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徐小天紧闭的双眼忽然睁开,眸子中带起阵阵异色。

    鸣!这是何人的鸣,竟然能禁锢他人心神,太过霸道恶毒。

    难怪那些随军军医和凌风等人瞧不出个之所以然来,也只有觉醒了鸣的修者才会对鸣力有感,常人难以发觉,更何况是这种无形无色只针对魂魄的鸣。

    “镇南王被人下了鸣”徐小天转身对凌风说道。

    “确定?”薛狞一把冲了过来急切问道。

    “确定”

    “这是何人的鸣,会让人昏睡不醒。”宣平侯眸子中闪过喜色,这几日众人提心吊胆,生怕薛战一睡不醒,生怕敌军趁此时日挥军掩杀过来,一切的一切让这位武侯心力憔悴。

    “这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鸣力,这种鸣我亦不知适合名字,专门所困他人魂魄,直至昏睡衰老而死,或者有实施者亲自撤回,否则别无他法。”徐小天紧皱眉头。

    “能解吗?”凌风暗中握紧双拳问道。

    “普天之下,除了我他人无解”徐小天斩钉截铁的挥了挥手说道。

    “呼”

    众人暗自叹了口气,面露喜色,凌风也暗自松开了握紧的拳头,从来不苟言笑的他眉毛微挑。

    但是徐小天却暗中警惕,这几日连番征战,但静下心来却让他想到了众多疑点,实在让他费解。

    为什么远在三千里之外的楚皇宫聂邯就一定知晓薛战受到了这种鸣,而这种鸣普天之下也只能他能破解,为何在南郡还没有消息的时候聂邯就会知晓。

    而在第一次攻击昌平之时,宗也痕,紫竹二人忽然现身袭杀,徐小天重伤败走,他忽然有感,这场围杀却对是提前预谋的,他虽然身为大楚鸣王,但也不能左右战局,宗也痕,紫竹两位混沌高手出手攻击,这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事情,但他想不懂他这一生究竟得罪了什么人,以至于想要了他的性命。

    这两点绝对让他心生警惕,这楚营也绝对不是安全之地。

    虽然心里警惕,但他依旧没有放弃薛战,毕竟南郡战场的局势走向决定了大楚的未来,无数黎民百姓的未来,虽然他不是圣人,没有那种心怀天下的怜悯,但他依旧不想血流成河。

    当然若是南郡在薛战的带领下重新掌握在大楚手中,那四国联军必定重新释放沧海一界,那样他也就会完成第二个任务。

    徐小天感受到胸前铁券带来的丝丝凉意,让他充满了干劲。

    “抱歉,我需要一个绝对安静的地方,不希望被人打扰”徐小天微微抱拳向众人歉意的说道。

    “没关系”

    “理解”

    待到众人相继离开之后,薛狞轻轻的把门关上,亲自在外面站岗放哨,他哥哥薛战的命从来都是比他自己的命来的重要。

    很快徐小天的目光重新恢复坚定,默默的将他身上的绷带解开,回元丹药力惊人,不愧为上古神药,仅过几个时辰,身上的伤痕便已经不痛,经脉也恢复正常,这也同他被星光灌体改造绝世根基有关,若是寻常人这等伤势回元丹也是徒劳的,毕竟经脉是一个修者的根本,没了经脉如何施法。

    当初他连胜二十场,赢得二十颗丹药,前几日身受重创之时,被那薛蛮子薛狞一股脑的塞进自己嘴里大半,如今仅仅剩下五颗,想起来就微微肉痛。

    凤鸣榜榜首——无鸣,天下鸣的绝对免疫能力。

    顺着薛战的经脉,徐小天开始灌输他的鸣力,点点的银白色光晕开始浮现,薛战天灵盖上聚集的黑气如遇克星一般,遇之即散。

    无鸣之力,并非浪得虚名。

    这也是徐小天第一次施展鸣力,以前在和吴雨对战之时,吴雨施展鸣技——囚牢,囚牢不止锁人,更能锁影,锁神,威力比薛战身上受到的鸣力还强,而囚牢鸣遇到他便崩散,丝毫不起作用。

