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者无鸣 > 17,吟龙之威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4/665315.html
    盘龙岗坐落在钧州十万大山边缘,盘龙岗以前就是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岗,但自从一伙山贼占据了这里之后更改名为盘龙岗,因为这是那伙山贼的底盘,周围百里范围内无人敢惹,是虎也要卧着,是龙也要盘着,所以改名为盘龙岗。

    夜色渐渐降临,微风起,不出所料的东风,一名白衣少年腰挂宝剑,身后背着一把铁弓,宝剑剑柄成龙头形状,龙眼深邃摄人魂魄,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阵龙啸,而白衣少年身上正泛着滚滚杀气。

    吟龙剑!林子轩!

    云岭寨位盘龙岗之上,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其中足有数百人,高手众多,所说地界的朝廷也清剿了多次均未成功。

    甚至有传言山寨之内有仙人出没,所以即使为害四方,让周边凡人苦不堪言,但也无可奈何。

    山寨很热闹,林子轩站在一块石头上静静地看着,有人远远路过,不过谁也没有把他当回事。

    一个黑影几个跳跃就来到林子轩身后,悄悄的说了几句话就隐匿下去,只是身上的那个金色腰牌暴露了来人的身份,赏金探子!

    江湖之上专门有一群人为了赏金做事,虽然这些人修为不高,但是探查信息的程度决对是一绝。

    根据赏金探子回报,山寨有三位寨主,两男一女,全都是地绝巅峰,为首的大寨主更是已到了接近突破混沌境的边缘。

    更让他有些惊讶的是,这唯一的女寨主就是大寨主。

    天下有数的高手有多么少,从周边的小国就可以看出,倾尽一国之力能有十位地绝巅峰的强者就很不错了。

    还是那句话,地绝巅峰修士不是大白菜,一个小小的山寨竟然有三位这样的强者,傻子都知道有问题。

    小横村事件对于林子轩来说一直以来是个坎儿!他修成下山的第一件事就是调查小横村村民一夜之间无声无息死去的缘由,恒山派给得解释是魔人作祟。

    林子轩在小横村确实也察觉到了那一缕终年不散的魔气,魔气阴寒,而小横村怨气太重,终年不散,导致小横村阴冷阴冷的。

    顺着那缕魔气,林子轩通过赏金探子顺藤摸瓜,终于找到了盘龙岗,虽然盘龙岗上的现任大寨主不是那缕魔气的主人。

    但至少也曾经路过小横村,而且也正是小横村出事的那天晚上,出事当天后便开始东躲西藏,浪迹天涯,要不然以她快要混沌境界的身份又何必落草为寇呢!

    今晚!林子轩没打算让任何人活着离开。

    林子轩站在逆风的方向,一把扯起巨石下的一大捆箭,铁弓弯起,三箭同开。

    轻松的手指,带出三道黑夜中的死亡流光,无声无息划过虚空,直接朝着下方最外围的巡逻之人掠去。

    噗噗噗,三箭同时没入了三人的咽喉,没有惊呼,没有痛吼,悄无声息间,一箭封喉,鲜血漫洒。

    林子轩的手很快,弯弓搭箭,一成不变,接连的黑色流光一道接一道出现,没有光华,没有声音,只有不断倒下的身影。

    倒下的身影越来越多,终于有人感觉有些不对劲,刚要出去查看,却被一道黑色的箭光直接射穿了喉咙。

    喷洒的鲜血染红了身下的大地,留下的唯有无法闭上的双眼和不明所以的不甘。

    血腥味随着微风飘走,让寨中的人一无所查,黑夜是掩饰杀戮最好的时刻,林子轩特意选择了夜晚和逆风的位置,就是为了不放过一人。

    这是一场赤~裸~裸的杀戮,没有任何的反抗,夜下巨石上的身影,从头到尾都没有流露出任何怜悯之色,一双冰冷的眸子让人看不到丝毫的情感。

    死亡成为唯一的结果,山寨何其大,却逃不过远方那一双无情的眼睛,目光所及,箭光瞬至。

    杀人是个枯燥的事,杀一人,两人,十人,百人,杀的多了,就只剩下千篇一律的重复,不过,林子轩已决定将所有人都杀完,所以,他杀人的时候其实还是很小心。

    三箭齐发,四箭齐发,五箭齐发,五箭已是他的极限,再多就无法控制精准度,好在,他弯弓的速度很快,连续两次间只是眨眼的工夫。

    想喊的人最终还是被箭光射穿了咽喉,五个人一起捂着喉咙,鲜血喷洒的场面很是精彩,也很是残酷。

    最外边的人杀完,目标便继续前移,超过十人的队伍,林子轩便放过,十人以上,他就必须拉第三次弓,这个间隙,足以让剩下的人喊出来。

    巨石之上,如那一堆木箭快速的减少着,较最开始少了一小半,意味着山寨人也死了一小半。

    林子轩带的箭是够数的,山寨有多少人,他便带了多少箭。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就这样把所有人都射死,不过万一走了狗屎运呢,多带点箭总是没错。

