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昌宁的牡丹,本该潋滟成精的季节,却陡然间在马蹄声中散落一地。刀光剑影,角鼓争鸣,流血漂橹。

    “轰”

    一声巨响,数丈高的巨大城门轰然倒塌,露出无数错愕的齐军士卒,而此时楚军已经顺着云梯冲上了城墙,前赴后继,而齐军却在城墙上疯狂的补上缺口。

    城下五个千人方阵的弓箭手疯狂的自由射击,城头上时不时地掉下人来,被踩成肉泥,血流长河,无数的残肢断臂翻飞,整个世界被血色覆盖。

    倒塌的城门外加城墙上越来越多的楚军,谁都知晓齐军大势已去。

    “噗”

    一名爬上城墙的楚营士卒被一刀砍倒,但却挣扎站起,反手挥刀而去。

    那名齐卒胸前鲜血横流。

    “为何”

    “为了家人,为了大楚荣耀,大楚!!!”那名楚卒倒下前拼命喊道。

    “大楚”

    “大楚”

    “大楚”

    一瞬间如同山洪爆发,野火燎原,一瞬间便点燃了整个楚军,无数的嘶吼声响起,三步喊杀,震撼天地。

    “大帅死了”

    “大帅死了”

    就在此时城内一个个声音传来,越来越大,伴随着那道恐怖的青红剑光,让人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在远处观战的凌风心头一震,此时不攻,更待何时?

    “擂鼓,全军出击!”

    紫竹眉头紧皱,心神震颤,一招逼退薛狞后,瞬间化作一道流光从天边遁走,毫不停留,这场战斗已经毫无意义了。

    敌人提着刀在徐小天身边呼啸而过,一滴血顺着到发间落在他的脸上,在眼中氤氲成一片惨红。

    本来属于恒山的荣耀再一次被他夺了回来,整片星空都为之高兴,迎着朝阳留下背影。恍惚间听到爷爷的声音在耳边呼唤,看见那弯垂柳后的月牙,嗅到儿时泛舟偶然惊起的荷香。我不能死。回家。回家。

    “砰”

    徐小天再也支撑不住了,摔倒在地,无数涌入城内的楚军拼死而救,而齐军大多转身逃跑或者弃械而投。

    在忐忑中于鲜血中合上了双眼,在最后的印象中留下了一抹大漠孤烟的沧桑负重。

    在梦中徐小天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小横村,那只经常对着他嗷嗷叫的大黄狗,那只天边飞舞的风筝,和那双浑浊而又慈爱的双眼。

    岁月流逝,沧海桑田,转眼间已是物是人非,今日他为了大楚而战,多少次险些命丧当场,而大楚的未来又不知路在何方,一切都是那叫做聂邯的老者在操控,徐小天甚至不知道他自己会不会被那聂邯所骗,但他只能选择一往无前,因为他已经一无所有。

    视线渐渐清晰,暂时压下浑身的伤痛。

    当徐小天再次醒来之时身上包满了白布条,浑身是伤,而青红不知被谁摆在床头。

    “有人吗?”徐小天虚弱的喊道。

    一道人影推开门,带进大片的阳光,徐小天下意识的用手挡了挡,待到适应之时他才勉强看清,来者凌风。

    “你醒了”凌风说道:“感觉如何”

    “还好,这是哪里?”徐小天暗自运功发现宗也痕临死之时爆破邪神,导致断掉的经脉已经被续上,一股股药力正不断地开始修复,一个好的开始。

    “在昌宁城城主府,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昌宁城到底被我们拿下了”凌风有些伤痛的说道。

    拿下昌宁,五万大军损失过半,如今昌宁城内紧剩两万兵马和两万左右的降卒,这场战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整个昌宁城聚集的血腥味三日不散,整片大地被浸染的血红,如同那昌宁城内火红的牡丹,触目惊心。

    “三天了啊!”

