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世间万物皆有灵性,常言道:“越老越成精”说的便是如此,一件东西存在的久了,若是有灵气温养,皆有可能激活灵性,神智渐开,所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钧州之上存在着很多的不为人知的奇怪生物,或强大或弱小,但都有存在的必然性,所谓佛曰:“万物皆空,因果不空。”

    虽然火龙谷地域辽阔,但是像之前的那种人形火焰生灵却仅有一例,至少徐小天和张彩儿在火龙谷内转了一个星期了,还没有碰到过第二只,倒是见到了不少的灵草和稀奇古怪的东西。

    物极必反!如期严峻的生存环境下生长出的灵草价值连城,就火龙草来说,草叶上的一团火焰燃烧百年而不灭,整个草身成龙形,有敷体疗伤温养真气,驱寒辟火的功效。

    最近这两天徐小天和张彩儿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自从前几日和顾昭雪一行分别之后就再也没有遇到过。

    两人在火龙谷进进出出,龙鳞虽然没有找到,但是一月期限转眼之间便已经过了一半,若是不能尽快离开根本就赶不到回生谷,两人都是修为有所成,正壮志凌云之际,当会天下豪杰。

    但若是找不到龙鳞这也就意味着徐小天全程不能出手,一旦运用真气,在高手面前必将原形毕露,魔着终究是不被世人接受的,魔者现世天下共伐之。

    虽然张彩儿不明白徐小天为什么一定要寻找龙鳞,也不知道徐小天身负魔气的事情,但是却毫无怨言的跟在徐小天后面,这让徐小天非常感动。

    但是徐小天却不忍心张彩儿在自己身后受苦,所以决定今日是最后一日,如若是再找不到龙鳞,则明日折回中原前往回生谷。

    张彩儿此时跟在徐小天身后,显得无精打采,这几天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两个人已经算是比较深入火龙谷的位置了,周围荒无人烟,全部都是碎石岩浆,味道刺鼻,张彩儿皱了皱眉毛,原本性格活泼的她现在连晃动头发上铃铛的兴致都没有。

    忽然!红绫自动飞出,宝器自动预警!

    何事?

    张彩儿警觉地往徐小天那里靠过去,却发现徐小天的双手却早已经握住双剑横在胸前。

    远处不知何时开始刮起阵阵大风,卷走团团烈火,漫天遍地都是,仿佛欲要焚天。

    整个火谷一瞬间被映成火红色,温度急剧升高,就连外围之内顷刻之间被灼烧无数。

    赤焰飙风!

    让人闻之色变,赤焰飙风最恐怖的不是飙风的威力,而是那瞬间可融化钢铁的高温。

    钢铁尚且如此,更何况人躯?

    徐小天拔剑而起,在自己和张彩儿身前构筑一道银色屏障,星光可容万物,但是却不是长久之计,如若被赤焰飙风给围困,必死无疑。

    “速走!”

    张彩儿此时也缓过神来,她本身以火入道,天生对火焰免疫,但是这所谓的免疫是有一定限制的,超过一定的温度她一样受不了,而赤焰飙风这种天灾真的会要了她的命。

    “哗!”

    红绫铺荡,一瞬间便卷入一团火焰,如同匹练,张彩儿急忙说道:“小天师弟,我来开路。”

    “好!小心”徐小天深知在火龙谷内自己确实没有张彩儿这样如鱼得水,甚至处处受限,张彩儿开路再好不过了。

    正当两人小心翼翼就快要到达边缘地带之时。

    “轰”

    声音响彻,一道道飙风夹杂着剧烈高温疯狂袭来,恐怖的力量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而出。

    顷刻间。

    甚至,就连天空,也是被彻底被灼烧的通红!

    呼呼呼

    声音疯狂的响彻了开来,只是看见,一阵阵恐怖疯狂撼动的声音,不断的响彻了开来。

    顷刻间整片火龙谷开始暴动。一团一团的岩浆疯狂的汇聚、疯狂的爆发,疯狂的蔓延,而后不断的聚集在了一起,发出了恐怖到了极致的声响!

    岩浆爆发?

    两种世间极致的天灾在这一刻一起爆发,逃脱不了,那就把命留下!

    只是能够看见。

    那大片的空间,迅速不断的汇聚、聚集而起,与此同时,更是朝向着前方靠近。地底空间之中,那大片动荡酝酿着的恐怖气息,也是在这一刻,突然之间,变得无比安静了起来。

    “轰”

    无数闪烁、跳跃、不断动荡着的空间碎片,徐徐的扭动开来,而后爆发出了那骇然的声响。

    一时间。

    原本,远处隐约有打算出谷的几个人影,突然停在了那里,一阵飙风吹过尸骨无存。

    此刻。整个地底空间之中,散发出了一阵骇然到了极致的声响。徐小天和张彩儿两人面面相觑…对方的目光中都带着恐惧,修行是为了逆天,但在天怒之时低下头的永远是人。

    轰!轰!轰!

