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现在是黎明之前,黎明前最是黑暗,不过千万别闭眼,因为不敢直视黑暗的人,也看不到明天的第一缕光明。

    忽然,天边一道光芒慢慢出现,朝气蓬勃。

    黎明破晓,天骤变,冷风肆起,秋雨直下。往日,轻如沙雨,荡然无存。天外急雨,嘈嘈切切,如洪而泻。

    “报”

    “破山军紧急军情”

    一份战报随黎明而至,薛战冷眸一凝,看来对面抢先落子了。

    “将军”那军卒踉跄而至,身上竟然还插着一只断箭,鲜血如注,但却昂首挺胸,目光灼灼。

    “何事”凌风运起身法,银甲银袍身影如电,快速跃至城下。

    “大帅,驻守盘新城的破山军在赶往昌宁城的路上被敌军偷袭。”那兵士在见到凌风的一瞬间再也绷不住了,热泪盈眶,一个中年男子就这么站在城下嚎啕大哭。

    但无人嘲笑,数万将士尽皆肃然起敬,这是个真汉子。

    “情况如何”

    “全…全军覆没”

    “在何处遭遇?”

    “两界山,西十里”

    “好,本帅知道了,下去好好休息,养好伤我们再杀出去”凌风心中叹息,但却面色沉静,伸手拍了拍那名士卒的肩膀。

    “谢大帅!”

    男子擦干眼泪,心中战意高昂,待到男子退下之后。

    “如今,南郡有七路大军在向这里集结,又有镇南王亲自镇守,敌军这是迫使我等与之打遭遇战,而非攻城战,狭路相逢勇者胜!杀!”凌风转身,对着身后城内数万军卒怒喊。

    “杀”

    “杀”

    “杀”

    一瞬间昌宁城内战意冲霄而起,冲破冷雨,心中沸腾,震撼九霄,即使“哗哗”的雨声也掩盖不了冲天的战意,无数的士卒用手中兵器敲打身上战甲,战鼓响起,这是大楚军人们的宣言。

    而薛战心中却略微阴沉,对方先落了子,一出手便是拔掉他一颗牙,破山军乃是大楚王牌军队之一,战斗风格狠辣不失沉稳,乃是不可多得的军队,凌风带着破山军从大楚内部支援,一路打进南郡,无往不利,更是在打下盘新城后负责驻守,盘新城位于南郡边缘,如此门户便有破山军负责,由此可见破山军在凌风心中的地位,而今竟被地方抓住破绽全军覆没。

    三千破山军,至少也是一万人马将其围困才有可能被全军覆没。

    由此可见地方主力便在两界山一代。

    半日之后,徐小天,薛狞,清河侯三人冒雨轻装前往两界山探路,不是昌宁城内没有探子,而是因为对方必定随军驻有大量的修者,在修者眼中,这些探子破绽百出,如此大战,情报必须要做到位。

    三人交相呼应,呈“品”字形脚踏飞剑,快速赶往两界山,相互照应。

    三人脚程极快,又是运转真元急速前往,半日便到,黄昏时分三人找到一处山洞暂时落脚。

    外面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歇下来的意思,能见度极低,带一股股寒气刺骨而来,清河侯抖了抖身上的蓑衣,在山洞里面的火堆烤了烤对徐小天说道:“鸣王殿下”

    “前辈怎么了?”徐小天抬头疑惑道,他不明白这位清河侯为何突然叫住他。

    “承你一声前辈,老夫也就厚颜一回,能否求你件事?”

    “前辈您说”徐小天说道。

    “老夫这辈子经历的事情太多,经历的战斗也是数之不尽,但我大楚如今却危在旦夕,是死是活就在南郡之战,老夫若是不幸战死,鸣王殿下务必为老夫寻一处江南烟雨地埋下!”清河侯目光如晨,微微一叹。

    “明白”徐小天此刻如何看不出这位老武侯已经心萌死志。

    “多谢”

    在洞口值班的薛狞回头怔怔的看了看清河侯说道:“每年上元节,我必定带一坛桂花酒看你”

    “哈哈,还是薛侄儿明白老夫啊!”清河侯哈哈一笑。

    薛狞和徐小天却丝毫笑不出来,他们的心如同外面一样阴冷阴冷的,这场浩劫死的人太多了,是时候要截止了。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清河侯低声唱道。

    “回首向来潇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清河侯声音沙哑,徐小天感同身受,好一个也无风雨也无晴。