    “对了你身上的伤势我等随军军医束手无策,但在你身上却找到几粒药丸,这才将你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凌风扶着站起身来的徐小天说道。

    “回元丹!”徐小天轻轻挥手示意自己能站起来。

    “回元丹,是我在回生谷打擂之时攒下的丹药,没想到却在这里派上了用场”徐小天微微一叹。

    “原来是回元丹,难怪有如此奇效”

    而就在此时,薛狞,宣平侯等人也依次进来,大战过后却面无喜色,这场战斗他们损失的太多了,而此时的大楚每损失一点力量便损失一点,根本无力补充。

    “恢复的如何”薛狞问道。

    徐小天以地绝之姿斩杀混沌中级强者宗也痕,虽说自己也受了重伤,但却是实打实的斩杀对方,光凭这一点就已经让他们这些军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在军中从来就都是强者为尊,此时的徐小天已经彻底的融入进了他们这个团体,一个属于真正军人的团体。

    就单说他狞候薛狞也只能和宗也痕五五之数,而做不到斩杀敌方,更何况这三位仅是地绝巅峰的武侯呢?

    “还好,幸好有回元丹帮助”徐小天解释道。

    “对了这青红是谁带回来的?”

    “是你自己,青红这等神器已经认你为主,我等旁人是拿不起来的”宣平侯说道。

    “镇南王呢?找到了吗?”徐小天忽然想起来,急切的问道。

    “找到是找到了,但是…”薛狞眼光一暗,但脸上刀疤却隐隐透出杀气。

    “但是什么?”徐小天问道,镇南王薛战是他此行的任务之一,不容有失。

    “我哥他右手筋被挑断,而整个人也似乎陷入了一种特殊的状态,明明生机尚有,但就是醒不过来,随军军医尽皆束手无策”薛狞叹道。

    “是啊!这南郡说到底还是镇南王的南郡,只有镇南王在的南郡才是真正意义下的磐石,若是敌军回过神来,率军返回昌宁,我等两万余人却是根本受不住了,若书薛战苏醒过来的话,开启南郡大阵,定能守住,甚至反攻也不是没有可能。”凌风一拍桌子狠狠说道,但一想到薛战苏醒之日不知何时,却又深深的叹了口气。

    “镇南王此时身在何处,我不妨试上一试”徐小天凝神,既然那聂邯让自己不远千里赶来,想必定时有把握自己能 救治薛战,但自己又会有何种办法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城主府内,一间客房内,薛战静静的躺在床上,右手和身上的鞭痕伤口都已经结痂,虽然腕筋已经被接上,但作为一名刀客来说,这却是致命的创伤,稍有差池出刀轨迹力道都会随之改变,换句话来说薛战已经失去了作为刀客的资格。

    满脸沧桑,丝毫不见镇南王该有的风资。

    凌风带着徐小天等人鱼贯而入,徐小天第一次看到这位传说中的镇南王,整个南郡的主心骨,相貌平平,身材中等,但却不怒而威,有一种强大的信服感。

    徐小天上前一步亲自为其把脉,强忍着不畅的经脉带来的疼痛感为其输送真气,运起《缥缈心经》顺着薛战体内运转一拳之后,徐小天皱起眉头,他想不通为何明明薛战体内伤势已经逐步恢复正常,但却丝毫不见苏醒的迹象。

    而徐小天却不敢轻易往天灵盖处输送真元,那毕竟是灵魂所在,任何外力介入轻则痴呆,重则身亡。

    千里之外,清河城下,联军大营,万泰红忽然有感,但随即冷笑。

    他有自信,他的索神鸣岂是此等凡人能轻易破除的吗?至少截止到现在他还未曾听说过有人能够破除他的索神。

    掀开大帐,万泰红小心翼翼的进入,大帐内一道纤影稳坐在高台之上,身后六位剑侍付身而立,紧护左右。

    少女红唇轻启,柳眉微皱:“发生何事?”

    “回主人,有人在攻击索神”万泰红不敢睁眼看向少女,低头俯身跪拜,心神惶恐说道。

    “你知道薛战对于南郡意味着什么吗?”少女说道。

    “回主人,小的知道!”

    “知道就好,那我在重复一遍,有了薛战的南郡如同铁桶一般,如若薛战苏醒,那么南郡就将薛战重新掌握,从而切断我们的退路,那我们这数十万大军将进退两难。”

    “如若薛战苏醒,你死不足惜”少女声音猛然变高。

    万泰红浑身是汗,双脚打颤回答道:“小的明白”

    “还不退下?”

    “是,小人告退”

    万泰红躬身后退,默不动声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就在此时忽然浑身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