    但上次是他被动防御,这次却是主动出击。

    由于天灵盖乃是魂魄精神百汇之处,徐小天不敢擅自加大鸣力的输送,只能细水长流慢慢维持着攻击的局面。

    “呲呲”

    一股股黑气顺着薛战的天灵盖处冒了出来,景象恐怖至极,做反攻之状,准备殊死一搏,但面对银白细流,触之即散。

    “噗”

    远在千里之外的清河城下四国联军营地,万泰红刚要迈出步子走出大帐,忽然间脸色通红,直直的喷出一口心血。

    心头血,殷红殷红,一个人的气力之本,却被一口喷出,遭受重创。

    索神鸣与他息息相关,索神鸣被人强行破除,万泰红自然深受重创,神魂萎靡不振,人体之内,魂魄最是重要,若是魂魄遭受重创,那么这个人十有八九就算是废了。

    “没用的东西”大帐内那名少女冷声道,看到如此场景她哪能不知索神定时被人破了,就在刚刚万泰红还信誓旦旦的保证他的鸣天下无人可破,转过来就被打脸。

    万泰红这种奴才死不足惜,但是她对楚国制定的战略却被完全改变,她之所以放心的将南郡守军撤走,就是因为她相信即使楚军攻下昌宁救下薛战,也只是得到一个昏睡不醒的薛战,这样不仅是打击了楚军士气,更是能集结又是兵力攻下清河。

    说到底她的底气就是保证薛战不醒。

    薛战若醒,南郡将会是四国五十万联军的噩梦,自开战以来,四国就不源源不断的向战场输送兵力,有最开始的三十万到四十万,直至现在的五十万兵马,这一站若输,那么四国衰弱已成定势。

    虽然这些士卒,甚至这些地绝境界的将领的死活,都不是她所在意的,但是却直接影响了她父亲的大计。

    谋划百年,刚刚出手便遭受失败,这是少女所不允许的。

    为什么有薛战的南郡才是无敌的南郡,那是因为南郡有座上古法阵,而这薛战就是这一脉的唯一弟子,也只有他才能开启这座法阵,有了法阵加持,南郡无人能破。

    但凡事无绝对,沧海一界便是这南郡法阵的克星,可沧海一界耗费的资源更大,同时沧海一界也是不完整的有破损的,否则上次薛战底下的士卒如何能突围出去,回到陈都报信。

    少女一剑划破大帐,飞身而出,顷刻间数十道身影紧随其后。

    “传令霍铭,率齐军,赵军共计三十万分三路回防南郡”

    “传令司马林,率本部十万燕国军士去洛北城侧翼掩护,防止洛北城楚军援护”

    “另外传信西郡项央,他的伤快好了吧!让他务必全力猛攻黑水军,想必那里缺少了镇西王兆汉坐镇,那武旋候叶罗也是独木难支,要把那里变成天下汇聚之地,吸引大楚的视线。”

    少女的一道道命令急速的传下,一名名将领领命而退,有条不絮,很难想象一名少女竟然将这些跌傲不信的修者和将军管理的井井有条。

    “至于你,万泰红被怪我没给过你机会,率领你剩下的十万魏卒给我死守长河岸边的樱井城,若是清河城内有一位士兵踏过长河,我必那你项上人头祭旗”少女转过身来,柳眉之上带着浓浓的煞气。

    “是,主人”

    “呼”待到那少女走后,万泰红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差点虚脱的晕了过去,心中闪过一丝悲凉,清河城如今守军已经超过十万,数日之前樱井城全面失守,镇北王张泽重新退回清河城和大将李赞共同坐镇,强强联手。若是己方的动向被察觉,那么攻守双方定会逆转,他不知道怎样能守住如狼似虎的镇北王。