    但是,事实证明,这个万一的狗屎运还是没有出现,一个正要出门泼水的妇人意外看到了刚刚倒下的丈夫,惊叫了起来,虽然,这个妇人也被随后而来的箭钉死在木屋上。

    妇人的叫声很响,一下子惊倒不少人,纷纷跑出来查看,这才发现外边已满是尸体。

    林子轩的箭一次只能射死五人,算上反应时间,射出两次,也就是十人,本来已经足够,因为大晚上很少会有十个人同时出现在各自的视野里。

    然而,妇人的惊叫改变了这一切,跑出来的人很多,不下二十个,事情终于暴露。

    林子轩依然平静地将这二十多个人全部送上西方极乐世界,暴露就暴露吧,在能阻止他的人到来前,能杀多少是多少。

    “寨主”

    寨中,惊恐的声音响起,一声接一声,远处一座建造和装饰都非常奢华的木堂之中,三双眼睛豁然睁开。

    “木子,你出去看看”三个座位中间,一位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艳丽少妇眸子一凝,开口道。

    “是!寨主”大堂之外一位男子点头,迈步朝木堂之外走去。

    远方的巨石之上,林子轩搭箭的手一停,将手中的箭丢在一旁。

    那里就是他们的窝藏地吗!

    林子轩嘴角微微弯起,铁弓满月,一道蓝色的箭芒出现,顿时狂风大作,漫天光华疯狂汇聚,凝聚成无与伦比的一箭。

    下一刻,箭芒出,穿过空间的限制,转眼来到中间男子身前,轰地一声,透体而出,带出漫天血花。

    “怎会”

    眼看着胸前巨大的黑洞,中间男子艰难地将目光移向箭光过来的方向,模糊的双眼已经看不到远方的那一抹身影,能看到的只是素衣淡然,夜中修罗。

    “到现在还没浪费呢!”

    林子轩轻轻地数了一声,此箭非身下的箭,射不多,否则会累死人。

    一箭一人,看起来很划算的事情,不过,林子轩心中很清楚,这种情况只可能出现这一次。

    不说这人是被自己出其不意,另外木堂之内众人也不是傻瓜,肯定会在里面关心着外边发生何事,一般修士普遍都有着很强的感知能力,方才的那一箭瞒不过他们。

    片刻后,四位强者从木堂掠出,飘忽不定,急速朝着巨石的方向赶来。

    林子轩看着那四人叹了口气:“情报失误啊!”

    “不过嘛!都是一样的结局”

    乌云遮蔽了月,夜风越来越大,这是要下雨的征兆,天公不作美,让这些求生之人面临更不幸的深渊。

    乌云之下,林子轩看着急速而来的身影,眼中的冷意更甚,弯弓,银色箭芒再次汇聚,漫天风卷,箭芒闪过,又是杀戮的开始。

    这些人,身下的箭是射不死的,木堂内的三位寨主让这四人出来,目的很明显,就是出来送死。

    “第二箭”

    轰然天威,一人染红,被箭芒直接带出了三丈远,鲜血长空。

    “第三箭”

    “第四箭”

    “第五箭”

    三箭飞出,各染朱红,红艳漫天,美丽之极。

    躲在木堂中的三位寨主始终不敢露面,气息收敛,将自己从那恐怖的箭芒前彻底隐藏。

    他们知道这样的箭芒肯定消耗巨大,有所限制,否则,今天就不用打了。

    林子轩收起铁弓,身影一闪,从巨石上消失。

    既然他们不出来,那他便过去找他们。

    素衣一闪而过,五位中年男子连来人的面容都没有看清,便被一道银色的弓弦收去了头颅,鲜血冲天,红遍长空。

    木堂之内,紫衣少妇和另两位中年男子神色都很沉重,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敌人到底是谁,也没接到外面探子传回任何的消息。

    因为出去的人都已经死了!

    就在这时,木堂之外,一道素白身影缓步而来,一步一稳,面虽年少,却有一股强大的压迫袭来。

    “你是何人?我等速来无冤无仇,为何犯我山寨”一位中年男子声音颤栗。

    “林子轩”

    “恒山林子轩?”紫衣少妇失声道。

    “对”

    “小横村!!!”女子面目瞬间变得狰狞起来。

    “哦?看来你认得我,这么说来,我猜的果然没错”林子轩看着眼前的两人,淡淡道。

    这个天下知道他名字的人很多,但真正认识他并不多,他很多时候都不再重霄峰修炼,他有他自己的闭关室。

    这个少妇打扮的女子显然一直在关注着他,否则仅凭一一个名字联想起小横村的事情,况且小横村之事对于外界来说一直都是绝密。

    紫衣少妇也察觉到自己有些失言,不过人的名,树的影,林子轩不久前重霄峰一战,凶名在外,实力深不可测。

    “林子轩,你我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咄咄逼人”紫衣少妇沉声道。

    “你们的存在就是错误,我只想知道当日之事”说话间,林子轩扫了一眼隐藏在木堂暗处的数道身影,嘴角划过一抹冷酷的笑容,里面竟然还有有几位地绝境界的强者,看来他是撞到大运了。

