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者无鸣 > 25,陈都偶遇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4/665323.html
    这也难怪张之钺生气,毕竟青云峰好不容易在天下群雄面前露一次脸,青云峰一共三个弟子参加,两个成功晋级前十,而其他峰脉虽然弟子众多,却一个没有晋级成功的,除了那华楠峰的林优璇。

    可是这个不省心的弟子,扔下一封书信就消失了,还说师傅!你懂的。

    气煞本座了!

    张之钺一直听闻徐小天修行是为了一个传说,不对!应该是两个传说。

    只有传说中的强者才能只手摘星,而在更荒诞的传说中人死后会在天上的星星上注视人间。

    两个结合起来,在张之钺看来没有比这更不靠谱的了。

    清晨,晨鸡报晓。而此刻的徐小天却在数百里之外。

    他曾在星空下立誓,他的愿望就是武破虚空,只手摘星,打从不敢忘记自己的誓言,因为那是来自星空的馈赠。

    徐小天这一夜在路上想了很久,原来他发现他自己缺少了“道心”。倘若那个童话只是个童话而已,那么他的道心不攻自破,他不认为他自己还有什么动力去摘星了,那么他之鞥呢愧对星空的期望了。

    徐小天自己也明白此次外出游历的目的:其一,印证传说、其二:他想弄懂小横村事件。

    经过七天的不眠不休,一道青红光芒急速划破天空,稳稳的落在了恒山脚下。

    小横村遗址。

    至于回生谷那边到底如何,他却对此丝毫不感兴趣,得了第一又能如何,有没有奖励,只是个虚名而已。

    沿着多年前逝者的足印,随着山间小溪蜿蜒而来,那个名小横村的山村,再次让徐小天感觉温暖。

    曾经祭祀祖先时山头飘动的经幡,此刻在那里安息在村庄中不甘的魂灵,徐小天轻轻低沉,呢喃不语。

    而今,残垣断壁漫过所有的记忆,再看不见日落黄昏时茅屋上飘荡的缕缕炊烟,再听不见清风拂过山顶时隐约传来的松涛阵阵,再捡不起孩子们散落在山沟田野里嬉戏打闹的片片笑声。

    一份窒息从村口那一座座孤坟传来,从此,记忆定格!

    心痛依旧,心跳依然,那个身影,己然永存心中,虽然已永远觅你不见…

    徐小天的目光紧紧定格在最远处的那座孤坟,那位老人的安息之地。

    热泪一瞬间涌至。

    徐小天双手颤抖,跪在坟前,无声胜有声,哀莫过于心死,青红双剑亦感觉主人之悲,轻轻颤抖,带起阵阵剑鸣。

    深深的叩了三个响头!

    “咔嚓”

    忽然异变突起!

    晴空炸雷!一道雷电自天边电射而来!紧紧地包裹住那座孤坟。

    徐小天面色复杂,双手握紧青红,他不允许有任何来敌冒犯此地。

    一本铁券自天边而落,斜斜的插在坟头,而徐小天的目光却落在了那铁券的落款之处,那落款银钩铁画——徐凤鸣。

    “爷爷?”

    他认得爷爷的字迹,老人的字迹工整,不失沉稳,他一看到这几个字便知道确实是老人写的。

    徐小天疑惑的捡起铁券,向周围看去,远处,天边完全没有人影,仿佛是铁券凭空出现一般。

    摊开铁券。

    “小天,当你看到这份铁券的时候,或许爷爷已经不在了!而这份铁券的出现也意味你开始迷茫,那么爷爷就最后给你上一次课,记住,真正坚强的人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而是明明心已死,却还要为了所有人而活着!去楚国皇宫吧,那里我的一位好友会给你一些答案。”

    徐小天目光温热,但却带着疑惑。

    爷爷到底是什么人,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小横村事件到底是什么!为何成为了禁忌,就连张之钺也不愿意提起。

    而这份铁券又是从何而来?

    徐小天默默站起身来,将铁券贴身收好,这或许是爷爷留给他最后的东西了,随后目光重新变得坚定,清风徐来,卷起片片白衣,满头黑发随风而舞,徐小天一声轻笑。

    “刺啦!”

    剑光划过,在白衣之上斩下一个白色布条,钧州习俗,男子十八而冠发,顶冠之礼。

    一般而言,顶冠之礼许长辈在旁,为其束发,再然后祭拜天地。

    而徐小天却不喜欢这么多的繁文缛节,在孤坟面前,徐小天目光严肃,双手束发,顶冠,跪拜,礼毕。

    简简单单,平平淡淡,却惊天动地。

    在坟前跪拜起身,徐小天整个人却如同脱胎换骨,这意味着他真正的长大了,再也不是以前的孩童心态,即使他没有准备好,但他却放不下肩上的责任,这也是他真正成长起来的原因吧!

