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新娥,去给你哥拿双筷子。”

    关宏达一看关云岗的样子,就知道他想要赖口吃的,乡里乡亲,总不能赶他走,反正吃一顿饭也不算啥。

    他吩咐完卢新娥之后,对关云岗招呼道:“你还没吃饭吧?坐下一起吃点吧!”

    关云岗点头哈腰满面堆欢,“我还真没来得及吃,宏达叔,那我就不客气了哈!”

    他说着话就要往饭桌前走,准备坐下。

    卢新娥一脸不乐意的站起身来,准备去拿筷子搬板凳。

    “等会儿!”

    关晓军见关云岗厚着脸皮就要入座,心中实在腻歪的不行,他看向关云岗,“你凭什么吃我家的饭?你帮我家干过活吗?替我家放过羊吗?你在我家窑厂里搬过砖吗?”

    关宏达一愣,“小军,胡说什么?快跟你叔叔让个座!”

    他没想到自己这个才六岁的小孙子,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实在让他感到惊讶,但这种话也就只有这个年纪的孩子才能说出来,如果是大人说出来的话,未免太显刻薄。

    其实对于关云岗这个二流子,关宏达也是极为讨厌,但此人毕竟也是老关家中的一员,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既然进门了,总不能将他轰出去,那要是传出去的话,显得他们家太不会做人。

    现在自己的孙子关晓军说出这句话来,正符合关宏达的心意,他虽然嘴里呵斥关晓军,心中实是为关晓军这句话大为高兴。

    关云岗听了关晓军的话,脸色一僵,讪讪笑道:“你这小子,伯伯不给你家干活就不能吃你家的饭了?”

    关晓军仰着小脸道:“亲戚朋友来吃饭我们欢迎,就算是要饭的来我们家,我们也会给他们口饭吃,但是小偷小摸就不行了!”

    关云山脸一沉,“这孩子,越说越不像话了!”

    关宏达也觉得自己的孙子说话难听,“你这孩子,瞎说什么?”

    关晓军道:“爷爷,我没瞎说!你们不知道,我今天在路上见到这个瘸子跟几个人嘀嘀咕咕的,他们说他们昨天晚上偷了咱们砖窑的砖,今天正准备运出去卖钱呢!”

    他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整个院子里的人,脸色都变了。

    关家一家人同时放下了碗筷,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关云岗。

    整个院子里诡异的安静了下来,只有不远处猪圈里黑猪吃食的“哒哒”声有节奏的传来,旁边一群鸡正扑扇着翅膀往架子上飞,发出噗啦噗啦的破空声。

    关云岗惊骇欲绝,面色如土。

    关宏达、关云山父子在片刻的惊讶之后,同时怒火上涌。

    关晓军此时还是一个六岁的孩子,那是绝不可能说谎的,自古以来都是童言无忌,但童言也最为真实,关晓军既然这么说,那么此事定然不假。

    他们的砖窑厂,这段时间确实是老是少东西,一些铁锹、扫帚、草席、砖夹子等小工具什么的,老是不翼飞,不过烧好的砖头少没少关宏达父子却不怎么清楚。

    毕竟砖窑烧砖,一窑要出来就要好几万块就算是少个几百块那根本就不显眼,他们父子即便是帮忙清点,那也只是清点多少堆而不是多少块,因此对于砖头的数目只有一个大致的估摸,具体到多少块那就说不清了。

    “云岗,小军说的是真的吗?”

    关宏达从饭桌前缓缓起身,一字一句的向关云岗问道:“是真的吗?”

    关云岗身子微微发颤,强笑道:“没……没有的事!小军这孩子,净瞎说!”

    关宏达的厉害,十里八乡就没有不知道的,寻常几个村子里闹矛盾,一般都会请他出面当化解纠纷,有些乡镇警察办不了的事情,也都会请他出面。

    他连不相干的人的事情都能处理的妥妥当当,自家的事情那就更不用说了,平时待人温和大度,可一旦惹得他生气,天王老子他也敢收拾!

    前段时间关山市的一位刚调任的地区专员瞎胡搞,对地方上的计划生育政策使用了灭绝性的手段,别说不让人要二胎,就是第一胎也会强制性引产,因此逼死了好几户人家,搞的地方上民愤极大,最后大家都求到了关宏达身上。

    关宏达义不容辞,直接联系了本地的一些老干部,大家集体发力各找关系,最后电话直通京都,硬生生把那位专员给逼走了。

    关宏达的厉害,在这件事上展现的淋漓尽致,村里人对他是又敬又畏。

    现在见关宏达发怒,关云岗吓的魂不附体,强撑着身子,哆嗦道:“小军瞎说,小军瞎说……”

    他看着关宏达缓缓走来,身子一颤,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眼看着关宏达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对关宏达的长期恐惧心理,使得他内心终于逼近崩溃边缘,再也不敢嘴硬,“噗通”跪在地上,三十多岁人了,竟然张嘴大哭起来,“宏达叔,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

    见到这么一个游手好闲的无赖,竟然被关宏达吓成这个样子,关晓军此刻才知道自己爷爷竟然是如此的威风。

    “那这么说,这件事是真的了?”

    关宏达叹了口气,柔声道:“云岗,我平日里可是待你不薄啊!逢年过节的时候,我可也没少帮衬过你,这些年加起来,我给你的钱应该超过三千块了吧?菜米油盐我也没有缺过你的。孩子,叔叔可从来没有因为你穷而看不起你啊!”

    如果关宏达对关云岗暴打一顿的话,关云岗也反倒会松一口气,关宏达只要打人,打过了,这件事也就算是过去了。

    可如今关宏达竟然如此的温声细语,关云岗却是越听越害怕,他知道关宏达此时越是压抑自己,待会儿爆发的怒火就越大,想到他以往的手段,关云岗越来越怕,竟然慢慢瘫软在了地上。

    关宏达对于关云岗的表现无动于衷,对关云山道:“云山,你去喊太爷去!这是咱们关家人的事情,我不敢擅自做主,咱们让太爷来主持公道!”

    关宏达口中的太爷,是他的大爷爷关自在。

    关宏达此时已经五十多岁了,而关自在如今已经九十七岁了,是十里八乡都的老寿星,他也是关帝庙村里的老家长。

    如今家门不幸出现逆子,有关自在这位大爷在世,关家的事情自然要先给他说一声。

    关晓军对于关自在这位自家的老祖印象极为深刻,一个因为是关自在的名字听着极为奇特,令人一听便忘不了,另一个则是,这关自在真的太能活了!

    他现在是九十七岁,已经是同时代少有的老寿星了,可这年龄对关自在来说,这才哪到哪啊?

    他一直快快乐乐活过八十年代,又自自在在的活过九十年代,见到了港城回归,然后还是活蹦乱跳。

    一直活到二十一世纪,到一百二十七岁的高龄时,方才无疾而终。

    后来有人评定世界长寿老人的时候,有人专门来关帝庙村进行采访,老爷子的长寿高龄引来无数媒体的关注,热闹了好多年。

    现在听爷爷说要把老爷爷请出来,关晓军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对于自己这个老爷爷,他也非常想见一下,他在后世最为好奇的是,关自在这个名字到底谁起的?

    这要是用后世的网络用语来说,那简直是炸天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