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卖了多少钱了?”

    关云山边吃着关晓军递过来的奶油冰糕,边好奇的看向自己的女儿,“阳阳,你数学好,你给爸爸说说,现在卖了多少钱啦?”

    关阳闻言从冰棍箱里拿出一个小布兜,将一大堆毛票倒了出来,“爸爸,我还没查呢!咱们现在就查一下吧!”

    关晓军道:“不用查了,我都记着呢!咱们一共卖了七块三毛钱,抛去两块钱的本钱,一共赚了五块三!”

    关阳吃惊道:“这么多钱,你都记住了?”

    关晓军道:“记住最后一个数字就行呗!”

    关阳恍然大悟,“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我一直都没有查钱,赚了多少都不清楚!”

    关云山见自己的儿子这么聪明,大为高兴,“小军真聪明!阳阳,这一点你以后要向你弟弟学习!”

    他看向关晓军,“小军,你赚了这么多钱,你想怎么花啊?”

    关晓军将自己的脚丫子抬起来,露出脚上缝了又缝的橘黄色的小凉鞋来,“我想先买双凉鞋!”

    在关晓军童年的记忆中,自己小时候一到夏天,穿的鞋子基本上都是姐姐关阳穿过的小凉鞋,卢新娥给关阳买的凉鞋都是不带花的中性鞋子,男孩女孩都能穿,因此关阳穿旧了的鞋子,关晓军直接捡起来就能穿,这样一来,就省了买鞋子的钱。

    小孩子的体型变化非常快无论是衣服还是鞋子,穿不一年就都不能穿了,因此关阳还没有穿坏的鞋子都留给关晓军穿了。

    也就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关云山夫妇才会为关晓军置办一身新衣服来,到那时,从衣服到鞋子,可就比同村的孩子们洋气多了。

    不过现在关晓军实在是不想穿这双缝了好几次的鞋子,鞋底上的粗线硌的脚掌疼,因此他想换双新鞋子

    旁边的卢新娥道:“买啥买?你的脚丫子一天一个样,今年买的明天就不能穿了,现在这双鞋挺合脚的,干嘛要换?”

    关晓军唉声叹气的耷拉下了脑袋,“妈,这是我们自己赚钱,你就别管了!”

    “不行!不能乱花钱!”

    卢新娥教训起关晓军来,“什么叫你挣的钱?没有你爸一早去县城批发雪糕冰棍儿,你们卖什么?还有你们的本钱,还不是你爸的钱?臭小子,这么小就想存私房钱了!”

    旁边的关云山脸上微微发红,感觉卢新娥这是在说自己,因为他平常也喜欢存点私房钱,买点烟酒啦,跟人打打牌啦,用的都是他留下来的私房钱。

    关宏达见卢新娥说关晓军,急忙道:“新娥啊,你这就不对了,咱们挣钱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让孩子吃好穿好?老是让小军穿阳阳的旧鞋子也不是个事儿,要我说啊,在穿衣穿鞋上,咱就别委屈孩子啦!”

    卢新娥见公公说话了,也就停止了对关晓军的训斥,对关宏达道:“爹,你别老宠着他!这孩子啊,就不能宠!宠上天了,也就拉不回来了!”

    她虽然嘴里这么说,但还是对关晓军道:“这样吧,过两天赶集的时候,我给你买双新鞋子,给阳阳也买一双,你们可得好好爱惜着穿,别穿不几天就穿坏了!”

    关阳很高兴,“谢谢妈妈!”

    关晓军却问道:“不会花我们的钱吧?”

    卢新娥敲了关晓军的脑袋一下,“臭小子,你可真财迷!放心,不花你们的钱!”

    一家人歇息了一会儿,又进入麦场,开始了辛苦的劳作。

    麦忙时节,那是与老天爷抢时间,根本就不给人足够的歇息时间,庄稼人一年四季中,只有冬季才会真正的闲下来,其余时间那都是忙碌的季节。

    家里人忙碌,关阳姐弟俩也不闲着,继续推着自行车卖冰棍。

    关帝庙村人口众多,田地也多,关晓军与关阳两人顺着乡间的小路来回穿行,等将所有的小路都走了一遍的时候,时间也就差不多到了五点来钟了。

    两人都累的不行了,不过冰棍儿也卖的差不多了,仅剩的十几根冰棍儿也都已经开始融化,厚实的朔料袋子里已经多了一滩粘稠的冰水儿。

    这个年代,自制的保温箱能撑半天时间,其实已经算的上是不错了。

    关阳有点着急,“哎呀,都化了!”

    关晓军拿出一根半化的奶油雪糕递给关阳,自己也拿了一根,“化就化呗,这些能卖就便宜卖,卖不出去自己吃。”

    关阳道:“这么多怎么吃的完啊?吃多了要拉肚子的!”

    关晓军道:“那就扔掉!反正咱们已经赚回本钱了!”

    关阳还是舍不得,犹豫道:“咱们再转一圈看看吧,尽量都卖出去,舍了快可惜的!”

    关晓军有气无力的坐在路边一棵白杨树下,一个劲儿的捶腿,“我可是走不动了!累死我了!”

    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体力,如今的他也就是一个六岁的孩子,他的体力不足以支撑他走这么长时间的路程,再加上一路吆喝,开始还不觉的怎样,等到了半下午的时候,整个人都感到难以支撑了,关阳也累的不行,两人一路上走走停停,好不容捱到现在,关晓军整个人都要累瘫了!

    关阳见弟弟累成这样,再加上她也累的够呛,说道:“要不咱们回家吧!”

    关晓军从地上一轱辘爬起来,“走,回家!”

    等达到了家里的时候,关晓军鞋子都没脱,就一头扎进了床上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鞋子已经被脱掉,母亲卢新娥正拿着蒲扇给自己轻轻的驱赶蚊虫。

    见关晓军醒来,卢新娥的心疼的直掉眼泪,“你这孩子,好好的干这干啥?瞧把你累成啥样了?”

    她替关晓军穿上鞋子,把他抱下床,“来,快吃饭吧,妈妈给你煎了你最爱吃的荷包蛋,吃饱了再好好的睡觉,冰棍咱们不卖了!”

    等关晓军从卧室走出院子里的时候,外面已经月到中天,看时间差不多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姐姐关阳看样子也刚刚从屋里走出来,正龇牙咧嘴的拿着筷子夹面条上的荷包蛋,只是浑身乏力,连煎好的荷包蛋都夹不住。

    看见关晓军走了出来,关阳狠狠的白了关晓军一眼,“都怪你!我现在筷子都拿不动了!”

    关晓军讪讪笑道:“哎呀,我哪知道这么累啊!”

    吃过一碗荷包蛋手擀面之后,关晓军再度沉沉睡去,睡觉时,心中颇为沮丧,他知道,自己这第一次的小创业已经到了尾声,见他累成这个样子,家里人是不会同意他再继续干下去的。

    卖冰棍的行动,宣告失败。

    重生人士也未必干什么都行,尤其是在这么小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