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顺着人流,徐小天等人一直进入到了回生谷清和大殿之内,清和大殿高数十丈,门前一对石兽面目狰狞,尽显仙家底蕴,幸好大殿之内足够宽阔,否则还真容纳不下这么多人。

    与此同时童渊的声音传来:“为了更好地进行切磋,殿后练武场上有十座巨型擂台,每个擂台都有法阵凝聚,不必担心被破坏,每胜一场俊辉奖励一枚回元丹,回元丹的功效就是立刻恢复身上伤势和真气,切无副作用,未使用的回元丹可以带走。”

    “大手笔啊!”

    “竟然还会存在这种虚幻的法阵呢,不愧是千年前就第一的大门派。”

    “回元丹都拿出来了,据说这回元丹只有回生谷能够炼制,这次我一定先上去,多挺几场就赚大了。”

    童渊每一次做出的决定都太过惊人,真真正正的大手笔,这才叫做底蕴,甚至就连外面高坐的陈之陇都不由得暗自心惊。

    “好,比赛的规则很简单,这里有十组竹签,十组竹签上的第一个数字就是所在的擂台序号,第二个数字则是上场顺序,好比十和一,那么就是第十个擂台第一个上场的修士,全凭天意,各凭好运。”童渊说罢便双手虚张,一股股庞大的绿色能量冲天而起,向擂台笼罩而去,虽然境界不高仅仅是归一境界,但也算是难得一见了,毕竟专业不对口,人家是学医的。

    “要是抽到第一个登场而且坚持到最后的人岂不是赚大了”有人小声议论道。

    “前提是你要坚持到最后”旁边的人一个白眼嘲笑道。

    “听起来很不错!”徐小天对这些不置可否,因为他身具绝世根基,星空之下他所向无敌,根本就不担心这些问题。

    远远望去,只见此清和大殿后殿却是有整整十个数丈高的高大石台,石台十分宽阔,每个石台足有百丈。

    徐小天略一扫视,已然知晓,这些石台呈半圆形分布。这样设计更是方便在外面观战的众人,不得不说很是人性化。

    此时这些石台之上,并未有一人存在,仅有许多彩旗飘荡在石台四周。给整个山谷渲染上了一层喜庆之色。

    在这些石台的正前方,却是有修建有两座更为高大的高台,此两高台足有一二十丈之高,每坐石台之上均摆放着许多桌椅。如此多高大石台占据了山谷半数之广,足有数里之地。

    此时,这两座高台之上却是端坐着许多修士。

    “天地初开,我人族示弱,幸得上苍垂怜,降希望火种,又有瑞兽凤凰守护,我等才能日益繁茂,所以我组当互相勉之,打擂之时切记不可伤人性命,以武会友,点到为止。”

    “抽签开始”童声音郎朗有力说道。

    参加比试的众人也不多过议论喧哗,依次前行进行抽签,由于人数众多,但整个抽签流程确实足足用了一个多时辰。

    徐小天拿到手后便把竹签反过来看,只见上面写着十和十两个数字,徐小天微微一笑,很不错的数组,毕竟好事成双的嘛!

    “多少号啊?小师弟”张彩儿在一旁兴奋问道,虽然自从火龙谷回来之后心事不宁,但张彩儿也是大大咧咧的性子,随它去好了!本姑娘暂时没空。

    “十和十,你们的呢?”徐小天问道。

    “我的是一和二十二呢!要等好久啊!”张彩儿噘着嘴,本宝宝不开心。

    “我的是二和十二就在小师妹隔壁。”梁大山憨笑道。

    “喂!隔壁老梁,有信心吗?”张彩儿问道。

    “有...有”梁大山眼睛一凸,隔壁老梁是什么鬼。

    “哎!都怪我带他去的城市太多了,好的没学会,这东西竟然学了一大堆。”徐小天一拍额头很是无奈。

    而此刻众位抽到一个擂台的人也开始纷纷在擂台下聚集,徐小天环视一眼粗略估计第十组有三十几人左右的样子。

    “擂台开始!”

