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者无鸣 > 24,师傅!你懂的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4/665322.html
    十号擂台上的弟子普遍认为偏弱,除了那白帝城司木之外,也就佛门的两人和金鼎门的三位弟子略强一些,但也仅仅是二线层次,不足以代表顶峰实力。

    但是强大如吴雨,依旧败在那位手持双剑的少年剑下,而眼下那位少年又不知道因何原因得到剑圣青睐,赠送宝剑。

    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如虎添翼。

    青剑主杀伐,红剑据盾,攻守并推,完美无缺。

    世上有四榜!

    腾龙榜,潜龙榜,凤鸣榜,神器榜。

    腾龙榜:腾龙在天,用于记录,钧州中原高手排行。

    潜龙榜:潜龙在渊,收集天下年青一代弟子排位。

    凤鸣榜:世上尊凤凰为神,而觉醒鸣便一般被认为接受了神的庇佑,故名凤鸣榜,记录了当世几乎出世的所有鸣的排位。

    神器榜:顾名思义,神兵排位,而这神器榜却附带许多榜,有如剑榜,刀榜,等等,青红双剑便在剑榜之上,虽然排位不是靠前,但也是不可多得的神物,更实在剑圣独白手中发挥到极致。

    回生谷演武场!

    是个意气风发的身影,站在自己的擂台之上,藐视天下,二代弟子之中这些人绝对拥有这样的资格。

    恒山不愧为最强的门派,十人之中便拥有四个名额,分别是徐小天、梁大山、林优璇、林子轩,而贾寅却败在了林优璇之手。

    佛门慧相自不必说全程碾压状态,金鼎门夏天即使遇到恒山的几位弟子也是丝毫不虚,一口气直接杀到最后,白帝城少城主白启剑道修为就连老一辈也为之汗颜,御刀门少门主关化,一身道法惊天动地大开大合,威力绝伦,御刀门据传是武圣关羽后代所创,当代刀圣关统也在腾龙榜前十之列。

    一刀两剑!由此而来。

    沙旭,北荒小国逍遥阁弟子,逍遥阁在此之前世人从未听说过,但经过消息灵通之辈打听到,此时的逍遥阁就连大殿都没有了,仅仅二人,除了师傅就是他这个徒弟。

    最后一人也是回生谷唯一参战的一人,童月月,此女天赋极高,但却不精通战斗,与人对战之时一身绿芒护体,斩不破,打不断,绵绵长绝。

    更是回溯鸣,可起死人肉白骨,妙手回春。

    十强!自此诞生。

    十人之中相互打量,毕竟天才的骄傲是不允许有威胁的。

    环视一圈,徐小天第一次站在万众瞩目之下,这让他莫名兴奋,宛若众星捧月,一时之间却忘了自己是谁。

    万家灯火在夜空下亮起,今夜注定狂欢。

    这是武林上少有的盛世,众多帮派抛下恩怨聚在一起,见证这个时代的诞生。

    明日便是十进五之战,当天便已经抽好了签,林子轩对战白启,徐小天对战林优璇,梁大山对战沙旭,关化对战慧相,童月月对战夏天。

    而前五之人便能被载入史册,名扬天下,万众敬仰。

    看着外面的灯火阑珊,徐小天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但有什么不同,他却说不上来,多年以前他还是一位在山坡上追逐着风筝的孩童,那时的他从未想到会有一天走出这么远,也从未想到时间竟如此残忍,物是人非。

    他忽然之间觉得自己不想这样比下去了,因为他的志向不是如此,纵使拿了第一又如何,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从来都是天上的星。

    他很矛盾,既想修行摘星,又有些心怯,他怕!他怕那只是一个童言传说。

    那个老人滑落双手的那一幕,他永生不忘。

    那年,十里春风中,落花掩一世繁华,各自临别。

    林子轩带给他的消息太过震撼,老人死于他人之手,而非生老病死。

    诸多疑点忽然间涌来,为何老人临走之时和其他村民明显不一下,就好像有预感一般。

    为何恒山脚下有如此横行魔人,强大如陈之陇却丝毫不知情,随着他修为的加深,眼界也开阔许多,最有可能的便是有一种宝物能屏蔽他人感知。

    而救下徐小天和林子轩二人的那个苦行僧却为何一直不露面,他在哪里?

    疑云重重!

    而自己的爷爷到底是个怎样存在的一个人,徐小天越来越不懂,为何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老人能明白那么多的人间至理,这些道理让他心胸开阔,也同样是这些道理让他开启修行之路。

    爷爷!我好像再见你一面!

    孙儿我真的好累!

