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宏达叔,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院子里关云岗对关宏达不住磕头,“我再也不敢了!您放过我吧!我这就把那些砖头给你拉回来,损失的钱我也给您补上……”

    “补上?你拿什么补?”

    关宏达看着关云岗一脸铁青,“吃里扒外的狗东西!你说,我哪里待你不好?”

    关云岗不敢反驳,一个劲儿的磕头,“是我错了,我不是人!我不是东西!宏达叔,你大人有大量,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

    关宏达冷冷的看着关云岗,一语不发。

    整个院子里安静了下来,只有关云岗磕头讨饶哭泣的声音。

    卢新娥看不下去了,拉着关晓军与关阳两人,“阳阳、小军,咱们去后院吃饭,别耽误爷爷他们的正事儿!”

    对于关云岗这个人,卢新娥一开始就极为讨厌,感觉此人说话的时候,眼睛老是色眯眯的往女人的下三路上瞄,看着就恶心。今天见公公收拾关云岗,她连劝都懒得劝。

    在她朴素的认知里,这人竟敢偷自己家的东西,打死都不冤!

    卢新娥不想让自己的孩子看到这种情况,便想躲开眼前这一幕。

    关阳看到院子里关云岗跪地求饶的情形感到有点害怕,卢新娥一说话,她便乖乖的跟着母亲向后院走去。不过小孩子终究好奇心大,不住回头张望,在她幼小的心灵中,对于偷窃啊,家规啊什么的,都还不太清楚,但却知道村里的瘸子叔叔一定是犯了错。

    关晓军却挣脱了卢新娥的手掌,“妈,我要看看是怎么回事!”

    卢新娥道:“你这孩子,这有啥好看的?”

    不过见他执意要看,她也由着关晓军,只是拉着关阳走进后院。

    王欣凤见卢新娥拉着两个孩子向后面躲,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叫道:“新娥,咱们把菜收拾一下,前院留给他们老爷们说话!”

    当两人把饭菜都端进后院的房子里时,关云山扶着一名须发尽白的高大老人走进了院子里。

    这老人个头极高,比身高一米九的关云山也矮不了多少,须发如银根跟透肉,他上身一件无袖的对襟小汗衫,下身一条裁了半截的没有染色的土布裤子,有点像后世的七分裤,但更像是大裤衩。

    这老人手中拿着一根翡翠嘴的旱烟袋,肩膀上还挂着一条原本是白色而今已经泛黄的毛巾。

    这老头人未进院,大嗓门便嚷嚷起来,“宏达啊,到底怎么回事啊这是?谁惹你生气了?咦,云岗跪这里干啥?这还没到过年的时候啊,你磕啥头啊?”

    这位老人便是关宏达的大爷爷,关晓军的老老爷爷关自在。

    关宏达见关自在来了急忙上前扶住他,“大爷爷,你来了,这件事您看怎么办?”

    他把关自在扶到院子里的桌子旁坐下,把今天这件事原原本本的说给了关自在来听。

    “这混账东西!”

    关自在听完关宏达说的话后,不由得破口大骂,“你个小畜生,这事儿你也做的出来!”

    他说话间大步走到关云岗身前,拿着烟袋锅子就往关云岗头上敲,边敲边骂,“自己家的东西你也偷?没有宏达,你能活到现在?早他妈饿死你了!你个狗日的……”

    别看关自在现在九十多岁,但依旧是火爆脾气,姜桂之性,老而弥辣,手中的烟袋锅子敲在关云岗头上,不一会儿就敲了好几个大包,敲的关云岗抱头哭嚎,可又不敢躲闪。

    关宏达生怕打出问题来,急忙拦住关自在,“太爷,您消消火,别生气,要是为了这么个畜生把您身子气坏了,不值得!”

    关自在气喘吁吁道:“宏达啊,这件事啊,由你来处理!你是苦主,又是咱们村里的村长,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要因为他姓关就手下容情!哼,我就不信他一个人就能干出这件事来!这次凡是犯事儿的,都给我找出来!”

    关宏达道:“好,有您这句话,我就不客气了!”

    他看了关云山一眼,“帮我把大喇叭打开!”