    “咚”一声巨鼓响起。

    只见十个身影随着鼓声入场,姿势潇洒,第一眼看上去,真的有藐视天下横扫八荒的风范,虽说个个是少年强者,精英中的精英,但毕竟也是少年心性,从未在如此多的人面前露过脸,稚嫩的脸颊上也稍微露出少许紧张之色。

    与此同时另外十道身影也纷纷上台。

    十号擂台之上分别是一个紫衣少年和一位白袍小将。

    “紫衣门薛广”

    “燕国皇子宁城”

    两人纷纷抱拳自报家门之后,只见薛广第一个电射而出,一柄白刃直直的飞向宁城要害。

    而宁城也不慌不忙,双手一翻,一杆亮银枪凭空而现,手腕一抖一朵朵枪花也直直的拦住了飞来的白刃。

    “铛”

    两杆凶器疯狂的碰断,火花迸飞。

    “刀破寒芒”只见薛广一道逼退宁城之后,双手聚过头顶,白刃刀腾空而起,一道巨大光芒电射而出,劈天盖地。

    “哼,来得好!”

    “蛇盘七探”宁城大喝一声,双手如飞,当年战神赵子龙绝技再现。顿时整个擂台之上枪影重重,如影随形。

    “你不知道一句话叫做一力破万法吗?”薛广冷笑。

    “那可未必,你试试看!”宁城不甘示弱。

    终于枪影刀芒碰撞到一起。

    “砰!”

    两人各退一步,势均力敌。

    “再来”

    “如你所愿”

    说罢,两道身影又重新颤抖到一起,站的心惊动魄,但却一时之间谁也不能奈何得了谁。

    “好强!恐怖我这次是没希望了”擂台下几人小声嘀咕道。

    徐小天暗中点头,确实不错,但是这种人物,斩杀他们仅需三剑。

    “多久没有见到过这么热闹的场面了啊!”高坐观战席中的冬渡扫视了一眼说道。

    “阿弥多佛!陈掌门冬渡道友,这次的比试确实是很精彩啊!较之我们当年也是丝毫不弱啊!”无尘双手合十面色感慨,身上佛光大盛。

    “嗯!确实不错,不过听说冬渡道友的徒弟夏天也来了,听闻此子天赋极高,今年定会那个好成绩啊!”陈之陇目光眺望,身上一层淡淡雾气隔绝,使人无法窥视其身,此刻仿佛也回到了年轻时期那个波澜壮阔的岁月。

    “哪里哪里!无尘法师的弟子慧相也是天纵之才,听闻此子觉醒的佛言鸣威力无穷。”冬渡声音如钟。

    “阿弥陀佛!那又怎么比得上最近风头正盛的林子轩呢!听闻林子轩的湛蓝战力无双,日后定当是位人物啊!”

    “好了!我们又何必在相互恭维,小一辈的成长又岂能是我们能左右的?天下以后就是这些小家伙们的了!”陈之陇摇头说道。

    “还是陈掌门说得对!”冬渡在一旁呵呵笑道。

    “你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啊!佛曰不能生气,否则贫僧早就撸起袖子和你干一架了!”

    “你个贼秃”

    “哎!”陈之陇无奈摇了摇头,他们三人都是当时数一数二的强者,又是幼时最信任的伙伴,过命的交情,三个人之间自是感情极好。

    ......

    两人激战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之后,薛广终于真气后劲不足,败下阵来,薛广柱刀半跪,心中满是懊悔。

    “就差那么一点!”

    虽败犹荣,他的白刃刀在天下群雄前赚足了眼光,日后成就不可限量。

    但此刻最耀眼的依旧是胜利者,那个白袍战甲的青年——宁城。

    “哈哈!不愧我燕国皇子,真有其祖风范”观众台上燕国皇室纷纷激动,在这个纷乱的时代一个国家没有一个强大的修士坐镇是不行的,而燕国没落多年,今日宁城之威势必会震慑诸多宵小。

    宁城虚弱的接过使者递过来的回元丹,心中满是激动,但却毫不犹豫得服用了下去,顿时一股暖流充斥了整齐七经八脉,身上的疲惫一扫而光,目光之后重新散发色彩。

    “好丹药!下一个”宁城感受着身体里面传来的力量大喝一声。

    “云纹世家云纹水前来讨教”一个白衣少女直直的跳到擂台之上,躬身施礼。

    “那边战吧!”

    一时之间擂台之上剑影枪影翻飞,惹得台下众人纷纷叫好。

    徐小天在一旁闭目养神,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几个时辰已过,忽然徐小天双眼睁开,双剑轻鸣。

    终于到我了嘛!

    风筝啊!今天我们并肩前行。

    徐小天的目光透过时间空间,看向了那只在青云峰之上飘荡的风筝,还有在小横村那个悉心教导他的老人。

    一切就从此刻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