    这一夜,风很狂躁,但依旧阻挡不了众人的热情,整夜灯火不眠,徐小天倚在门口,梁大山早就喝的烂醉如泥,多年的压抑一朝卸下,他比任何人都需要这一醉。

    张彩儿随着师傅他们早就回去睡了,刘左至今未回,也不知道去哪里嗨了。

    徐小天独自站着,望着远处的黑夜,忽然他打了个寒颤,有种刺骨的冷。

    他在等待。

    一个白衣白发的身影从远处而来,伴有阵阵龙吟。

    林子轩!

    “我就知道你会来!”徐小天笑了笑,看到以前的伙伴他会莫名的安心。

    林子轩也微笑点头,却未说话,两人倚在门外,沉默良久。

    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良久之后,夜风渐浓。

    “我要走了!”林子轩打破沉默。

    “去哪?”徐小天有些好奇。

    “我要去鹿吴山!”

    “鹿吴山!那里的米很不错!”徐子轩忽然想到那日在青云峰烧糊的米饭。

    “什么?”林子轩回头一愣。

    “没什么,你去哪里干什么?”徐小天微微一下说道。

    “去寻骇袅!”林子轩白发随风,声音坚定。

    “骇枭?”

    “古经记载骇枭可驱人神识,有些人不说真话,但骇枭却可以让其帮助我还原真相!”林子轩说道。

    “明白了!你什么时候走!”徐小天问道。

    “现在!”

    “现在?”

    “对!就是现在!”

    “明日的比赛呢?”徐小天有些诧异。

    “你不觉得这样子很无聊嘛!我修行的目的可从来不是站在擂台上被人当猴看的。”林子轩嘴角冷笑。

    “不送!”徐小天默默回味着这句话的含义,最终叹了口气说道。

    吟龙剑腾空而起,一阵阵龙吟响起,林子轩踏剑而行,犹如一道流光而过。

    回生谷谷外!

    “等等!”一个声音传来。

    “怎么了?”林子轩回身问道。

    “带我一个!”徐小天脚踩青红,起身追上。

    “鹿吴山你去不了!你还太弱”林子轩不屑说道,但眼中却带着点点笑意。

    “你想多了!我去寻一件东西!”徐小天哈哈一笑。

    “你这家伙!你要去找什么”林子轩直直的给了徐小天一拳笑骂道。

    “一个童言传说!”

    “明白!你师父不留你吗?”

    “我师父明白我想要什么!他懂我。”徐小天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

    “再会!”

    “再会!”

    “哎呀!忘记跟这家伙说鹿吴山上的稻米了,算了下次再向他要好了!”徐小天看着天边的流光,一脸的遗憾。

    徐小天转身欲走。

    忽然一道冰蓝从天边划过,带着刺骨冰寒,一片片雪花落下,一个冰蓝色倩影缓缓出现在徐小天面前,来者林优璇。

    林优璇目光如冰,身体周围冰寒,有如天上广寒仙子,头盘飞仙髻,零碎的兵花别于发髻之上,美貌动人。

    “你欲去往何处?”林优璇面无表情。

    “我啊!出去溜达溜达。”徐小天莫名其妙,但面前之人他认识,是华楠峰的大师姐,算起来也属于他的师姐。

    “我听见了”林优璇手持寒冰之剑冷声说道。

    “那不正好嘛!我退出,你晋级,大家都很轻松不是?”徐小天耸了耸肩,不动声色的避开了寒冰剑剑刃。

    “我不会享受这种晋级,我要的是你和我打一场!”林优璇剑锋随身而动。

    “那就没办法了!”

    “快时阴晴,千里雪花冰封”

    寒冰剑上寒冰盛,一道刺骨的寒气袭来,宛若北国的冬季,寒冷刺骨,片片雪花凭空飘落,冰帘半掩,明珰乱坠,林优璇的身影如月影般凄迷,似露华般零落,盈盈素靥,时妆净洗。

    剑美,人美,舞剑的人儿更美。

    徐小天眉头皱起,这个人怎么了?

    青红跟上,伐青在前,御红断后,一道青红剑芒破空而出。

    “青红同息,剑破无妄”

    剑圣独白成名剑诀在现。

    林优璇眸子深邃,暗叹好强的气息!随后便严阵以待,毕竟那曾经剑圣独白,柔荑婉转,柳腰一扭,寒冰剑从身侧探出,身上薄纱漫飞,入月下仙子起舞。

    青红与冰蓝碰撞,一瞬之间便被蓝芒覆盖。

    “哼!徒有其表!”林优璇面露不屑。

    不过如此!

    “人呢?”寒冰剑一剑斩空,林优璇飞身而起,青红身影却早已消失不见。

    林优璇的柳眉第一次皱了皱,不得不承认她输了!

    虽然没有输在招式上,但在她心里一样是输了。

    “他......真的是不想和我比吗?”林优璇心中莫名的出现了一种失落之感。

    伫立良久之后,林优璇收回看先天边的目光,起身折回谷内。

    而此刻住在宾客房的张之钺手中持着一夜信纸,信上写到:“师傅!你懂的。”落款徐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