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不想死?”

    洪新刚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大声训斥:“现在才知道害怕了?你在偷东西的时候,为什么就想不到这一点?嗯?”

    无论在任何时代,无权无势的平民百姓对国家暴力机构的成员,都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尤其是在违法犯罪被抓住把柄还处于弱势的时候,这种畏惧心理将会成倍的扩大。

    几个戴手铐的人此时看着对面的洪新刚,双目中难以掩饰的露出慌张之色,尤其是洪新刚跨在腰间的小小手枪,更使得他们鼻尖冒汗,几个人的眼睛不时的瞄向那只带着枪套的手枪,似乎这把枪随时都会被洪新刚掏出,然后对准他们的脑袋扣动扳机,对现代火器的畏惧使得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反抗动作。

    院子里这几个人都是在即将出门下地干活的时候被洪新刚带人抓起来的。

    就在关晓军跟着父亲关云山出门不久,关宏达就让洪新刚开始了行动。

    昨天被关云山放回家的关云岗还想跑路,早就被一直盯梢的民警抓个正着,扭着胳膊就逮到了关宏达面前。

    经过一番审问,其余的几个从犯也都从关云岗嘴里说了出来,于是干警们又一次行动起来,将关帝庙村剩余的几个窃贼挨个的抓进了关家大院。

    关晓军从地里回来的时候,这些人也才刚被抓回不久。

    此时被洪新刚几句话吓得嚎啕大哭的中年男子叫关鸿翔,是关帝庙村有名的胆小鬼,此人虽然长得颇为健壮,胆子却是奇小无比,见什么都害怕。

    他怕长虫,怕豆虫,怕壁虎,怕鬼,怕打架,当然,最怕的还是他老婆,因此被村里人称之为“关怕怕”,又叫他“关小胆”,乃是整个村里人空闲时间拿来取笑最多的一个人。

    可就这么一个胆小如鼠的人,竟然也参与了偷窃砖窑砖块的事情,使得关晓军啧啧称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他胆大了这么一次,可惜没用对地方。

    关宏达也很奇怪关鸿翔的行为,他看向痛哭流涕的关鸿翔,“鸿翔啊,你可一直都是一个老实人啊,怎么也做出了这样的糊涂事?我昨天给你机会认错,你为什么不来我家?”

    关鸿翔胆怯的躲躲闪闪的看了关宏达一眼,随后下巴一扬,指向了不远处蹲在地上被拷住双手的关云岗,“关云岗不让我来!他说我要是敢来,他就找人杀我全家!”

    关宏达大怒,转身看向关云岗,“云岗,你是这么说的吗?”

    关云岗低头看地,一语不发。

    “你好大的胆子!”

    关宏达再也忍不住心中之火,一脚将关云岗踹倒,破口大骂,“你还杀人全家?你有这个本事吗?嗯?今天我抓你过来,你是不是还要杀我全家?你这个畜生,心肠够狠啊!”

    他骂了几句关云岗,抬头看向其余的几个人,“你们呢?大宝、二成、东升、你们昨天为什么不来找我说一下情况?这件事既然已经被我知道了,你们难道还能跑的了?为什么不主动出来认个错?”

    对面的几个人全都一脸惭愧的低下了脑袋,每一个人吭声。

    其实昨天关宏达把消息放出之后,这几个人都极为慌乱,虽然关宏达说让他们主动站出来,但几个人却都存了侥幸心理,心想:“万一查不出来呢!”

    其实当此时节,关云岗已经暴露了出来,关宏达怎么可能不顺藤摸瓜把他们找出来?但只要是做了坏事的人,一般都会存有侥幸之心,不然他们也不会做出违法犯罪的事情来。

    因此即便关宏达许诺他们,只要他们主动认错,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是他们却还是想拖两天看看风头再说。

    对于这些人的小心思,关宏达怎么可能不知道?

    提前给他们打了招呼,已经算得上是仁至义尽,现在给脸不要脸,关宏达不会再客气,直接吩咐洪新刚进行抓人,不再给他们留什么情面。

    见这些人不说话,关宏达意兴阑珊,对洪新刚道:“带走吧,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依法办事,不过——”

    他说到这里,手指关云岗,“这些人里面,他是主谋,你们好好审审他,看他把偷得砖都卖给谁了,全都查清楚,我要知道结果!”

    洪新刚点头道:“宏达叔,你放心,这几个人我会好好照顾的,保证一分不少的把您的损失给找回来!”

    关宏达叹了口气,“损失就损失啦,还找什么?真要是找回来的话,你们也别给我送,就算是我捐给警局的伙食费了,大家伙来回奔波,怪辛苦的,你们也改善改善伙食!”

    洪新刚道:“那不行,这可是违反纪律的!”

    关宏达笑道:“好,你们破案之后,我弄几面锦旗,再让人写几个大字,敲锣打鼓的给你们送去!”

    洪新刚连连摇手:“不用费这劲儿!您的心意大家伙都领了,其实啊,这一次能破获了这么一起团伙犯罪,那才是我们最大的收获!本来咱们县城的犯罪名额还差了不少呢,这下好了,把相关涉案人员全都抓起来,估计任务也差不多能完成了!”

    他好笑的看向面前的几个人,“说起来,我还是应该感谢他们呢,要不是他们这些人犯罪,我们上哪去凑够上面分派的犯罪名额?”

    洪新刚这句话确实是有感而发,这段时间风声正紧,严厉打击犯罪的行动再一次展开,每个地方都有指派名额,如果达不到要求的话,上面便会问责。

    洪新刚这几天正发愁呢,关宏达就送了他们这么大一个礼。

    其实就他们而言,抓住偷窃贼高兴程度远远高于老关家,这些人被抓,关宏达虽说有点快意,但更多的却是心寒,完全高兴不起来。

    如今整个凤山乡就一辆吉普车,这些被抓的人根本就装不下,最后还是关云山开着五菱拖拉机将这些人送进了派出所。

    等到院子里的人都被拉走后,关宏达叹了口气,对坐在大门口抽烟的关自在道:“太爷,我是不是有点过了?”

    关自在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烟之后,抬头道:“过?什么叫过?他们吃你的,喝你的,到最后还偷你的,吃里扒外,有什么好同情的?你呀,太仁义了!既然他们犯法,那就让官府法办!不这么弄一下,以后你的窑厂,还会出事情!”

    老爷子手中旱烟袋在门槛上磕了磕,“不能对他们太好,恩大成仇啊小子!”

    关宏达点了点头,“太爷说的是,太仁义了确实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