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妈,我跟太爷学打拳呢!”

    在关晓军所在的地区,方言土话中,说练武功不叫练武功,叫打拳。

    夸人功夫练的好,一般都会说“拳打的不孬”,这是地方上的方言土语,一直到几十年后依旧这么说。

    “学打拳?”

    卢新娥好奇的看了关自在一眼,“太爷,你们这也是练拳?我咋看着跟小动物似的?”

    关自在停止了对关晓军的教学,瞪了卢新娥一眼,“什么小动物?这叫兽形!算了,跟你们这些娘们也说不清!你是来喊小军吃饭的吧?”

    他对着关晓军挥了挥手,“行了,咱爷俩先练到这里,先跟你娘回去吃饭!”

    关晓军道:“那我吃完饭再来跟您学。”

    关自在摇头道:“你年龄太小,不能这么累,一天练习俩小时就行,多了反而不太好。你以后早上来我这里来,我教你打拳养花,晚上来练习功夫架子,这样形成习惯以后,也不耽误你上学。”

    关晓军点头道:“那太爷,我先回去吃饭啦,下次为给你带来几瓶好酒!”

    关自在眼睛一亮,哈哈笑道:“这倒可以!”

    回到家里,卢新娥把关晓军跟关自在学功夫的说事情跟关宏达父子这么一说,关宏达顿时大喜,他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孙子,一直担心这孩子磕着碰着被人欺负,如果能跟太爷学点防身的本领,那是再好不过。

    关云山也很高兴。

    在如今的八十年代,他开车出去跑运输,车座子低下都会放着板刀、铁棍什么的防身,甚至他还在车厢里藏了一支气枪。

    因为一路上的车匪路霸数不胜数,抢劫杀人也时有发生,胆子小的人根本就跑不了运输,关云山虽然个子大,胆子也大,也敢跟车匪拼命,但毕竟不会功夫,遇到抢劫的时候,心里其实也没底。

    他最后悔的就是没有跟人学过格斗,不然的话,无论是逃命还是自保,都要多了几分把握。

    多年后,有很多人把八十年代的老百姓能夸成一朵花来,好像七八年代的人民都是勤劳朴实,都是和蔼可亲,都处在一般道德水平以上一样。

    关晓军可以负责任的说,这些人说的都是放屁!

    七十年的就不用说了,那时候的人正忙着互相检举,互相揭发,互相捅刀子,人性的丑恶在这个年代里得到了最大的发挥,血淋淋的残忍让人知道什么叫丑陋。

    八十年代,国家刚刚开始平定,但毕竟以前的创伤与痕迹一时间难以抹除抚平,社会依旧有点动荡,乱象频发,抢劫杀人的事情时有发生,而且破案率却是低到了极点,人心浮动。

    国家为什么在八十年代要举行压力打击犯罪的专治行动?还不是整个社会乱象给闹的?

    所以说,有人竟然还怀念八十年代,还对这个年代的人贴金描红进行神话,这简直就是脑子里进屎了。

    就好像有些蠢货对“民国范儿”情有独钟,大肆吹捧一样,对生活在水很火热中的老百姓却装作看不见。

    对于这种人,如果把他们扔到他们向往的时代里去,用不三天,就得被人弄死。

    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话一点不假。

    当物质生活得不到保障的时候,为了生存,人民的行为方式便开始向野兽转化,然后便会变得残忍起来,发生重大刑事案件的地方,几乎都是在贫困地区,这就是明证。

    就像关云山从魔都开着五菱拖拉机一路开到家里的时候,路上都不敢在乡下停宿,每次都是天明走,天不黑就找间招待所入住,如非必要,绝不会夜间上路。

    就算是从宁水市到家里一百多里地路程,他拉沙子也要跟几个人合伙出去,单独外出拉货的情形少之又少。

    一个人开车拉货跑运输,往往开着开着就人间蒸发了,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等到了两千年之后,这种情况已经是小概率事件了,可在当时信息都不通畅的情况下还能屡次听到这种情况,就足以知道乱到了什么地步。

    社会越发展,物质生活越丰富,人民的道德水平就会越高,这是一个不容辩驳的事实,后世有人老是拿七八十年的人跟两千后的人做道德上的比较,那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诚然,八十年代大多数老百姓都是非常好的,但坏蛋占据的比例也不少,就整个社会发展来看,两千年后比七八十年代进步简直是太多了。

    只有经过那个年代的人,才会知道富饶稳定的生活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就像是经过饥饿的人,才会意识到食物的宝贵。

    基于这种时代的因素,关宏达父子都大力支持关晓军跟关自在习武。

    “我一直都知道太爷会打拳,但他却谁都不教,没想到现在竟然开始教起小军了,咱们太爷对小军很看重啊!”

    关宏达大为兴奋,“等吃完饭,我就去买几瓶茅台,送给太爷当谢礼,以后啊,小军,你得跟太爷爷好好学!”

    卢新娥道:“爸,以后孩子还要上学呢!”

    小孩子学好了功夫一般都管不住自己,容易欺负人,一旦惹出事情来,把人家孩子打伤了,那可就麻烦了,因此卢新娥不怎么希望关晓军学武。

    关宏达道:“打拳又不耽误上学,可以利用课余时间学打拳嘛,平常时候还得以上学为主,再说了,现在小军不是还没有上学吗,等孩子上学以后,咱们再说。”

    如今的关帝庙村,根本就没有幼儿园,孩子上学都是直接去上一年级。

    关晓军如今刚刚六岁,还不到上学的年龄,平常时候都是跟村里同龄孩子上蹿下跳的蹦跶,正是无忧无虑的年龄,对上学根本就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后世的孩子在上幼儿园的时候,还分大小班,可在此时关帝庙村,孩子到了年龄,直接就是扔进小学,幼儿园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于关晓军这批同龄同村人的脑海里。

    有了关宏达与关云山的大力支持,关晓军跟关自在学武学种花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只是这件事虽然算是一件好事,但已经有点偏离关晓军初始时的设想,有点打乱了他一开始定下的发展步骤,他一开始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有学习功夫学习种花的这一天。

    可见,即便是重生人士,在如今年龄、环境、时代等多种因素的制衡下,想要顺心顺意的做点事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Ps:诸位,看书的诸位读者,给点票票吧,你们的推荐票是化肥,是肥料,我的这本书是种子,能不能茁壮成长,能不能开花抽穗,就看大家支不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