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千年泱泱大楚,在四国共伐之下艰难支撑,风雨飘摇,先是用沧海一界躲下薛战的南郡,更是渗透楚国内部,谣言四起,蛊惑民众在楚国内部揭竿而起,而后便是公然刺杀楚国大臣,一步一连环,阴谋阳谋并用,大楚只能见招拆招,但依旧独木难支,更何况西边黑水军的一退再退让大楚士气更加低落。

    如今齐军二十万围攻清河城,围而不攻,典型的围点打援,而二十万三国军队则在全力阻击大楚援军,清河城已然成为大楚南方的最后一道屏障。

    南郡边界,银甲,银袍,银枪,腰间秀楚,身后青马,大楚凌风。

    凌风站在夜风之下,静月高悬,身后铁甲十万,他挂帅印后便星夜赶往南郡,那时的他得到的任务是夺回南郡,但现在他得到的任务却是回防清河。

    夺取南郡是聂邯告知,回防清河则是楚元偲下召。

    由此可见一斑,大楚帝王也真的快撑不住了。

    但凌云却很清醒,因为他知道那个叫聂邯的老人布下了一个更大的局,而这点到现在他也是模模糊糊。

    四国联军看似凶猛,夺取南郡,剑指大楚要塞,但是这南郡似乎也成为了这四十万联军的唯一退路。

    凌风心中猛然一惊!

    好一招釜底抽薪。

    但这南郡他凌风却夺不回来,即使夺了回来他凌风依旧守不住,因为南郡只有镇南王薛战在的南郡才是真正的铜墙铁壁。

    除非沧海一界再现。

    这两点作为帝师的聂邯根本不可能想不到,但他依旧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何种方法能解决。

    “嗖”

    两道亮芒突然从天而降。

    “来者何人?”

    凌风银甲翻飞,银枪亮起,后发先至,如蛟如龙,快若惊鸿,混沌强者之威不容小觑,外加身后十万铁甲杀机,无物不破。

    “当”

    青红光芒亮起,青红之前一柄血色战刀出鞘,代替接下银枪,势均力敌。

    “鸣王?狞候?”

    凌风瞳孔一缩,人在空中腰身一转,飘然落地,天上青红消失,战刀不见。

    “不知鸣王与狞候二位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凌风刀削般的脸上不卑不亢说道,但心中暗自警惕。

    “帝师命我等前来营救镇南王”徐小天上前一步,递出信函之中的信物说道。

    “原来如此”凌风接过信物观看之后心中石头落地,悄悄松了口气,身后十万寒衣也暗中放下警惕。

    徐小天长松了口气,就在刚才那十万森森的杀机令他不寒而栗,虽然单打独斗他不惧怕,但是面对十万铮铮铁甲,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就在几天之前聂邯受到线报,得知镇南王薛战就被关押在南郡昌宁城郊外大营之中,那里有数万联军镇守,如此机会千载难逢,他当即令人派信,让徐小天,薛狞二人和南郡外驻扎的十万大军汇合。

    那么接下来的任务很简单,反攻南郡!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疯狂的举动,大楚正值风雨飘摇之际,但聂邯却选择了反攻,兵行险着,一旦功成,大楚可保。

    ……

    “攻”

    “杀啊”

    “噗”徐小天一剑穿心,将那不知名的将军刺个透心凉,周围喊杀声音此起彼伏,无数铁甲前仆后继,攻城拔寨,整片战场血流成河,*声,哀嚎声不断。

    触目惊心!

    十万楚军三日之内攻城拔寨,连克南郡八城,下一站便是昌宁脚下。

    这一招围魏救赵取得了不俗的效果,凌风这支军队的战绩传入清河城,一时之间大楚军队士气高涨,就连四国军队也在派兵回防南郡,而这天下目光也从清河城逐渐转向了那即将成为主战场的昌宁。

    凌风当日便下令,全军修养三日,三日之后强攻昌宁。

    ……

    大楚南方,三国大军急速北上,尽一切可能在西边援兵到来前穿过清河城的长河。

    长河是大楚北方最长的一道河流,不过,由于今年的雨水不多很多,河道很多处都已干涸。

    谁能守住长河也就意味着谁在清河城占据着主动,长河岸边势必会有一场血战。

    镇北王张泽带着八万禁军在后面日夜兼程的追赶,离敌方大军已然很近。

    半日后,四万铁骑拦路阻挡,挡下禁军前进的步伐。

    两军交战,从正午打到日落,四万铁骑损失近半,拦了镇北王张泽大半日,第二日一早,齐国大军即将过桥时,镇北王张泽带着大军突破阻拦,从后面追来。

    万泰红立刻下令,派一千重骑和一万将士断后,大军急速过了桥,南下而去。

    留在北河这一边的两万骑兵立刻改道,一路西去,避过禁军锋芒,准备从其他的地方过河。

    西边来的援兵最终还是晚了一步,没能在三国大军过河之前拦下其步伐。

    不过,三国联军虽然过了河,损失也不小,近两万铁骑战死,断后的一千重骑和一万将士也伤亡惨重,几乎全军覆没。

    大楚方面,镇北王张泽带领八万禁军有备而来,但是面对齐国铁骑的冲击和负责断后将士的顽强抵抗,依然伤亡严重,两万五千禁军战死,永远留在了北河这边。

    一日后,齐国大军改变路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长河岸边的樱井城,以樱井城作为据点全力阻击前方援军和后方追兵。