    “武安那家伙将他毕生剑意传授与你,老夫亦是用剑,薛小子你是用刀的,老夫没有办法,更何况你薛家的刀谱也不需要老夫来画蛇添足了。”

    薛狞点头,站起身来披上蓑衣走出洞外。

    “世人都知老夫的长枪快若闪电,但实际上老夫最擅长的还是剑道,这烟雨平生便是老夫的毕生所学,今日在这洞中,老夫便传授与你吧”清河侯对着徐小天说道。

    “我观鸣王殿下,根基稳固,但是所学不多,剑招尚少,而老夫这烟雨平生也算是弥补了你的空缺。”

    徐小天凝目,双手握拳躬身行礼,张了张嘴却未曾说出口,正所谓大恩不言谢,清河侯却在一旁快身闪开躲过徐小天的行礼。

    “休要折煞了老夫,老夫既不是你授业恩师,也不是你衣食父母,之时传授剑招不用放在心上”清河侯摆了摆手说道。

    “那么就开始吧”

    “第一招,悠哉而渡,一蓑烟雨任平生”清河侯话音刚落,剑芒亮起,身影欺身而上,追上剑芒,剑影身影迅速融合,一瞬间整个山洞被无数的残影覆盖,恐怖的一剑,片刻之后残影消失,清河侯从一边现身,洞中剑气翻飞,凝结不散。

    “此招主身法,战斗之时身影缥缈,任凭外面烟雨尘嚣也悠哉而过,片叶不沾身。”

    “第二招,纵荡千里,也无风雨也无晴”

    趁着刚才洞中剑意不散,清河侯长剑一出,一剑回首天下惊,无风无雨亦无剑,一道道密集的细小剑气如同狂风骤雨一般疾驰而过,甚至剑气透过洞外,斩断风雨,这才是真正的烟雨平生。

    “老夫不才,如今只悟出两招,但贪多嚼不烂,你有一个好的根基,比我这等老家伙要强的太多了,以后的世界我们这些老家话就不出来碍手碍脚的了”清河侯毕竟年迈,出了两剑之后,微微气喘。

    徐小天扶了扶清河侯,感受着空中凝而不散的剑意,心中感动,同武安侯一样,这个情他承大了。

    而又不得不承,因为这是他的短板之处,一旦他的几个剑招被人研究克制,那么他再无他法,如今清河侯正好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这个恩惠他感激不尽。

    “只要有我在的一天,我便守护大楚一天”徐小天指天发誓。

    清河侯咧嘴笑了笑,而后打开一壶桂花酒优哉游哉的在火堆旁喝了起来。

    次日清晨,三人起身处理好痕迹之后,在薛狞的带领下,在密林中穿梭。由于昨日下了大雨,此刻两界山的雾极其浓郁。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息。

    三个人在穿梭了足足有一刻多钟后才慢慢摸到了那探子所说的地方。

    一眼看过去。徐小天的神情也是微微一变。

    在透过浓雾的晨光下,他可以很清楚的判断出来这是一个军营,与普通的军营相比,这个军营的建造显然更加牢固。

    周围并不是用木栅隔开,而是用矩阵阻拦,一圈圈的矩阵垒成一个巨大的圆形。如同一个巨大的地堡一样。

    可现在,这个巨大的地堡显然已经被破开。

    而且还是从四面八方被破开,东南西北四个方位都有一个巨大的口子,一具一具的尸体遍布在口子的周围。

    即使不明白战阵军法,徐小天也能够看得出这片战场有多么的惨烈,无数的军卒死于非命,惨不忍睹。

    这是屠杀,完全辗压性的屠杀……

    “是破山军,镇国府的破山军,还有……”薛狞的声音响了起来,虽然看到了战报,但他眼睛中依旧透露着不敢置信,因为作为军人的他很清楚破山军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

    那是镇国府的王牌,同样是大楚王朝的支柱。

    每一个破山军都是从千万军队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每一个都有着以一当十的实力,与曾经薛战麾下的镇南军一样,并称为大楚王朝四大王牌军之一。

    清河侯的脸色同样不太好。

    虽然薛战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是,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在一群破山军的军士尸体中,还有着同属大楚其他军队的尸体。

    想必这里被阻的不仅仅是破山军。

    而最主要的是,在一堆破山军的尸体中,并没有现任何其它的尸体……

    没有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