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在关晓军前世,关自在的长寿秘诀一直为很多人所好奇,因为这老爷子烟酒不离口,脾气也暴躁,与传统意义上长寿老人的生活方式迥然不同。

    别的长寿老人要么是清心寡欲,要么是有着良好的生活起居习惯,要么是生活的地方水土养人,基本上都有其长寿的道理,也与养生学中的观点向呼应。

    唯独关自在的长寿之道无迹可寻,他相比那些长寿老人而言,几乎就是五毒俱全,吃喝赌抽,无一不通无一不精,脾气也是坏的出奇,八九十岁了,还瞪眼就打人,稍有不对,就拿出烟袋杆抽打不肖子孙,从不知恬淡安宁为何物。

    可就这么一个老人,竟然活了将近一百三十岁,一生无病无灾,简直让人羡慕的双眼发红。

    尤为关键的是,他还是一名男性长寿老人。

    古今中外,长寿老人中,十之七八都为女性,而关自在以男性之身独领长寿风骚,即便在古今中外的长寿人群中,也是极为少见之人,因此更具有研究价值。

    关晓军之前还从未将“功夫”两个字与关自在的长寿联系到一起,因为会功夫的人一般都不会很长寿,一个人的长寿与否与他会不会功夫,真的没有多大关系,清末民国的时候,有几位所谓的武学大师能活到一百多岁?

    关晓军从本心来说,是很看不起中国武术界的一群人的。

    这些人整天鼓吹中国传统武术的奥妙,什么强身健体啦,什么技击养生啦,什么高手在民间啦,一个个吹的天花乱坠,可是在正规赛场上,一个习练中国功夫的人都没有。

    而且练拳击的老外们,寿命也不见的比练习中国功夫的人要短。

    事实上,会功夫的中国人中,短命的人多得是,反倒是很多习练国外拳击格斗的人,活的都不短。

    只是因为国家帮着吹,武协帮着吹,一些具有武侠情节喜欢幻想的人也跟着吹,吹来吹去,中国功夫就被神话了,练功夫的人也就成了无所不能的超人。

    其实揭破谎言很简单,是驴子是马牵出来溜溜,上舞台上打一场就行了呗,为什么国际格斗舞台上从来就没有见过中国的“功夫高手”?

    吹得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去为国争光?他们在怕什么?

    这些功夫骗子,之所以这么吹嘘,其实还是利益驱使,毕竟吹的越厉害,赚的钱也就越多,说的越玄乎,就越能唬人。

    功夫无外乎打斗与强身两个功效,当然,还有一个是纯粹表演性质的舞台功夫架子。

    中国功夫流传千年,自有其道理,但也不要吹的太神,非要跟什么五行八卦阴阳二气扯到一起,说的玄之又玄极为邪乎,其实说白了不就是一项体育运动么?有必要这么吹么?就因为这么吹,搞的全民陷入狂热的幻想之中,导致中国成了一个武侠大国,而不是搏斗强国。

    关晓军也学过功夫,学的是太极拳,花了不少钱拜了师父,最后拳法没有练成,膝盖却给练伤了,在一起学拳的几个同事,膝盖也都不同程度的受伤,有的走路都困难。而他的“太极大师”也偷偷去换了膝盖骨。

    所以关晓军对中国功夫是极为排斥的,真要健身的话,难道跑步就不能进健身?游泳就不能健身?为什么非要学功夫?

    体育运动嘛,能健身应该是不假,但过于夸大,那就惹人厌了。

    现在重生一世,连关自在竟然也跟他说起了功夫,关晓军一开始自然不想学,可是等到关自在说他的长寿也跟这套功夫有关的时候,关晓军顿时不淡定了。

    别人他不知道,但是关自在的长寿却是做不得假,既然关自在说他的功夫能强身健体益寿延年,那自然有他的道理,反正学一学也没有什么坏处,万一真的能长寿呢?

    人只有活到了一定年纪,才会明白,什么金钱美女,什么宝马香车,什么争权夺利,这一切的一切,所有的人世间的大诱惑,在生命面前,都会变得无足轻重,黯然失色。

    自古帝王将相,平民百姓,莫不有死!

    死亡是人类最大的恐惧。

    若是关自在真有长寿之道,那关晓军自然是要学习的。

    “你个臭小子,听到能强身健体,你反倒想要学了,这么小的年纪,喜欢养生,却不喜欢打架?真有意思!”

    关自在惊奇的看了关晓军一眼,大感有趣,哈哈笑道:“我当年学功夫可不是为了长寿,我是真的想要打人,想要杀鬼子,这才跟人学习的。”

    关晓军心说:“您不说我也知道,就您这暴脾气,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惹是生非的主儿!”

    关自在是个急性子,说干就干,既然说要传授关晓军功夫,那自然是越快越好,对关晓军道:“传授我功夫的人是我当年的一位好友,他是湘南人,他说这套功夫叫做龟鹤功,是内家导引的一种。不过他不识字,教我的很多招式都没有名字,或者有名字,那也是当地的方言词汇,我听得稀里糊涂,他教的也是稀里糊涂,反正不管怎么说,我学了一段时间,这套功夫的架子还有气功观想,我总算是学会了,然后一直就练到现在,效果倒是不错,不管打人还是强身,都很不错!”

    关晓军将信将疑,“传功法还有稀里糊涂教,稀里糊涂学的?太爷,您这不是骗我吧?”

    关自在瞪眼道:“怎么叫骗?我不就是学会了吗?就算是误打误撞学会的,那也叫学会,这么多年这不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关晓军一想也是,乖乖道:“太爷,你教我呗!”

    关自在道:“那好,咱们先练基本功,我先教你做几个简单的动作……”

    他开始将龟鹤功的一些基本动作师范给关晓军做,在关晓军看来,这些动作倒是跟他前世在网上见到的易筋经与五禽戏有点像,不过略微复杂一点,招式也多了不少,相比五禽戏与易筋经,这套动作似乎多了点反击擒拿的架子。

    将几个动作做完,关自在道:“来,咱们先从第一个动作学起,其实这些动作都很有用处,练好后,打人防身都用的到。”

    关晓军好奇道:“我看电影上说,练功夫都要站马步,还有什么桩功啥的,这个没有吗?”

    关自在道:“有个屁桩功!你见过老虎豹子会站桩吗?它们不会桩功难道就不会捕食?”

    关晓军老觉得关自在说的有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当下不再多想,“太爷,那我现在就开始学啊?”

    关自在道:“那还等什么?想学就赶快学,别浪费时间!从现在就开始,练好了身子,以后才有精力干事情!”

    等卢新娥过来喊关晓军回家吃饭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老一少在院子里做着千奇百怪的姿势,看着跟俩怪物成了精似的。

    卢新娥张大嘴巴,“太爷,小军,你俩这是干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