    几乎同一时间,西边的援兵到了,十万大军浩浩荡荡而来,朝着樱井城方向赶去。

    镇北王张泽手下的五万五千禁军同样急速行军,赶往樱井城。

    樱井城城中还有六万铁骑,七万步兵,还有近一万的重骑,不过,长河另一边的两万铁骑很快就会赶来,形势对他们依旧不利。

    最重要的是,如今守城的变成三国联军,樱井虽然不是清河城和洛北城那样的铁城,但是想要攻破,付出的代价,依然不是他们能够承受。

    镇北王张泽和部下商量了大半夜,也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那幕后之人的决断能力确实不凡,能在南郡危机之下,迅速做出改变,重新夺回主动。

    尤其是这留在外边的两万骑兵,数量不多不少,如同一根如鲠在喉的刺,让他们很是难受,随时都会成为影响胜负的关键。

    “镇东王的十五万大军还有多久才能到” 镇北王张泽凝重问道。

    “四日”帐下一位部下将军沉声回答道。

    镇北王张泽凝目,四日不算长,希望不要出什么意外,但问题是明天南郡那边的战斗就要开始了,说到底那里的战斗才是真正需要关注的吧!

    今夜天边一轮血月高悬。

    清河城外八十里,齐军十万营帐森罗密布。

    一座巨大的白色营帐坐落在阵营中心,坐镇全场,六影紧紧的跟随霍铭在外恭候。

    过了许久,大帐之内传来一个声音。

    “进”

    “多谢主人!”六影躬身施礼应道。

    霍铭紧了紧眉头,他没想到这个操控了所有的人竟是个女人,而且声音竟然如此好听,最主要的是声音年轻的有点不像话。

    “哗啦”一影掀开帐门,躬身而立。

    霍铭定了定心神,抬步买入其中,他不管她到底是谁,但军情紧急,他战败了六影,如约见到了这位神秘之人。

    霍铭心中疑惑,他不懂为何放着南郡的危机不管,反倒是对清河继续施压,这无疑是自断后路的愚蠢,而不是破釜沉舟的一往无前。按照以前他依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过问,但是明日的昌宁之战则干系重大,输了,那么以前的努力全部完蛋,甚至还要留下许多代价留下楚国境内才能退回去。

    大帐之内,金碧辉煌,但暗中却有无数眼睛监视着霍铭,只要他稍有妄动,便受到雷霆一击,一道山水屏风阻拦住着霍铭的视线,隐约可见一道窈窕身影在屏风后站立。

    “说罢!什么事?”

    “在下霍铭,有事不明”

    “何事”

    霍铭深吸一口气将自己心中不解一一倒出,齐国小家小业,丢了二十万兵马,那么齐国就丢了立足之地,这容不得他不重视。

    “咯咯…世间所言,大楚四方,镇守四王,而四王又以镇南王薛战为首,天下与薛战势均力敌之人唯你霍铭,可如今看来言不符实啊!呵呵…”那女子一声轻笑带起丝丝点点的轻蔑。

    霍铭不曾回答,对于薛战,他自愧不如,这一点他无话可说。

    薛战本就是活着的传奇,二十年前南郡还不是大楚的南郡,而是四站之地,无主之地,薛战以三百勇士揭竿而起,独占三万,杀得天翻地覆,一举成名。

    二年之间薛战统一南郡,齐国率十万大军来犯,薛战以五千轻骑,横冲直撞凿穿齐军十万大营,拔旗而走,齐军望风而逃。

    一桩桩一件件无不彰显了薛战的赫赫战功,他才是南郡真正的魂。

    “即使他们救走薛战又能如何?你认为被索魂困住的薛战能醒过来吗?没了薛战的南郡在我眼里依旧是破绽百出,只不过就是多些麻烦而已。”女子轻笑道。

    霍铭浑身一震,原来如此。

    ……

    竖日清晨,黑云压城,残阳挂空,昌宁城城墙之上,齐军军士面露凝重,百里之内安静的可怕,几只飞鸟在高空略过,被杀气惊死。

    这只是战前的片刻宁静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