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十章 跟爷爷商量事儿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027.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妈妈,二成哥他们几个咋啦?怎么都被新刚叔叔抓走了?”

    几个人被抓走后,关阳有点害怕,仰着小脸低声问卢新娥,“他们就是偷咱们东西的人吗?”

    “对,就是这些杀千刀的偷了咱们的东西!”

    卢新娥愤愤不平道:“咱们哪一点对他们不好?逢年过节的,村里人哪一家咱们没有送东西?他们怎么能这样?”

    关宏达道:“行了,别说了,累了一天了,赶快吃饭吧!太爷,我还有一瓶茅台酒,你要不整两盅?”

    旁边的关自在双眼一亮,急切道:“在哪?在哪?快点拿出来,还等什么?”

    他说话的时候,咽喉不住吞咽,一副馋涎欲滴的样子,令人发噱。

    等到关宏达把茅台酒在酒桌上打开后,关自在迫不及待的给自己倒了一盅,端着酒盅放在鼻尖下面微微晃动,眼睛微微眯起,一脸的陶醉之色。

    关宏达笑道:“太爷,我这还有几瓶,一会儿吃完饭,您都拿走两瓶吧!”

    此时的茅台酒八块钱一瓶,而在之前供销社还有散装茅台酒,最低五毛钱开售,有专门的量具,喝多少钱的,就给你打多少,可惜八十年代后就没有了。

    如今的茅台酒没有造假这一说,酱香醇厚,回味悠长,深得酒鬼们的喜爱。

    八块钱,在几十年后少的可怜,可在此时,却已经是个大数目了,遍观整个关帝庙村,能喝得起茅台酒的,恐怕也就只有关宏达家了。

    别的村民如果勒紧裤腰带也能买得起,但为了一瓶酒就要这么拼,那完全不值得。

    就像二十一世纪后,基本上所有人家也都能买得起茅台酒,但真正肯花钱买的平头老百姓又有几个?

    开饭的时候,卢新娥将煎炸好的蝈蝈放在了关阳姐弟面前,“小心吃,别卡着啊!”

    被油煎的母蝈蝈颜色发红,跟煮熟的螃蟹差不多一个色儿,挺着大肚子,红得发亮。

    此时关宏达已经打开了如同小电视大小的收音机,收音机声音略有点嗤嗤拉拉的,电台里正在播放着刘兰芳的《隋唐演义》,评书里刚巧说到了程咬金在尤俊达家里挑选坐骑的那一段,最后从尤俊达马棚里挑了一匹红马,起了个名,叫做大肚蝈蝈红。

    多年后,很多人都不明白大肚蝈蝈红是啥意思,如果他能吃一次油煎母蝈蝈,他就会明白了这个名字是多么形象。

    此时的评书应该算是全中国人民最为热爱的艺术形式,每到十二点,或者十二点半,就会有电视台播放几个评书艺人的评书作品。

    在七九年的时候,刘兰芳说的《岳飞传》第一次面向了全国听众,在当时那个精神食粮极为贫瘠荒芜的年代,这部评书在华夏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在当时,如果谁家有个半导体的收音机,那么每到评书播出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聚齐到他院子里一起来听,听到“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这句话时,很多人都会唉声叹气,过了良久才会心满意足的各自散去。

    七十年代的末期,正是人心浮动的时候,社会大乱初定,很多人都很迷惘,都不知道自己的前路在哪里,社会上多了很多的闲散人员,社会治安极为不稳,滋生一系列的治安事件。

    可每当刘兰芳的评书开始播放的时候,就在这个时间点里,全国几乎就没有有犯罪行为发生。

    由此可见刘兰芳评书《岳飞传》的可怕影响力。

    继《岳飞传》之后,刘兰芳又录制了好几部评书,反响都不错,关晓军长大后,曾专门收集了刘兰芳的作品,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说的《隋唐演义》却一直没有见到,似乎她从来没有说过一样。

    此时收音机打开后,一家人边听评书边吃饭,整个屋子里都安静下来,连关宏达与关自在都支棱着耳朵听评书,说话都少了。

    吃过饭,关自在拎着两瓶茅台一摇三晃的起身离开,插在腰间的翡翠嘴的烟袋锅在他腰间不住晃悠,好像随时都要掉下来。

    关宏达急忙伸手将烟袋杆抽下,“太爷,我先送您回家,您这宝贝可千万别丢喽!”

    关自在每次喝酒都会喝醉,每次醉后,烟袋杆一准儿丢失,然后第二天,整个村子都会被他闹腾的不得安生。

    关宏达害怕再出现这种事情,干脆拎着烟袋杆将关自在一路送到家。

    等关宏达回来准备午睡的时候,关晓军走到关宏达面前,“爷爷,爷爷,我想求你点事儿!”

    关宏达看到自己的小孙孙一本正经的说话,忍不住好笑,本来因为偷砖而郁闷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他伸手摸了摸关晓军的脑袋,温声道:“乖孙孙,什么事儿啊?”

    关晓军道:“我想跟姐姐在一起做生意!”

    “做生意?做什么生意?”

    关宏达大为好奇,将关晓军抱到自己大腿上,“你给爷爷说说,你想做啥生意?”

    关晓军先不说卖冰棍儿的事情,他要是这个时候说出来,关宏达肯定不同意,作为一个十里八乡有头有脸的人物,自己的小孙子竟然出去卖冰棍儿?老头肯定不同意,况且家里又不缺钱。

    对于怎么说这件事,关晓军已经想好了托词,“爷爷,我以后想自己挣自己的零花钱,不想给家里要了!老师都说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老师都说了?哪个老师?是你姑奶奶吗?她能说出这话来?”

    关宏达口中的“姑奶奶”,指的村里的关宏叶,她是老关家的本家女儿,对象是个倒插门。

    因为认得几个字,村里人便让她当上了小学一年级的老师。

    关宏叶识字不多,以她的文化水平,也就能教教一年级的拼音字母,二年级就有点力有未逮,到了三年级,她就只能让学生教她了。

    以关宏达对关宏叶的了解,感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句话,就不是关宏叶这种水平能够说出来的。

    关晓军这个汗啊,急忙道:“是姐姐的老师说的,不是宏叶姑奶奶说的!”

    “哦,是阳阳的老师说的啊?”

    关宏达点头道:“这还差不多!”

    他饶有兴致的看向关晓军,“老师让你们自己动手?你们这么小能干啥啊?”

    关晓军道:“我跟姐姐商量了,我们准备卖冰棍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