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者无鸣 > 39,月下剑舞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4/665337.html
    昌宁城上,薛战站在城墙之上,清风拂过,带走城下浓浓的血腥味道,不用细问,他也明白这次攻击昌宁城所付出的代价。

    此次他右手筋被废,但不代表着他人已废,右手不行还有左手,他的刀永远都是用意志力来支配,只要意志不灭,他永远都是一个合格的刀客。

    薛家一门一王双侯,受尽楚帝恩宠信任,这都是用薛家人的血来堆出来的。

    薛战的儿子战死,薛狞的儿子战死,薛家老太爷身残,一桩桩一件件,每逢国难之时都是薛家扛起大梁。

    但薛战却有一个世人都不清楚的秘密,他也是鸣的觉醒者。

    断箭鸣!

    何为断箭?即使箭断,依旧勇往直前,意志之坚,方能开启南郡大阵。

    十年之前,齐国沉楚元偲病倒之时,举国攻楚,薛战接手战事,他和他的儿子薛士出征打战。薛战已成将军,儿子还只是马前卒。

    一阵号角吹响,战鼓雷鸣了,薛战*地托起一个箭囊,其中插着一只箭。薛战郑重对薛士说:“这是家袭宝箭,配带身边,力量无穷,但千万不可抽出来。”

    那是一个极其精美的箭囊,厚牛皮打制,镶着幽幽泛光的铜边儿,再看露出的箭尾。一眼便能认定用上等的孔雀羽毛制作。薛士喜上眉梢,贪婪地推想箭杆、箭头的模样,耳旁仿佛嗖嗖地箭声掠过,敌方的主帅应声折马而毙.

    果然,配带宝箭的薛士英勇非凡,所向披靡。当鸣金收兵的号角吹响时,薛士再也禁不住得胜的豪气,完全背弃了父亲的叮嘱,强烈的欲望驱赶着他呼一声就拔出宝箭,试图看个究竟。骤然间他惊呆了。

    一只断箭,箭囊里装着一只折断的箭。

    我一直刳着只断箭打仗呢!薛士吓出了一身冷汗,仿佛顷刻间失去支柱的房子,轰然意志坍塌了。

    结果不言自明,薛士惨死于乱军之中。

    拂开蒙蒙的硝烟,薛战拣起那柄断箭,沉重地啐一口道:“不相信自己的意志,永远也做不成将军。”

    薛战从来都相信意志决定一切,这一点和青云峰的梁大山很相像。

    薛士倒下,断箭鸣由此而生。

    即使箭断,吾之志永不断。

    断箭鸣没有任何攻击力,最开始它的存在只是鸡肋,但随着修为的加深,薛战却发现了断箭鸣有新的妙用,那就是集齐众人意念之力,开启南郡大阵,而维持覆盖千里的南郡大阵所需要的能量无数士卒的意志,意志不灭南郡不破。

    上次南郡八万士兵被沧海一界围困数月不见援军,最终意志消沉被攻破。

    薛战从以前的思绪中清醒过来,左手重新拎起血刀,一种久违的温热感袭来。

    “蹭”

    战刀天荒出鞘,一股血红光芒显现,这一刻镇南王薛战向世人宣告——他回来了!

    “镇南王”

    “镇南王”

    “大楚!大楚”

    数万士卒望着天边的天荒战刀嘶吼着,声音如同排山倒海一般震撼人心,这几个月的时间他们压抑的太久太久了,久到是时候反击了。

    “哪个敢与我并肩守城?”薛战站在城墙上喝道。

    “在下愿往”

    “算上我一个,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还赚了”一名大汉啐了一口喊道。

    “还有我”

    ……

    无数的人在响应,大楚低迷的士气一瞬间便重回巅峰,这就是镇南王的魅力,大楚有镇南王那么便不会亡了,这是大楚人的骄傲。

    镇南王薛战!

