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楚东宫。

    楚羽看到来者之后,微微一愣,快身过去相迎,这不仅是对强者的尊敬,更是对恒山弟子的尊重。

    虽然徐小天此前在恒山毫无存在感,但是经过回生谷一战之后,天下皆知。而徐小天和林子轩两人却没有参加最后一轮擂赛,这让无数人感到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两人放下这天大的荣誉,而选择弃赛。

    十强选手每人擅长一道,总而来说不分强弱,但徐小天和林子轩两人的弃赛,这也成为了最大的一个关注点,两人到底在十强中排位如何。

    所以此等强者下山代表的就是恒山,就是大楚当今圣上都要以礼相待,又怎能屈身做一公主侍卫呢!简直胡闹。

    “徐兄!好久不见”楚羽以江湖之礼伸手抱拳说道。

    “好久不见!”徐小天也同样回礼。

    “当日徐兄在回生谷大放异彩,二十连胜过五关斩六将,夺得擂主,在下却不自量力螳臂当车,现在想来着实惭愧。”楚羽微笑如沐春风。

    徐小天不禁此人生出好感,俗话说眼睛便是心灵的窗户,此人眼神清澈,说话大方得体,光明磊落,是个值得交朋友的人。

    “哪里哪里,若是楚兄不介意的话叫我小天就好,徐兄徐兄的听着别扭。”徐小天挠了挠头微笑道。

    “那兄弟我就却之不恭了”楚羽眼神一亮,心中暗喜。

    能与恒山弟子称兄道弟这明显有利于楚羽在朝中地位,而这恒山弟子又不是普通弟子,而是天下十强弟子之一,行走江湖代表的都是恒山的脸面,如此收货让楚羽暗自高兴。

    两人都是剑道奇才,聊着聊着便仿佛相见恨晚一般,楚羽也放下手中国策奏折,当下两人一拍即合,坐而论道。

    而一旁的楚明珠则是无聊的直打瞌睡,小脑袋跟个拨浪鼓似的,甚是可爱,楚羽在旁挥手,当下便有两位宫女将楚明珠带下去就寝了。

    离开“烟陵阁”之时已是深夜,徐小天回到楚羽给他安排的住处,今夜论道他收获良多。

    山河剑出山河动。

    山河剑乃是剑榜第十的名剑,自始至终都是大楚国的传国之器,千年之前一代楚帝手持山河剑与莫笑寒在魔谷大战三天三夜,最后斩了魔修巨头莫笑寒,天下皆惊,从此山河剑直接登榜。 但因皇室俗世过多,能修行者就更少了,而楚羽却能在闲暇之时忙里偷闲学习剑道,如此这般便有强大的实力,真的是天资惊艳之辈。

    青红乃是当代剑圣独白配剑,后赠与徐小天,但徐小天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何独白会将青红传与他,虽然剑榜第二十,排位不怎么靠前,但依旧是不可多得的名剑。

    传闻之中在回生谷大典的前一天,独白抱着一位女子率先进了回生谷,这件事情是否与赠送青红之事有关,徐小天默默想到。

    此夜无眠!

    ...

    次日清晨,大楚皇宫紫金殿外。

    大楚开国千年之久,历届帝王兢兢业业,每日早朝从未缺席,紫气东来映着紫金大殿,迎光看去紫金大殿如同仙临,威严沉隧,红墙绿瓦,围墙高耸,遮天蔽日,威严皇宫,气势挥宏,一座座*的殿宇升起灿烂的金顶,相依而列,高低错落,鳞次栉比,远远望去引人膜拜,金黄的琉璃瓦重檐殿顶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使人迷糊,辨不清东西方向。

    当今第一宫廷名不虚传。

    紫金殿外文武百官数百人依序排开,躬身叩首,保持这个姿势足足半个时辰却毫无半句怨言。

    “陛下到!”忽然一阵尖耳的声音打破沉静。

    礼乐起,金鼓响,古钟鸣。

    一道身穿五爪金龙帝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紫金大殿之上,黑金色的深邃眼眸,如同楚羽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俊美非凡的脸庞,举手投足在在都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看了叫人难以抗拒那野性的魅力,龙椅之上,当那男子坐下之时,一股皇家尊贵顿时随着龙袍荡开,浩荡延绵。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文武百官心中微颤,低头叩首,一代帝王楚元偲。

    “平身!”

    待到文武百官进入大殿并站立好之后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楚帝身旁一位太监尖声说道。

    “启禀父皇,儿臣有事起奏!”楚羽侧身一步,躬身礼拜后说道。

    “何事?”楚元偲略微诧异的看了看这个和自己非常相像的儿子,太子楚羽名副其实的天才,做什么都井井有条,几乎样样皆通,本身气质儒雅,在封为东宫太子之前便有儒王之称呼。

    ‘“启禀父皇,儿臣也有事启奏。”就在这时一个如银铃般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听到这段声音,楚元偲眼角露出淡淡的笑容,不用看就知道是楚明珠过来捣乱。

    禁卫目不斜视,余光扫过这位明珠公主,嘴角却不自然的扯了扯,这位公主擅闯朝仪紫金大殿,拦还是不拦!这是个问题,拦的话被这位恶魔公主给惦记上,以后就没好日子了。若是不拦就会犯下疏职之罪,若是圣上怪罪下来,定当被处置。