    “林子轩,你若现在退去,我云岭寨可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否则,就别怪我们以多欺少”紫衣少妇一挥手,暗中的人影纷纷走出,手下那两位寨主夜不知何时站了起来,旋即三分示弱,三分威胁道。

    她不想与眼前的林子轩为敌,更不敢与那晚在小横村祸乱之人为敌,即便不能夹缝中生存,被逼上门来,只能找个相对弱的来搏一搏了。

    “以多欺少?希望你们能够做到”话声落,林子轩一步迈出,顿时,十丈大地崩碎,整个木堂都随着摇晃起来,快速塌陷。

    “拿下他,生死勿论”紫衣少妇神色一变,怒声道。

    “轰”

    一阵巨响从木堂内传来,整个木堂被炸开,山寨中人一出手就是全力而为。

    林子轩手中的铁弓应声而断。

    “有戏!”众位山贼眼睛一亮,便欺身而上。

    “呵呵!愚蠢的家伙们!我从来都不是用弓的啊!”林子轩微微一笑,忽然一声龙吟,龙吟剑破空而出。

    紫衣女子欺身而上,翻掌挥剑,掠向林子轩。

    “铿”

    剑与剑相接,紫衣女子身子一滞,手中长剑不能丝毫寸进,同一时间,漫天寒霜激荡,后面的强者脚步同时受阻,被迎面而来的真气直接荡开。

    “咔”剑断剑,一掌退敌,强弱悬殊的对决,紫衣女子飞出,鲜血喷出,披发染红。

    地绝与地绝之间相差竟然如此巨大。

    “一起上”紫衣少妇不敢再拖,一声令下,连同身边的两位寨主也一同冲了上去。

    一时之间如同下山猛虎,强大之威震颤天地,封锁四面八方。

    “轰”

    雷声滚滚,这是迎接初夏的第一道雷,来到了今晚,为这求生与杀生的战斗伴上最美的乐章。

    紫衣少妇与两位寨主都是地绝巅峰的人物,再加上几位地绝中期的山贼在旁掠战,这等阵容连混沌前期都可一战。

    “拔剑式”

    “荡剑式”

    面对如此阵容许小天不敢马虎,虽然一对一自己无敌,但是对面却不会给他一对一的机会,剑刃划过,带出一瀑剑芒。

    “寒霜剑”

    “翻浪掌”

    “迷踪拳”

    女子和众人也不甘示弱,纷纷亮出自己生平所学,一时之间,掌光拳影翻飞,真气碰撞产生的爆炸声音不绝于耳。

    “纵剑式”

    龙吟剑剑光爆闪,一道巨大的剑气破空而出,威势惊人,许小天逼退众人之后,后退一步。

    “你们知道?为何这把剑叫龙吟剑吗?”林子轩手指轻轻滑过剑身,带起一阵剑鸣,好似自言自语说道。

    “为何”紫衣女子下意识的问道。

    “因为真的有龙啊!”

    “啊?”

    “吟龙—龙回首”

    一个巨大的黄金龙头凭而现,刹那间飞沙走石,狂风暴起,狠狠的对众位山贼撞了过去。

    “轰”

    尘埃落定!一招秒杀败敌!除了紫衣女子之外其余众人尸骨无存,而紫衣女子也是重伤不起。

    “这下可以说了吧!”林子轩走上前去,剑指喉咙说道。

    “咳咳...!说...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既然打不过你,我还是决定...给你制造点麻烦好了..呵呵...呵呵!”女子眼神之中似有解脱,这么多年了,她无时无刻不活在那夜的阴影之下,原来这个世界真的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美好,

    放下了刀,却未成佛,但是现在却终于到头了!

    女子轻轻的闭上了双眼。

    “明白了!”

    剑光划过,血花滚滚。

    哗哗地大雨,冲起了血气,有些呛人,残余的一些山贼胆子稍微小些的已经吐的不成人样,他们杀过人,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见过如此的多的尸体,遍地都是,雨水浇在地上都成了血色。

    “轰”惊天的雷声,今夜注定不平凡,如同那日小横村的雷一样。

    “你先走,我去把剩下的人杀完”林子轩对着身后的那位赏金探子轻轻说道。

    林子轩开口,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没有任何波澜,却让那位探子猛地一颤,直感浑身发冷。

    “告辞”探子转身就走,丝毫不停留。

    林子轩看了看那些正在逃走的山贼,下一刻杀气宛若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