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楚繁荣昌盛,虽然不似恒山威震四海,但依旧有自己的底蕴存在,毕竟开国千年屹立不倒,这便是古国所展现的实力。

    垂钓老者起身,无风自动,池中鱼一一翻白,而老者就是楚国皇宫的底蕴。

    老者名为聂邯!

    聂邯思考片刻喃喃低语,一道道无形真气传开,若是识货的人看到定会惊呼,这便是失传了上千年的千里传音之法!

    顾名思义,千里传音一声传。

    而此刻紫金大殿之上,楚元偲的耳朵微动,外人丝毫不曾察觉。

    楚元偲皱眉,他不明白为何聂邯会被惊动,竟然千里传音于他,待到听完聂邯传信之后,楚元偲暗中又惊又喜,但随即又想到在北面虎视眈眈的齐国和东面联盟的魏燕赵三国,楚元偲暗中握拳,这何尝不是一种可能。

    良久之后,楚元偲面目带着一丝狰狞,死就死吧!管他身前身后名,若要成功成就大夏一般的帝业指日可待。

    徐小天身挂青红,走上前来,大殿门口两位禁卫皱眉,双戟交叉,挡在门口。

    “尔等竟然带兵器上殿,还不速速卸下”一位禁卫喝道。

    “剑不离身”徐小天平静说道:“你们也拦不住我”

    随后身影一晃,已经消失在禁卫面前,再次出现之时便已经到达紫金大殿中央,只是微微鞠躬,而为未行跪身大礼,楚元偲也不介意。

    楚元偲微微挥手示意后面的禁卫退下之后,笑容满面:“贤侄来我大楚陈都多少时日了?感觉如何?”

    徐小天微楞,只是他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帝皇,而此刻这位帝皇虽然身居高位,但却面目慈和,竟问起自己家常之事。

    “陈都果然不负盛名,繁花似锦,天下首屈一指”徐小天淡淡一笑,不卑不亢回答道。

    “那不知贤侄此番下山到我陈都所为何来?”

    “历练凡心”徐小天沉吟片刻,微微一叹说道。

    他想了很多,但是依旧未曾说出爷爷留给他的那本铁券之事,虽然铁券直指陈都皇宫,但是人心叵测,事关重大,他不敢掉以轻心。

    若要解决所有的迷雾,只能慢慢从头查起。

    “哦?原来如此!”楚元偲也不多说,在垂帘之后,露出深思和犹豫。

    在殿下站立的楚羽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父皇的面色,楚羽想了好久却依旧想不通父皇为何却有些闷闷不乐。

    就连一旁的楚明珠也在奇怪,这两人是怎么了,刚刚不是聊得好好的嘛,怎么一转眼就冷场了呢?

    而在殿下躬身的众位大臣只是暗自打量着徐小天和楚帝,不敢露头。

    “那贤侄可曾考虑会在陈都住上一阵呢?”楚元偲率先打破宁静。

    “应该会停留一段时间吧!”徐小天搞不懂眼前这位楚帝什么意思。

    “那好!我曾听闻贤侄与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楚羽相交甚好?”楚元偲轻拍桌角,目光恢复沉稳。

    “我与楚兄确实相见恨晚,楚兄仁义,在修行我在他之上,在其他我在他之下。”徐小天看了一眼旁边的楚羽,微微一笑,楚羽这个人给他的印象很好,不会身居高位而盛气凌人,只会让人觉得沐浴春风,昨夜楚羽的一句话徐小天奉为经典:修行好比另外一种人生,欲往越多,则行动越多,烦恼就越多。

    什么意思?修真讲究自然,率性而为,无欲无求方是最高境界,虽然楚羽是他手下败将,但却能有如此领悟,他不得不服。

    “如此甚好!既然如此那贤侄可否愿做我大楚闲王?”楚元偲目光深邃直直的看着徐小天的眼睛,没有丝毫觉得不妥。

    楚元偲这个举动不仅将徐小天吓了一跳,更是将在场所有人包括文武百官和楚羽楚明珠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封王这么容易了?

    而几位文官刚预跳出反对,楚元偲恶狠狠的一个眼神便将那几位文官瞪了回去。

    “闲王?”徐小天暗中沉思楚帝此举的意义何在。

    不是他想不明白,而是他不懂就算他在楚国为王,但依旧不能代表恒山在背后能够支持楚国,就说那恒山吴雨就是魏国二皇子,但泱泱大魏依旧没有接到恒山的半分力气。

    “好!”突然徐小天眼睛一亮,称王之后权限更高,出入皇宫的机会也就更多,寻找铁券之上的线索也就更多,何乐而不为,即使以后遇到什么麻烦,也是以后的事情,现在的自己又何必操这份心。

    “够爽快!”楚元偲放声大笑。

    “贤侄既然以无鸣之鸣登顶凤鸣榜榜首,那便称鸣王如何?”