    凌风与身后三位武侯相视苦笑,这镇南王的名气果然名不虚传,单凭一个名号就有无数士卒为之送死,这等威望是他们这些人万万达不到的。

    宣平,长河,平津三位武侯都是上代武侯,同武安侯一个年代的武侯,大楚历代四王八侯,但这代却出了断层,后辈迟迟没有成长起来,只能让他们这些已经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人继续顶替武侯位置。

    而大楚年轻一辈仅仅那么几人能扛起大旗,包括镇南王薛战,狞候薛狞,武旋候叶罗,将军侯李赞,镇东王刘旭,其他人不说年过半百也是精力不足。

    “那么,就开始吧!”薛战伸开双臂感受到无数的意志力开始凝聚,汇成一道道庞大的河流,军心可用。

    “南郡大阵,开!”

    天荒战刀开始鸣叫,发出淡淡的血光,大地开始颤抖,无数感觉呼吸困难,千里大地发出“嗡”的一声,如同天塌地陷,地崩山摧,紧接着无数道细小裂痕开始在千里大地上出现,泛起明亮的蓝白色光芒就像雷电一样。

    南郡十八城池便是大阵阵眼,大臣不灭城池不陷,与此同时十八城城上也开始泛起淡淡的光芒将城池笼罩在内,光芒不消,刀剑难伤。

    南郡大阵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世人当中,振人心魂,巨大的动静甚至惊动到了数千里之外的陈都。

    楚皇楚元偲看着夜空下南面泛起的光芒,心中的石头渐渐的落了地,但随即想到沧海一界的威力,心中不由得一沉,但愿援军能够早日到达南郡,以解兵力不足之急。

    定军上位于南郡边界,四战之地,霍铭为了防止楚军袭扰,率军重新前往定军山脉,而此时南郡大阵已成,城池是攻击不下了,只能依靠野外遭遇战来于楚军决战。

    那少女望着天边泛起的光芒,一剑砍断面前的古树,银牙紧咬,对着身后一名探卫说道:“还是晚来了一步?你可曾探知是何人将那薛战就醒!”

    “恒山弟子,大楚鸣王,徐小天”那名探卫惶恐的低头匍匐在地。

    “徐小天?恒山弟子,难道是他?”少女眉头一挑,随即露出笑容,佳人一笑百媚生,倾国倾城,可惜这些人从来都不敢看。

    少女正是那日徐小天在火龙谷偶遇的顾昭雪。

    “哼哼,真是浪费了我的一片苦心,送你龙鳞,反过来你竟然这样对我,坏我大计”顾昭雪狠狠跺脚,气鼓鼓的想道。

    “不过我还有沧海一界,哼!我就不信还能被你坏了好事”顾昭雪美眸一转,有些调皮的想道,这女儿姿态很像想象是一个左右数十万人生死的那个幕后之人。

    “来人,不惜一切代价给我开启沧海一界,逼他们与我在城外交战”顾昭雪命令道。

    “慢着!我军主力未到,沧海一界一旦开启我军主力便也进不去了,我怕我军胜算不大”霍铭赶紧站了出来,这根本就是胡闹,即使他没有军权他也依然要阻止,行军打仗不是儿戏。

    “那我问你楚军在南郡有多少人马?”顾昭雪也未生气,反问道。

    “凌风一路拼杀,十万大军现在最多剩下五万”霍铭沉吟了一会回答。

    “我先锋军五万,五万对五万,怕他薛战不成?来人,开启沧海一界!”顾昭雪不等霍铭有何反应,便直接下了命令。

    “哎”霍铭心中暗自叹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但愿这次能再胜薛战一局。

    ……

    昌宁城中,徐小天站在城主府之中的还愿塔上,就在几日前他便是在这里一剑斩杀了宗也痕,此刻天边浮现出无尽星辰,已是深夜。

    一道道星光开始浮现,与那无尽星辰遥相呼应。

    武安侯为保护自己身死道消,但临别之际却将一生修为交给了他,虽然真气不能相互融合,但是同样是剑道修士,对于剑的理解也是互不相同,武安侯将他一生中所有的剑道领悟完完全全毫无保留的馈赠给了他,只因为他为楚而战。