    徐小天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座孤坟:“我会回来的!但我会带着所有的答案。”

    不再停留,好不拖泥带水。

    剑来!

    青红双芒,腾空而起,御剑飞行,只在天际上留下一道亮芒。

    而就在此时江湖之上传言四起,回生谷大会结束,前五之人,梁大山,林优璇,夏天,慧相和白启。

    半月之后,大楚都城陈都。

    东南形胜,十里荷花,烟柳画桥,寒甲铁衣。

    楚国是钧州之上少有的大国,与齐国并世称雄。

    钧州大地,列土而割,自从古时大夏雄霸九州之后,却再也没有一朝有此壮举,一是因为九州已散,就连最近的东洲也已经漂流海外,二是因为人心难测,朝代更迭更是频繁,各自为战各自为政。

    徐小天站在陈都城门口,张大嘴巴,望着盘踞在地上的庞然大物,心神震撼。

    光城墙便有数十丈高,横纵绵延不知多少公里,从天上俯瞰一眼望不到头,庞大,宁静,深邃这就是陈都的魅力。

    而此时各家茶楼之上无数的说书者,正在喷着唾沫大论回生谷之事。

    其中一位白胡子老者,羽扇纶巾,仙风道骨,神色激昂说道:“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老者轻轻喝了一口桌前茶水润喉。

    “老头你快说啊!”

    “哎呀!不是刚刚给过银子嘛!”

    “你以为这是随便能听得吗?这都是仙人之秘,老夫也是冒险才说的,不就是为了图个大家的好奇嘛!没银子滚蛋。”老头双目一瞪,龇牙咧嘴,流氓气质再现。

    “这么耳熟呢!”徐小天在茶楼门口路过,听着里面的喝骂声,心中暗道。

    没办法!说者一堆,可只有这位老头讲的最好,让人意犹未尽,粉丝一大堆,人家还真不怕得罪你,毕竟打赏的有的是,不差你这一个。

    “当啷”

    “当啷”

    众位看客纷纷投了银两在老者面前的木桶之内,人家说书的全是瓷碗,而这位用的则是桶,这就是差距。

    老者瞥了瞥木桶内的银两,嘴角灿烂,眼睛都要笑的眯上了。

    “咳咳!言归正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那徐小天双剑并起,舞的那是虎虎生风,一道道剑气斩向来敌...”

    “徐小天大喝一声千年杀,一招分胜负!”

    “啊!”

    众人随着老者的大喝,某部一紧,满场的凉风。

    “我累个去!这谁啊!”徐小天满脸黑线,挤过人群,他到要看看还那位主儿说的跟真的似的。

    “卧槽!是你!”老者看向徐小天,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原来是你!”徐小天一脸嘲讽。

    “你不是职业算卦起名的吗?怎么又跑这里来说上书了”徐小天冷笑,对面不是其他人,正是那位骗钱给他起名的老骗子。

    冤家路窄。

    “咳咳!今天就到此为止了,明日老夫再给你们讲上一段林优璇大战贾寅。”老骗子尴尬一笑。

    “真是没趣,还没听够呢!”

    “扫兴”

    “林优璇!我女神啊,明天我再过来打赏”一位土豪哥满脸兴奋离开。

    待到众人散去之后,老骗子嘿嘿一笑,神情猥琐:“那个...技多不压身嘛!”

    “你就编吧!”

    “我靠!你以为老夫是江湖骗子啊!我们知识分子有节操的啊!”老骗子偷偷瞄了一眼还未散净的观众,立马改换正气凛然的神态。

    “以前的事就此作罢!但是今日你辱我之事另算!”

    “我辱你?什么鬼?”老骗子一脸疑惑。

    “千年杀!”

    “我......日,原来你就是那个徐小天。”老骗子眼珠子一翻,不带这么玩的。

    “你以为呢!”徐小天伸手,一青一红双剑幻化而来,吓了老骗子一跳。

    “老夫我认栽!”

    “行!那这桶银子我就收走了!当做补偿。”说完徐小天真气透体而出,抱着那桶银子就跑,只留下一道残影。

    “你妹啊!”老骗子惊疑不定的在原地骂道,心中在滴血。

    “大爷的!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碰到这小子准没好事。”老骗子的目光却紧紧的锁定在了徐小天不小心露出来的那一角铁券。

    老骗子眉头紧皱,想了好久,终于一拍桌子,收拾好那些随身器具之后,转身而走,骂骂咧咧道:“我就说嘛!遇到这小兔崽子准没好事!老人家一大把年纪了,又开始要折腾了。”

    良久之后,茶楼店小二过来擦桌子,轻轻一碰,尽皆化为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