    而洛北那边也不容易,也有镇东王刘旭亲自坐镇,镇东王刘旭素来以奇兵出名,派那司马林定是阻挠不了镇东王的袭扰,樱井城将会是他万泰红的末路。

    但他不得不领命,因为那少女又留下了六位剑影紧随他身后,万泰红摸了摸弓上刃,心头悲凉,就是没有这六位剑影的跟随,他也不敢异动,因为他毒发的日子快要到期了,而这解药想必也是在这六位剑影身上,若是自己反抗,这六位剑影虽然不能奈他何,但只需要与他缠斗,等到毒发日子到期之时毁掉解药,那么他必将死无葬身地。

    或许这六人只是在他身后等着取他项上人头的吧!万泰红忽然有种明悟。

    ……

    三千里之外,大楚陈都皇宫。

    一份份急报如雪画飞来,无数的传令兵在皇宫上下持禁令传讯。

    这些日子,大楚皇宫陷入了紧急状态,南郡危机,西郡危机,黑水军一退再退,清河城被围,洛北被围,若是清河失守,大楚腹地将完全暴露在地方铁骑之下。

    楚元偲头发完全花白,他已经三天三夜未曾合眼,无数的战报在他案前叠放,楚元偲揉了揉黑黑的眼圈,抿了一口身边太监呈上来的参汤,暂时压下身体的乏力,继续审批公文。

    这些时日就连刁蛮的楚明珠也快速的成熟起来,或许逆境才是一个人真正快速成长起来的良方,楚明珠身披宫廷薄纱,轻轻的走近紫金大殿,看见楚元偲仍旧拼命的处理公文,她的眼圈一瞬间变得通红。

    就在前几日,她的哥哥楚羽遭遇此刻袭击,身受重伤,所幸保住了性命,但至今昏迷不醒,她见到那个曾经稳坐泰山的父亲的身子开始晃动。

    “我来吧!”楚明珠接过太监手里的参汤,端到楚元偲龙案前。

    “父皇”

    “明珠啊!你怎么来了”楚元偲错愕的抬起头,随即咧嘴笑道,一抹殷红从他的嘴唇脱落。

    楚明珠的眼角瞬间湿润,父皇很久没有笑过了,甚至将干裂的嘴唇扯裂。

    “没事!明珠务哭,我大楚的气运还没消失,有父皇在谁也夺不走我大楚的天下”楚元偲回应道,虽说底气不足,但他却不忍心让他的明珠知道这些伤心事。

    “报!急报”

    忽然一道道急促的传讯声音响起,伴随牛角号声,这是前方战场独有的传讯方式。

    “喜报!喜报!”

    那名传讯兵,风尘仆仆,披头散发,这几日他跑死了四匹马才赶回陈都。

    紫金大殿上的楚元偲心头一震,大楚等着一天等的太久了。

    穿越重重守卫,那名传讯兵手持战报飞速跑致紫金大殿殿外。

    “启禀陛下,凌风大帅率领五万大军与五日前在昌宁城与敌方决战,次日攻下昌宁,鸣王殿下一举击杀齐国郡王宗也痕和南郡元帅宁泽,敌方紫竹上将落荒而逃”

    那名士卒也咧嘴笑着,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忘记卸甲就贸然来到楚国圣地,面见楚皇,一时之间手足无措。

    “好!”楚元偲一拍桌子直直站起。

    “当赏!黄金百两”楚元偲也不介意那名士卒穿甲面圣之事,兴奋道。

    “还有何讯,一并报来”

    “收到飞鹰传信,前日鸣王苏醒,得知镇南王被鸣所困,隧出手将镇南王救醒,如今南郡大阵已开,敌国连忙从清河回防,按照脚程,半月之后南郡定军山必有一战,镇南王发信求援”

    “好!好一个镇南王薛战,好一个鸣王”

    “传信下去,命令镇北王,镇东王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支援定军山,朕自会十万禁军前往,务必提前达到定军山。”

    “另外告诉西郡的叶罗,让他全力死守黑水,黑水若丢,我等就再一次陷入被动”楚元偲兴奋说道,这几日他的压力太大了,终于见到希望了。

    “还有,传讯陈都,是时候给与我大楚子民一些希望了”

    一道道命令传下,无数的兵卒奔相告知,楚元偲直接坐在龙椅之上,呼呼大睡。

    楚明珠在一旁早已今热泪盈眶,大楚!真的不会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