疯子。

    徐小天拔剑而起,眸子微凝,这是他第一次与人交手,他也想看看,他自己的实力到底如何。

    在剑池内破剑万道,虽然向天借十年修行,但招式不精,遇到真正的强者之时,他毫不怀疑,败的人一定是他。

    因为交战之时不只靠的是真元比拼,还有意志和智慧。

    思绪之末,徐小天动了,左手剑点点星芒,寒霜凝剑,银芒激荡,划过一抹银色的影,一剑斩空。

    “嘭”

    剑一手一翻,铁剑横空,挡在徐小天之前,但闻嘭地一声,余波迅速荡开,两人周身衣衫震起,在热浪中猎猎颤动。

    “冷寒”

    右手剑之中银色星光真气疯狂灌输,剑招随之而起。

    剑引锋芒,寒气聚拢,再添三寸冷锋。

    剑上之决,没有胜负,只有生死,双剑灵活多变,更快一分,然而,剑一不为较剑,只为生死搏杀。

    “离魂—黑水”剑一毫不示弱。

    三尺三寸剑锋,首先入体,破脉裂骨,刺耳异常。

    片刻之后,烟埃散去。

    徐小天拔剑而立,剑上点点鲜血滴落,剑一单手持剑,半跪在地,左肩鲜血如注,高下立判。

    徐小天平复了下心情,这是他第一次败敌,亦是他第一次伤人。

    “结阵”远处的女子轻轻瞥了一眼半跪在地上的剑一大喝一声。

    “是!”六位男子齐声回道,包括受伤的剑一。

    随着剑一的迅速归为,一道六角星芒剑阵赫然浮现,看的徐小天和张彩儿惊讶连连,普天之下有剑阵的势力凤毛麟角,就连恒山派也仅仅只有少数几个合击剑阵而已,而眼前的女子竟有如此底蕴,到底是何来历。

    “合阵,地毁山摧”

    那火焰生灵开始慌乱起来,强忍之前伤势,脚下挪移,一避再避,然而,倒飞的剑雨无迹可寻,毫无章法,照眼的刹那,已是血染黄土。

    六道身影身形瞬动,青墨染霜,一剑无咎,收魂夺命。

    剑阵之内寒光大盛。

    剑上黑芒过,赤红鲜血艳天,喷涌一长高的血流,染红岩浆池,凄凉,刺目。

    不甘与悔恨,百年开智,百年修行,倒落尘埃,那生灵目中带恨,含怨离去。

    火焰生灵不甘的倒下,瞬间化成一摊火焰,只留下一件铠甲的物件,女子眼睛一脸迅速的收入乾坤袋中。

    六剑奴收剑而立,一言不发。

    此时女子才转过头来看向徐小天和张彩儿两人。

    “多管闲事,又伤了我的剑奴,你可知罪?”女子瞪着眼睛,嘟着小嘴,脸上泛起小小的酒窝。

    “臭丫头,你竟然敢这么凶!”张彩儿顿时不乐意了。

    “我说的不对吗?要不是你们阻拦,我们早就拿下那个生物了,更何况你们还打伤了我的剑奴”女子得理不饶人。

    “帮个忙还帮出错了吗?哪家的丫头这么刁蛮!”张彩儿满脸不屑,跟我斗?天下第一高手陈之陇的胡子我都拔过,害怕了你不成?

    “听好了!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顾昭雪是也!”顾昭雪一脸傲气的说道。

    “切!没听说过。”

    “孤陋寡闻,本姑娘在南...”顾昭雪眉头一皱紧接着说道:“哼!似你这等黄毛丫头,本姑娘也懒得理你。”

    徐小天的目光却紧紧的放在面前的六位剑奴身上,他们的剑招之中也有黑气,同样是魔元吗?

    徐小天偷看了一眼张彩儿,发现除了争吵的面红耳赤之外并无异常,这也表明她应该没有发现这几人是魔修的事实,魔修的力量从何而来,由于恒山派的修行方式有何区别,徐小天努力的回礼之前几人的剑招。

    着实让人费解。

    “师弟!”

    “小天师弟!”

    “徐小天”张彩儿的大喝声把徐小天从思绪当中拉了回来。

    “你还走不走了,是不是看上那个死丫头了?”张彩儿眼圈通红,显然在刚才的争吵中没有占到便宜。

    “怎么可能?”徐小天干笑一下,连忙解释。

    “算你还有良心!我们走!哼!”张彩儿气呼呼的走在前头,和顾昭雪错身之时满脸杀气,红绫翻飞。

    顾昭雪也毫不示弱,眼睛瞪得溜圆,右手按剑,作势出招。

    徐小天尴尬一笑,自怀中取出一颗药丸,屈指弹出便到了剑一手上。

    “这是一颗止血药,刚才抱歉。”

    这才才化解了两伙人之间的怒气,两伙人分道而行,毕竟张彩儿和顾昭雪相互看都不顺眼,又何必凑在一起呢?

    待到徐小天和张彩儿走远,顾昭雪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自言自语道:“原来你叫徐小天!”

    “恒山弟子拥有魔元,着实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