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者无鸣 > 23,无鸣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4/665321.html
    呼延灼实力强劲,绝对是前十的选手,毕竟雷神之子,早就名扬天下了,但是却遭遇到了无法破防的梁大山,曾经无往不利的雷霆在梁大山面前却弱不禁风,真的是此一时彼一时。

    这也怪呼延灼自己倒霉,抽到了二号台的签,又偏偏碰到了这么个怪物。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强大修炼体系。

    “五脏法阵!”天下无双!

    每个擂台之上都有一位常胜强者,这些高手都有其独特的地方,但二代弟子之中大多数都是地绝巅峰,而突破到混沌境界的天才不是没有,但是很少,至少现在站在各自擂台之上独领风骚的人物之中只有两位。

    一位是剑仙白帝的大儿子白启,另一位是一个小国附属帮派的弟子,名唤沙旭。在此之前从来问听过有此号人物,但在此刻却一鸣惊人,在擂台之上连胜十几场,震惊天下。

    还是那句话,这是一个天才迸出的时代,也是竞争最激烈的时代。

    几个时辰的时间转眼即过,擂台之上的战斗已经全部完毕,除了十号擂台之上还有一人之外,其余擂台尽皆有了结果。

    就这段时间涌现了一大批的天才,世间传言:“林子轩,夏天,慧相三杰并称于世。”

    但此刻却不相同,恒山一脉便已在台上四人,金鼎门一人,佛门一人,白帝城一人,御刀门一人,其余两人皆是小地方出身,此前从未听过,但是此刻却展现出惊人的天赋。

    像白帝城,御刀门等地皆有世间十强高手坐镇,时刻亲自教导,而小地方出身的天才修行资源偏少,更是没有《缥缈心经》这样的经文,一切尽皆自己摸索,这样的人物值得敬佩。

    十号擂台!

    此时此刻,只有这一处擂台上同时站着两人。

    其余进阶出了结果,一号擂台,张彩儿在第五轮之时遇到恒山华楠峰大师姐林优璇,林优璇以寒冰入道,更是觉醒了鸣——冷寒,甚至是林子轩对上林优璇也是五五开。

    林优璇此刻一身白衣似雪,头盘飞仙髻,几片零碎的花瓣别于发髻之上,淡蓝色的花钿衬托出柳眉下一双清冷的眸子,青丝飞扬,嘴角紧抿,使一手寒冰剑,舞剑之资美轮美奂,如同广寒宫的仙子,不容亵渎。

    林优璇的美眸紧紧地盯着十号擂台之上的徐小天,此人她毫无印象,但是却能二十连胜,其中不乏高手,但是最后一人是恒山海雾峰大弟子吴雨,吴雨此人她了解,性格诡异,阴晴不断,而且吴雨觉醒的鸣——囚牢,更是强大无匹。

    此刻吴雨在擂台之上痞笑道:“剑法不错!但是你这个二十杀我终结了。”

    “那可未必!”

    “这么自信?”吴雨一对狭长的眼睛微眯,如同毒蛇,被他盯上很不舒服。

    “总得试一试!”徐小天本能的警惕起来,这个人他认识,海雾峰大弟子吴雨,修为深不可测,而且觉醒了技能类鸣——囚牢。

    “此剑名为吞日”吴雨从身后拔出一把银柄黑刃的细长窄刃剑,轻声说道。

    “普通铁剑”徐小天有点尴尬的说道,没办法他确实没有什么武器可用。

    “少废话了!大家都等着呢,我也比较赶时间!”

    “白蛇吐芯”

    吴雨手持吞日,身如毒蛇,脚步虚幻令人捉摸不透,眼花缭乱,转眼之间只剩下一片黑影,一道黑刃在身影之中若隐若现,暗藏杀机。

    身影与剑影配合,剑式连环,一旦被其所铲除,那将会一剑比一剑狠辣,一剑比一剑危险。

    徐小天大笑一声,一剑而出荡开一片黑影,神色淡定道,“来得好啊!”

    话声方落,徐小天周身气息全开,剑势毫不讲理的开始大开大合,你走刁钻的路线,那我便走大开大合的剑式。

    见此,吴雨一声冷哼,脚下一动,瞬至徐小天身前,一掌朝着后者心口印下。

    危急之刻,徐小天凝指而出,指掌相碰,嘭地一声,两者周身狂风荡开,战意与修为的对决,两人嘴角各自染红,骇然之威顿时震碎身下石板,碎石纷飞。

    不分上下的对决,让两人心中都是一惊,徐小天眸子冷了下来,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不过,今日就算你是猛虎下山,他也要拔你三颗牙。

    吴雨同样心中震撼,却不敢收力,气息再催三分。

    徐小天冷声一哼,功体爆发,银光乍现,丝毫不让。

    “小子不赖啊!”吴雨淡淡道。

    “还成”

    “五招之内解决你!”吴雨眼神瞬间冰冷说道。

    徐小天心中不忿“谁怕谁,来吧”

    徐小天猛地来了一嗓子,给自己打气道。

    话声间,徐小天双脚跺地,身子飞出,腾空而起一剑直刺,首开战局。

    “小子,太过狂妄!”无语微微一愣没想到竟是徐小天主动出击。

    话说间,吴雨身子一侧,探手抓向徐小天握剑的右手,然而,却感剑锋在空中一转,封喉而来。

    “当”