    顿时原本只是一丁点的声音,立刻爆发到了最大。旋即,声音恐怖的让人震撼!只是看见,一片骇然的火光,迅速的从远方快速的蔓延而来,而后化作了恐怖到了极致的声响,不断的由远及近的涌来。炙热的岩浆,迅速的动荡,不断的摇晃……

    恐怖的岩浆,就像是开闸的山洪,在这一刹那,迅速的喷涌而去,朝向着整个地底空间蔓延而去。仅仅只是一瞬间,便是将空间之中,快速的动荡了开来。远处隐约有几只火焰中生存的生灵,在这一瞬间,被快速的融化,他们的身躯,也是在这一瞬间,被迅速的烧成了灰烬!

    刹那间。

    恐怖的天怒声,在这一刻,响彻到了极致。

    只是能够看见。

    那恐怖到了极致的岩浆,迅速的咆哮而出……

    前有喷发爆裂而出的岩浆,后有弑人的赤焰飙风拦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开”

    正当二人绝望之际,一个黑色宝珠瞬间膨胀开来笼罩了二人。

    徐小天只是觉得一阵天昏地暗,再次睁眼之时发现自己正在一个黑色球形巨大容器之中,外界滚滚烈火和岩浆完全侵入不进来。

    得救了?

    张彩儿有点迷糊,什么情况!

    “是你?”张彩儿定睛一看发现前几日的神秘少女顾昭雪正在对着自己呲牙。顾昭雪身后依然站着六位无声无息的剑奴。

    “怎么了?什么态度!”

    “臭丫头,又让我遇到你了!说!你怎么在这里?”张彩儿面露不屑。

    “你就这么和你的救命恩人说话?若不是本姑娘有定魂珠搭救,你们早就尸骨无存了”顾昭雪满脸嬉笑,没办法仿佛两人天生是对冤家,碰到一起的时候不吵两句都觉得不舒服。

    “哼”

    张彩儿别过头去并不理会。

    “多谢顾姑娘相救,在下感激不尽”徐小天连忙插话,按照张彩儿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若是再打起来,那就真的是灾难了。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顾昭雪微微一笑说道。

    “你们两个也真是大胆,竟然敢跑到火龙谷来,不知道火龙谷的危险吗?”顾昭雪好奇问道。

    “我在找龙鳞”沉吟片刻之后徐小天说道。

    “龙鳞?”顾昭雪神秘一笑:“原来如此,徐公子是什么原因急着寻找火龙鳞呢?”

    “实不相瞒,在下功法出现问题,需要火龙鳞进行压制”徐小天实话实说,毕竟人家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张彩儿在一旁竖起耳朵偷听,心中微微泛起酸意,他们两个聊得也太欢了吧!

    “是这样啊!火龙鳞可是百年不遇的稀罕物件呢!”

    ……

    外界滔天岩浆喷涌,蔓延而来,不顾一切的朝向着四周动荡而开,震撼的整个天地都在这一刻,仿佛融化了一般。

    但定魂珠内部众人却丝毫感觉不到热气,确有一种任他外界滔天我自巍然不动的气势,惊得徐小天不由得暗暗赞叹定魂珠的强大。

    天灾往往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岩浆平息,飙风退散,一切恢复平静,虽然外界温度依然较高,但是却可以仗着真气护体离开。

    之间顾昭雪伸手而出,定魂珠急速缩小成葡萄大小,徐小天和张彩儿看着恢复如初的外面心中豁然开朗,逃过一劫,活着的感觉真好。

    分别之际!

    “看你剑招是恒山派的吧?”顾昭雪眼睛微眯,身后六位剑奴与此同时也散发出一丝杀气。

    “在下正是恒山弟子!”

    有杀气!

    徐小天躬身施礼说道:“顾姑娘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大可来恒山派青云峰来找我,在下定当全力而为。”

    “好啊!”正当徐小天暗中防备之时,顾昭雪展颜一笑。

    “你之前说你在寻找龙鳞,我这里正好有一片,是那日斩杀那个火焰生灵留下来的,那龙鳞自成灵性,开启了神智,斩杀之后又显露原形”顾昭雪笑着说道。

    “公子别急,想必天地间也仅此一片火龙鳞了,但是我留着却没有什么用,那就赠与徐公子了吧!”顾昭雪眼睛深邃。

    “啊?”徐小天暗暗看了一眼天上,这么大的馅饼都能掉下来的吗?

    “切!她能有这么好心?”张彩儿一旁鄙视道。

    “不过嘛!这龙鳞对我来说虽然没用,但却是独一无二,赠你可以但是必须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徐小天和张彩儿也暗中松了口气,这个人情是欠大了。

    “如若看到此牌,少出三次剑!”说罢顾昭雪从腰间取出一块玉质令牌,天圆地方,龙凤呈祥,上面刻着一个血红大字“离”。

    “好,我答应你!”徐小天想了想点头应道。

    “那我这就把龙鳞送你”

    随后顾昭雪毫不在意的将火龙鳞从乾坤袋里面取出,随手一扔,潇洒至极,仿佛那只是一片再普通不过的鱼鳞了。

    “顾姑娘那您不怕我拿了龙鳞之后赖账吗?”徐小天接过龙鳞紧紧的看着顾昭雪说道。

    “当然不怕,因为…我看懂了你的道心”顾昭雪神秘一笑转身离去。

    “呵呵!我的道心!”徐小天在原地矗立良久沉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