    可歌可泣,无愧为大楚武侯之名。

    而本身徐小天对剑道的领悟也是不低,跟随自己的风格先后领悟“寸芒”、“冷寒”、“星痕无言,一剑破芳华”“云卷云舒,风筝已断”等等剑招。

    每一个剑招都是他在剑池之中悟出来的,对于他来说非常实用。

    就在前几日他得到武安侯的馈赠,结合武安侯的剑意悟出更强的一招“追星逐月,空中楼阁风雨行”。剑招一出地方只能被动防御,无法躲闪,这也是他的剑道意志所在。

    随着星光的不断加强,徐小天逐渐生出一种奇特的感觉,这种感觉,与搬运真气完全不同,是一种真真正正发自身躯深处的变化,感觉就好像是从灵魂的深处开始改变。

    体内的一些平时怎么修炼都无法触及到的东西在这一刻,纷纷被触动,其中所蕴含的杂质污垢等等,在这一股爆炸开去的奇特力量冲击之下,纷纷被粉碎湮灭,原本好的东西又进一步的被强化了。

    无法去形容这样的一种神奇的感觉,徐小天的意识精神变得恍惚,游离之间仿佛脱离了身体似的,神游物外,飘飘荡荡,似乎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身所出现的种种变化。就像是体内有小宇宙般的爆炸开去,变化莫测,又好像是半睡半醒之间在做梦一样,不切实际。

    感觉上,就好像是过去一个世纪那么的漫长,又好像只是一秒钟都不到那么的短暂,徐小天突然间清醒过来,就像是睡饱了一样,精神饱满充足,头脑异常的清晰,似乎连四周空气的流动,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

    念头一动,身体闪电般的做出反应,轻轻一跃而起,徐小天顿时觉得自己的身躯,前所未有的轻松,就好像重量一下子减轻了一半似的,随意一动,都能够比以往更加的迅捷更加的自如随意。

    轻轻落地,无声无息,如同一片羽毛降落般的。

    环顾四周,徐小天的双眼灼灼生辉,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微微有几分激动。虽然自己现在还未曾突破到混沌但也距离不远了,果然生死战斗才是突破的最佳捷径,而之所以还未曾突破这也和他的绝世根基有关。

    绝世根基冠绝天下,带来的好处无需多说,但是突破所需要的能量也会更多,就好比筑楼一般,一个庞大的根基建筑起来的楼房也就更加庞大稳固,这是一个道理。

    重新坐下,闭上双眼,摒除杂念,心头迅速平静下来,连呼吸,也变得悠长而缓慢,仿佛消失了一样。内视,仔细的感受自身的变化,从丹田之处作为起点,循着一条条的经脉,循着骨骼循着血液循着肌肉,徐小天总是觉得自己似乎脱胎换骨了一样。

    这是一种质的变化,一种身躯深层次的内在变化,通过外在,根本就无法看得出来。

    心头不自觉的一动,脑中自然而然的闪过一抹灵光,纯粹是出于一种福临心至的本能,体内的星辰真气瞬间运转如飞,全无晦涩之感,剑意荡开,剑气顿时破体而出。

    顿时,徐小天敏锐的感觉到,剑气形成的速度,起码提升了一倍,这是因为他的剑意前所未有的强大。

    “青云剑”

    青红破空而来,在星光下划过一道青红色,徐小天抓起青红,起身而舞,青云剑法乃是青云峰一脉的基础剑法之一,威力不强,但胜在简单易懂绵绵不绝之力。

    只是那样的月色如水,也唯有这般的月色,才能不在这样的缥缈的剑痕中自惭形秽、失了光华。

    青红剑若霓虹,周身银辉。虽是长剑如芒,气贯长虹的势态,却是丝毫无损温润如玉的气质。就像是最安谧的一湖水,清风拂过的刹那,却只是愈发的清姿卓然,风月静好。

    剑气如同被赋予了生命,环他周身自在游走。带起衣袂翩跹,顷刻间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仿若这般舞剑,他就欲乘风归去一般。足不沾尘,轻若游云。远远地看着,只觉得是哪里的云彩不小心飘落了凡尘。

    剑收,人立,星光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