    关宏达是村里的支书,村里的扩音大喇叭的话筒就按在他们家里,当下关云山走进屋里把设备调好之后,关宏达便走进了屋里,片刻后,村里的大喇叭上响起了关宏达有点失真的声音:“喂,喂,那个都吃饭了没有?正在吃饭的先忙着吃饭,吃完饭的爷们都来我家一趟,有点急事!没吃饭的,吃完后也得来一趟!重复一遍,今天有点急事!谁家有空,现在就过来一趟……”

    就在关宏达在大喇叭里吆喝的时候,跪在地上的关云岗,身子不住发抖,脸上神情不住变幻,最后他脸色一凝,似乎下定了决心,以手撑地缓缓的站了起来,然后扭头就往外跑。

    关晓军眼尖,见关云岗要跑,大声嚷道:“关瘸子要跑啦!爷爷,爸爸,关瘸子要跑啦!”

    院子里正坐在椅子上抽旱烟的关自在听到叫喊,抬眼看到向外跑的关云岗,不由的勃然大怒,“小畜生,还想跑!”

    他随手抓起屁股下的板凳便扔了出去。

    也不知这老头怎么这么大的劲儿,小板凳挂着风声直奔关云岗膝窝,关云岗一声惨叫,正在奔跑的身子陡然摔倒,来了一个嘴啃泥,随后趴在地上疼的直打滚。

    关宏达与关云山也从屋里跑了出来,见状大惊:“怎么回事儿?这小子怎么趴地上了?”

    关自在哼哼了几声,端着旱烟袋缓缓蹲到关云岗身边,手中烟袋锅对着关云岗的脑袋又敲了起来,“跑啊!你怎么不跑了?嗯?做错了事情竟然还想跑?你能跑到什么地方去?在我面前你还想跑,你小子有种啊!”

    关宏达父子此时才知道关云岗要跑,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我让你跑!”

    关宏达看着地上的关云岗,“你今天要是能跑出凤山乡,我就不姓关!”

    关云岗不住哼叫,并不答话。

    过了一会儿,院子里开始来人。

    看到躺在地上的关云岗,大家都吃了一惊。

    有人脸上微微变色,有人却是一脸迷惘,不知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

    看看来人差不多了,关宏达扫视众人,“我今天想要问一下大家伙儿。”

    他看向院内众人,“我关宏达平日里对大家怎么样?你们实话实说,我对你们怎么样?”

    院里众人不知道关宏达为什么这么问,不过他既然问了,众人便开始回答。

    有人说:“你还用说吗?宏达对咱们村里的人,那是没的说啊!十里八乡的人,谁不知道你仗义?”

    “就是,就是,村里谁家有解决不了的事儿,那都是你出面解决啊,现在大家有什么问题,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啊!”

    “方圆百里,有谁比你热心肠?”

    “宏达,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倒是说啊!云岗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

    ………………

    “好!”

    关宏达道:“既然你们这么说,那我问你们,如果有人在咱们村吃里扒外,伙同别人偷窃咱们窑厂的东西,我们应该怎么办?”

    院子里猛然一静,随后猛然炸开了锅。

    “谁啊这是?这还是人吗?”

    “是不是关瘸子干的?他妈的,我就觉得这狗东西有问题!”

    “宏达,你就说怎么办吧?大家都听你的!”

    “真要是关瘸子这狗日的干的,打死都不屈!”

    院子里一霎时乱成一团。

    关宏达抬手制止了大家说话,“咱们窑厂的砖到底少了多少,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干的,有几个人,我也不太清楚!现在我把大家伙叫过来,就是想给大家打个招呼,是谁干的,你们啊,主动站出来,咱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都好商量。我也不打你们,也不骂你们,你们出来认个错,这件事就算没发生过。但如果错过今天,再让我查出来的话————咱们老太爷在这里,我当着老太爷的面告诉大家,别怪我关宏达翻脸不认人!”

    他看向院内的众人,“现在人多,你们怕丢人,不敢站出来,我也理解。晚一点你们可以过来找我。今天晚上我家不关门,我在屋里备好酒菜,等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