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者无鸣 > 32,清河战场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4/665330.html
    在定军山的日子没有白天和黑夜,死寂是永恒不变的主题,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徐小天每日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靠在树下发呆,不能出去,也不能修炼。

    因为一旦修炼引发真气波动,那么他和薛狞定会被几万敌军包围。

    又过了两三日,徐小天呆的厌了,开始在定军山脉中游荡,走走停停,没有任何目的,却也能时不时地发现一些齐军的哨点,而至于薛狞,本身就性情暴虐,在定军山脉中呆了这么久,没有憋疯就不错了。

    不是二人不出去,而是他们在等消息。

    就在徐小天在定军山受尽寂寞的时候,外边的世界同样兵荒马乱,大楚和四国再次开战,齐帅霍铭亲自率领着一万重骑和十万铁骑长途奔袭,打的大楚四方援兵溃不成军,连虎威大将军李赞都败了,十万援兵所剩不到一半,一路退回清河城。

    原本因为镇东王调走了十五万兵马。清河镇防御空虚,但李赞率领剩余残卒坐镇清河,也算弥补了清河的虚弱,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齐国铁骑的强大这一次完全体现出来,加上刀枪不入的无敌重骑,大楚的军队一败再败,损失惨重。

    各地零星的叛乱大都已被镇压下去,却也搅得大楚楚狼狈不堪,民心惶惶,再无往日的信心。

    泱泱大楚,何时如此?

    大楚皇城之中,还是有权贵在不断被暗杀,四国掩藏的刺客数量远超想象,短时间根本无法清除干净。

    不可想象,四国此时动用的修者力量已经让人震惊,就连金鼎门都不能轻易同时出动数百位弟子。

    那么这些人到底从何而来?

    皇城的禁军进行了大换血,尤其是疾风,烈火和骤雨三营,数位统领全部换人,皇城禁军首领南羽侯也被楚元偲软禁起来,手中兵权被尽数收回。

    半月之后,疾风,烈火,骤雨,卿山,赤练五营齐动,十五万禁军浩浩荡荡出了皇城,前往南方迎敌。

    禁军十营一朝之间,只剩下一半,守卫皇城的压力更重几分。

    大楚西方,魏燕赵三国从黑水处集结,猛攻楚国西侧门庭,镇西王兆汉被人打成重伤昏迷至今未醒,一时之间大楚人心惶惶,而三国攻势更加凌厉,十万重铁骑变成十五万,突袭之下,十万黑水军不敌,连退百里。

    异日再战,黑水军依然占据劣势,另一边,镇西王副手,大楚武*旋侯叶罗和伤了兆汉之人打的天塌地陷,虽然叶罗不及兆汉,但兆汉重伤之前也将那人打伤,半斤八两下,两人难分胜负,可惜那人浑身黑袍,看不清面庞,最后大楚这边军士状态低迷,叶罗只能带领黑水军再退百里。

    大楚的局面,又一次到了危急之刻,紫金殿中,楚明珠愁眉紧锁,看着楚元偲鬓角之上忽然多出的雪白,罕见的不再顽皮,就是她也明白如今的大楚已经危在悬崖。

    那一日,楚明珠听到聂邯告诉楚元偲,大楚和四国必会再战,若打不过,就尽全力去拖,拖过秋天,大楚就有九成以上胜算。

    可是,现如今的情况,大楚估计已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四国大军来势汹汹,全面露出獠牙,三十万铁骑所向无敌,加上一万重骑相助,恐怕连禁军都阻拦不住。