    “放行”楚元偲看到禁卫们的尴尬,微微一笑,他倒是想知道这位宝贝女儿有要搞什么幺蛾子。

    大殿之上只留下依旧躬身施礼的楚羽苦笑,这位妹妹一定是故意的。

    就在此时楚明珠穿过重重禁卫,来到紫金大殿之上,有模有样的对着楚元偲深深行了宫廷礼,说道:“父皇,女儿...儿臣有事找你...额!不对!有事起奏。”

    楚明珠从来不来紫金殿,自然不懂什么朝议规矩,说的乱七八糟,最后吐了吐舌头,干脆说道:“父皇,我遇到一个好玩的事情。”

    “...”

    楚元偲和众位大臣心中稍定,这才是楚明珠的性子嘛!这样正经起来还不习惯呢!上次楚明珠对着礼部尚书恭敬之后,礼部尚书家里便无缘无故的开始丢东西,深夜之时院内鞭炮轰鸣,差点吓得礼部尚书告老还乡。

    “明珠需要胡闹!”虽知自己这位明珠生性顽皮,但是起码表面上的训斥还是要的。

    “哦!那皇兄还是你来说吧!”楚明珠吐了吐舌头,自讨没趣之后竟径直跑到楚元偲的龙椅之旁吃起了水果。

    楚元偲和众臣眼皮跳了跳,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看到。

    “羽儿,何事启奏?”楚元偲将目光看向依旧在那里躬身行礼的楚羽,心头一暖,这孩子和朕当年一模一样。

    “启禀父皇,大约一月之前,回生谷举行开谷大典,之后举行擂台大战,邀请天下杰出二代弟子上前打擂,此战成就无数英杰。”

    “朕知道此事!”

    “父皇应该也知道儿臣在十号擂台之上第一战变输个彻底了吧!”楚羽微微自嘲说道。

    “此前儿臣便已经将山剑诀练至第七层,但还是输给了那人!”

    “第七层...”

    “太子殿下真的是名副其实天才啊!”众位大臣心中惊颤,在场之人就是文官也知道这第七层意味着什么,那是地绝巅峰境界。

    小小年纪便踏入此境,前途无量。

    “我儿甚好!”就是楚元偲也是心惊,自己这位儿子有些地方却是已经超过自己了。楚元偲虽然贵为楚帝,但修为却并不高深,而听说自己儿子竟然有如此境界,怎能会不高兴。

    “可是那日对方却只用轻轻的划出三剑,儿臣拼尽全力依旧不敌,之后儿臣便下擂认输”楚羽面色凝重的说道,昨夜他与徐小天二人论道,越发觉得徐小天此人修为深不可测,虽然徐小天修行时日尚短,但其绝世根基外加玲珑心的搭配让他学什么都快,悟什么都轻松,对修行之事也有很多独特的道理,就单论那个闻所未闻的风筝断理论就让他大开眼界。

    “朕已然听说,那个人叫做徐小天,传说中的无鸣,你输得不冤。”楚元偲微微一叹。

    “这不可能”

    “敢问太子殿下,对面之人年龄几何?何等境界?”一位武官躬身问道。他们这些大臣可不想楚帝这样消息灵通,甚至有些消息闭塞的人就连无鸣是什么都不清楚,没办法地位决定眼界。

    “刚刚顶冠,与我同样是地绝巅峰。”楚羽回答道。

    一瞬之间,整个朝堂之上炸开了锅。

    “切!真没见识!”楚明珠的声音传来,嘴角上满满的嫉妒:“人家还有剑圣独白赐予的青红呢!”

    “剑圣独白”

    “竟然是剑圣”

    “青红”

    就连端坐大殿之上的楚元偲也不复平稳,毕竟剑圣独白之名冠绝天下,如雷贯耳,此等实力出入他大楚皇宫内外如入无人之境。

    “启禀父皇!徐小天此刻正在殿外等候”

    什么?楚元偲心中一惊,可是更惊讶的还在后面,楚明珠吞下一颗荔枝淡淡说道:“这有什么!我还把他抓来当我的侍卫了呢!”

    胡闹!

    楚元偲立刻起身对着身边的太监说道:“快!迎接这位凤鸣榜首无鸣徐小天!”

    众位宦官手忙脚乱的奏礼乐,行礼仪之后徐小天被一群身着宫廷服的人簇拥进来,搞得他满头大汗,农家孩子出身的他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又是禁卫,又是皇宫,又是楚帝的。

    昨夜与楚羽约定今日入朝,若不是觉得楚羽此人不错,徐小天他才不会来呢,这种宫廷之事太过繁琐。

    不过心性使然,随遇而安,很快便平复下来,眼神之中恢复以往的神态。

    众目睽睽之下,灰衣,青红双剑独步而行。

    而大殿之上的楚明珠俏脸之上满是特意之色,一副大家快来夸奖我的表情。

    皇宫深处一位正在垂钓的老者忽然睁开浑浊的双眼,手中微颤,差点钓上来的鱼儿瞬间被吓得一溜烟儿逃跑,老者暗道一声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