    剑掌相接,吴雨手上一用力,吞日欺身而上,顿时徐小天的左手剑剑身寸断,粗劣材质,尽显无疑。

    茅房旁的武器房就是靠不住,徐小天心中不舍,还来不及肉疼,又见吴雨手一挥,断剑碎片化为流光射出,道道逼命,毫不留情。

    还在空中的徐小天来不及闪躲,气海之内星光真气气旋运转,提起一口真气,旋即整个身子猛然下坠,避开道道流光。

    吴雨眉头一皱,左手再次抓向徐小天,而右手手持吞日夜紧跟而上,却见后者用力一拍地板,身子弯成一个诡异的角度,剑指虚凝,一指破心脉。

    “嘭”

    吴雨横臂抵挡,巅峰修为爆发,硬是震开了这绝命一击。

    徐小天顺势倒飞而出,回到原地,看着欺身而来的黑影,灿烂一笑,道“已经五招了!”

    吴雨停下身子,轻哼一声,恼羞成怒,这小子的招式好让人不习惯,没有半点迹象可寻,似乎每一招都是临时才想出的。

    在场之人皆看出些端倪,这年轻人确实不简单。

    虽说徐小天双剑已成单剑。

    单他双脚一踏,身影消失,再出现时,已至身前,徐小天再一次首先出招,要亲身一试影剑吞日之奥妙。

    嘭地一声天摇地动的响声,两人周身无数真气乱炸,剑意四起,仿佛天空被切的四分五裂。

    长剑交锋的刹那,吞日划过一抹锋芒,吴雨左手成爪,封喉而来。

    徐小天急退,身前黑发飘落而下,落在擂台之上。

    “百转千回”

    吴雨脚下一动,黑色冷锋挥斩锐利之锋,斩出一瀑耀眼的光华。

    徐小天手中唯一的长剑挡下黑剑之锋之后,双身交错的一瞬间,又是银色的光芒逼目,直指要害之处。

    “寸芒”再现。

    刺啦一声,素衣开裂,险之又险的心口半寸,剑风带出一道血痕,惊险之极。

    右手剑也随风炸裂,落下片片铁削。

    徐小天右手在胸前一抹,银色光华闪过,伤口快速被团团星光包裹。

    “再来”

    徐小天左手一挥,剑光搅动星辰,夜色激荡,一瀑夜空急剧汇集,转瞬之后,一口银色真气聚集的长剑出现。

    “星痕无言,一剑破芳华”

    随时白昼,但星空却凭空而显,一剑祭出,天地异象再现。

    “邯郸学步,愚不可及”

    吴雨一声冷笑,再度欺身上前,黑夜是你的主场,但又何尝不是他的呢。

    宁辰手中银剑接招,挡下吞日黑芒的攻击,以强对强。

    长锋竞速!

    “知道你我的差距吗!”吴雨的声音突然传来。

    “什么?”徐小天下意识的楞了楞。

    “那就是——鸣——囚牢!”

    “轰隆!”

    话音刚落,天昏地暗,外界事物一瞬间只消失不见,天空昏暗,整个擂台仿佛变成一个巨大的牢笼,无数道暗黑锁链呼啸而来,不止锁人,还能锁影,更能锁魂,被囚牢所困者,九死一生。

    “八丈,三丈,一丈”

    “近了”吴雨在暗处的黑影中兴奋,他承认这个青云峰的小子确实很强,剑术自己确实没有太大胜算,但是自己的鸣确实独特的优势,一旦被锁上在劫难逃。

    “呵呵,当你在拿出你那所谓的鸣来炫耀之时,那才叫做真正的愚不可及。”徐小天的声音从黑雾中传来。

    “什么?”吴雨眼睛一眯,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扑面而来。

    徐小天面色嘲讽,看着眼前末日般的景象,诡异的伸开双臂,闭上双眼。

    “鸣,谁没有啊!”

    “我的鸣——叫做无鸣。”

    当那锁链碰触到徐小天的一瞬,牢笼退散,锁链寸断,黑影消失,仿佛一切从未发生,吴雨从上空跌落下来。

    此刻的吴雨双眼无神,至今到底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在前一刻不是胜负已分了吗?为何我的鸣不管用了。

    “无鸣”

    顾名思义,一切的鸣在其面前皆为虚无。

    “徐小天胜!”台下裁判与此同时也给出结论。

    “哇!小天师弟原来觉醒了鸣,好强!”张彩儿在观众台上兴奋道,俏脸上红扑扑的,惹得众人一阵围观。

    “流弊!”刘左深吸一口气叹道,从此青云峰第一弱的称号他是跑不了了,没办法谁让他是个毫无战斗力的渣渣呢!

    “剑者无鸣”剑圣独白轻轻吐出四字。

    “哐当!”独白身后剑架之上,青红双剑飞出,直直的落在擂台之上,带着一阵恐怖的煞气扑面而来。

    青红双剑,天下闻名,剑圣独白最常用的配剑,威力绝伦,虽然不是剑谱之上的神兵,但也是不可多得的宝器。

    “他们是你的了!”

    “多谢前辈赐剑!”徐小天愣了半会之后在无数道羡慕的目光中,躬身谢礼,剑圣独白亲自赐剑,这份荣耀大了去了。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地从石中拔起双剑,双手一握便如同血脉一般,割舍不开,徐小天善用双剑,但普天之下适合他的也就只有青红双剑了。

    真气运转,剑起。

    三道光芒同时亮起,青色,红色,银色。

    剑锋轻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