    徐小天暗暗皱眉,太过高调,让他有些不喜,但此刻楚明珠却在一旁拍手叫好:“鸣王!鸣王好呀!这个称呼才霸气呢!就叫这个了。”

    楚明珠发现众人都在看向自己,知道说错了话,吐了吐舌头,俏脸微红低头继续吃天子案上的水果了。

    徐小天苦笑,封的又不是你,你高兴个什么劲儿?

    楚元偲嘴角一扯,不待徐小天回应便转身对身后宦官说道:“传朕旨意,加封凤鸣榜首徐小天为异姓亲王——鸣王。”

    “咔嚓!”

    天边一道雷霆划过,如同上苍贺礼,鸣王之名一夜之间传遍天下。

    …

    清晨,紫气东来,一抹紫气自徐小天眸光中散发,徐小天深吸一口气,晨修完毕,虽然向天借命十年,但却不敢怠慢,数年如一日的修炼领悟,徐小天的剑道根基才能如此牢固,否则再天才之人没有剑道修为根基,即使同样向天借命,出了剑池之后依旧不能明白剑到底如何使用。

    剑道是悟出来的,而不是借来的,如此简单。

    此时距离徐小天封王已是半月之后,这半月徐小天确实很闲,不愧为闲王之职,而楚元偲利用他这个名人效应不断打出广告,一时之间有不少少年英才慕名而来加入楚国。

    而徐小天也选择了住在宫里,一是因为他自己的王府还没有完工,二是因为多接触皇宫本就是他的本意。

    这几日徐小天除了闲来无事在落新湖钓鱼之外,就基本上是修炼了,而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是被楚明珠给缠着。

    就连楚羽也被楚明珠给冷落了,不仅冷落还被楚明珠出言嘲讽:“皇兄!我以后就不来你的太*了”

    “为何?”

    “因为你太弱了,等我哪天从鸣王那里出师之后我也要让你三剑。”楚明珠气势汹汹的挥手说道,俏脸红扑扑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憧憬。

    楚羽看着自己这位小妹,忽然间有种抱头痛哭的冲动。

    而徐小天这边也不好受,这丫头软磨硬泡的想要看青红,但也不是不懂是非之人,所以找宫廷画师按照徐小天手中的青红画了一幅样图,竟然真让她给找工匠打出来一对赝品,青红剑身本无色,但却终年环绕着一圈淡淡的青红光晕,剑身华美,雕纹简洁,手握之时如臂伸展,舞起剑来行云流水,徐小天自己用的非常顺手。

    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这么个青红粉,楚明月对青红的喜爱程度甚至连徐小天都为之悍然,也不知道那位巧匠师从何人,又是独具匠心,竟然在赝品青红之中加入光粉,青红之色甚至比正品来的都要浓郁,同时看着也更加华美。

    但说到底赝品只能是赝品,徐小天看了一眼,虽然更加华美,但是青红有灵,乃是绝世神兵,看到赝品之时青红便已经轻颤,但最终被徐小天压了下来,所以他有把握剑刃相遇之时,那赝品分分钟就会被搅碎。

    即使这样这样楚明珠依然爱不释手,当下赏赐给了匠人数千两银子,吓得老匠人差点晕过去。

    徐小天翻了翻白眼,感情人家这是看着好看就行,管它实不实用呢!

    而这几天徐小天也被楚明珠缠的心烦意乱,最终敌不过软磨硬泡和各种威胁,便教给了她自己领悟的““寸芒””。

    恒山缥缈经文乃是不传之秘,擅自外传者死罪,但”寸芒”不同,”寸芒”乃是徐小天自己领悟的招式,不在缥缈心经所记载的剑法之内,所以这也不算是违规。

    楚明珠年龄尚幼,十三岁左右,正是修行最佳时间段,根骨甚佳,而又修习楚国的皇室经文,自然是一日千里,但却忽然之间对剑道情有独钟。

    怎奈何有缘无分,学了半月,”寸芒”原理都未曾会,只是徒有其表,甚至连剑芒都未曾发出,更别提伤敌了,估计这也是楚明珠这丫头唯一只会一招”逆鳞鞭”的原因吧!

    “寸芒”原理非常简单,压缩到极致一瞬间释放,以点破面,虽不华丽但杀伤力惊人。

    “你们拦着我作甚!不想活了?你们的鸣王都是我的侍卫,还不快给本公主退下”就在徐小天沉思之时,门口传来楚明珠怒气冲冲的声音。

    徐小天一脸苦笑,他拿这个丫头着实无奈。

    但就在此时,忽然徐小天眼睛之中的余光扫向了落新湖中心亭,一个苍老人影,一身蓑衣,一根鱼竿,毫无预兆的出现在那里,甚至以徐小天的修为甚至察觉不到,若不是余光扫过,他竟然还不直到。

    此人是谁?所为何来?要知道这可是宫廷之中。

    那身影有感,转过头来对徐小天笑了笑。

    徐小天瞳孔一缩。

    那蓑衣老人手中竟然拎着自己贴身放着的铁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