    大楚的将士更善守城,所以,霍铭就尽量减少主动攻城的次数,尽可能将战场选在开阔的平原上,占尽先机。

    这一点,霍铭竟然得到了众人的支持,看来幕后之人也是同意了的。

    大楚抓不住四国铁骑的踪影,一再失利也不奇怪。

    齐国是一个马背上的国度,每个齐国都是吃着风沙和羊肉长大,而大楚百姓的生活就要好上许多,以五谷为生。

    有一句老话说的很好,吃草的动物永远不可能打的过吃肉的动物。

    大楚的强大,建立历代武侯、四方守王和边疆将士的厉兵秣马之上,可惜这些百战的兵与将,要么被拖住,要么死在阴谋算计中,早已所剩无几。

    那幕后之人是天下间最会利用人心和大势之人,征战的过程中,还不断散步着大楚将亡的谣言。

    沧海一界成为最好的理由,那一天,晴天起霹雳,漫天结界,翻天地覆的景象还历历在目,由不得大楚百姓不信。

    人心越发惶惶不安,恐有一天,上天的怒火会再次降临。

    俗话言,兵败如山倒,如今大楚的情况,就有些山倒天塌的迹象。

    守不住,打不过,追不上,千年无敌的大楚,在四国铁蹄下,再无一丝颜面可言。

    又过了十日,十五万禁军达到北方,兵分两路,一路支援清河城,一路镇守洛北,欲要在此堵住齐国大军北上之路。

    这是两座互为犄角的铁城,中间和两边都有天险和修筑的城墙相阻,是北上必经的两座城,若要绕行,将要穿过不少山地和丘陵,这对齐国铁骑极为不利。

    攻城,成为唯一的选择。

    天下间,所有的人都在看着这至关重要的一战,若是大楚在此拖住齐国大军,遏制住齐国北上的势头,两朝的战争还有逆转的希望,否则,大楚就真的危险了。

    按道理说,这一战,大楚充分占据守城之利,怎么样也不会被轻易攻破,最不济也能耗掉齐国一大半的兵力,那时即便城破也算勉强能够接受。

    不过,对面有一个“霍铭”,这便让所有人都不敢这一场战争妄下断言。

    短短几个月,千年无敌的大楚被打的如此狼狈,真正的原因,就在于齐国有个“霍铭”,而大楚没有。

    真正的战争将要开始,两座城中的守军都紧张极了,清河和洛北分别驻扎着五万与八万禁军,配合着城中守军,共同面对这将来的一战。

    然而,这个时候,齐国铁骑却在五百里之外的一座小城中停了下来。

    被拉了很远的齐国大军随后跟上,带着一车车的粮草和攻城器械,赶至小城之中。

    随后的几日,齐国大军开始尝试攻城,选择的攻城对象同样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是洛北城,而是兵力相对更多的清河城。

    到底是按照了霍铭在大帐内指定的战略。

    齐国大军攻城的规模都不大,更多只是试探,一拨接一拨,连绵不断。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齐国军师的疲军之策,可是,即便知道是计,谁也不敢掉以轻心,只能小心应付。

    夜深之时,虎威大将军李赞站在岳阳城上,看着远方旌旗飘扬的齐国大军,心中复杂之极,他入朝为臣四十载,历经三代帝王,见证了大楚由盛到衰的全过程,如今,发觉自己是真的老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个时代,早已不再是他们的。

    齐国的这位统帅,的确强大的可怕,到了现在他已经确信这个大棋盘根本就是霍铭玩不起的,定会另有其人,大楚本也有这么一人,可惜……

    可惜他是太子。

    楚国太子楚羽才智天下无双,可就是因为他是太子,也是楚元偲唯一的儿子,却对不能上前线,若他有任何闪失,楚国必亡。

    旭日初升,天边传来一丝暖意,赶走冰冷。

    齐国大军如约而至。

    清河城,熊烈战火升起的浓烟,滚滚着弥漫了整座城池。那风中猎猎招展的‘楚’字纛旗,已然残破褴褛,似乎顷刻间就会坠落。城楼之上更是死尸伏地,血流不止,却无人向前清理,浓浓的血腥味与汗气味相互夹杂着,充斥在空气中,刺鼻难闻。

    战争,却依然持续。

    嘹亮的嘶喊惨叫,动人心弦。城下齐军兵士身影晃动,如波浪般起伏,他们口中,发出了震动天地的喊声。这种喊声,互相传染,互相激励,消褪了心中许多莫名的恐惧。空中箭矢狂飞,拖着长声的箭雨如蝗虫过境般纷纷划破晴空,只见不断地兵士中箭倒地。那齐兵刚登上城墙,即刻被数名楚兵蜂拥持刃迎上,寡难敌众。

    “格老子,滚下去!”

    “……”凄厉的嘶喊,疯狂的杀戮,炽热的烽火,使得两军兵士欲加地愤怒,战争越来激烈。

    这次清河城战役,也似乎成了齐国入楚遇到的最艰难之战。

    残阳如血,落日的余晖倾洒在了城楼之上。

    ……

    定军山中,一名探子身影晃动之间便来到徐小天和薛狞面前。

    两人快速站起身来,都快在这里带了一个多月了,终于来人了,怎能不激动?

    探子将一份带血的信函交到徐小天手里,微微一笑露出惨白的面色,和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咳咳…鸣…鸣王殿下”

    “咳咳…小的…斗胆说句…不该说的话,大楚真的就拜托给您了。”

    “砰!”

    探子说完便倒地不起,稚嫩的脸颊上带着一丝丝的忧虑,露出后心处的一只带血的箭矢。徐小天沉思,大楚已经这样了吗?都开始需要少年来上战场了吗?

    “是条汉子!”薛狞双手抱拳,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那么…”徐小天望着天边带血的殷红,这个少年给他的震撼不可言喻,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帮楚国渡过这场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