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君子兰:石蒜科君子兰属,原产非洲。

    这是后世百科中对于君子兰这种植物的描述。

    这种植物一开始只是非洲一种野生植株,后来被传到了欧美地区,当成了观赏植物来培育,后来又传到了RB,深受RB一些花卉爱好者的喜爱。

    到了三十年代的时候,伪满洲帝国在东北建立,溥仪登基为帝,成傀儡皇帝,当时就有RB人送来几盆君子兰作为贺礼。

    这是君子兰首次进入中国的官方记录。

    后来伪满洲政权倒塌,临时皇宫中的东西也但都被洗劫一空,流散各地,其中这君子兰也流落到了民间。

    到了七十年代末期的时候,君子兰开始跻身花卉市场,因其数量稀少而且还有“皇家血统”,因此有市无价,价格被炒的极高。

    因为伪满洲政权是建立在东北,因此君子兰的培养地区也大都在关外地区,价格炒起来的地方,也是集中在关外的一座省会城市。

    八十年代初期,君子兰的价格持续走高,一盆君子兰的价格甚至是当时民众月收入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

    这种价格的急剧变化引起了当地有关部门的注意,为了抑制这种花卉的价格,当地政府特意制定了“限价令”,规定每盆君子兰的价格不能高于两百块。

    而到了八四年的时候,当地政府的态度忽然来了个一把八十度的大转弯,不再对君子兰进行限价,反而将君子兰定为市花,他们甚至想要将君子兰作为一个支柱性的产业,就像荷兰郁金香一样,成为一个地方的标志性植物,而且还能出口创汇,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

    在这种政府发力,商家引导的情况下,君子兰的价格节节攀升,在鼎盛时期,一盆君子兰可以被卖到十五六万人民币,次一点的,也有卖出三四万,五六万的,如此高价,引的全国嗅觉灵敏的人齐聚关外,对着这种稀有花卉进行加价炒作,君子兰的热度一高再高,惊动了很多人。

    当时甚至出现了以君子兰命名的报纸,以君子兰作为图案的挂历,就连歌星、画家、相声演员、书法家等各界人士,也都为君子兰进行讴歌赞美,当地政府甚至明令规定,每家都要至少养一盆君子兰。

    事情到了极其疯狂的地步。

    一盆小小的植物,有人为之发财,有人为之送命,有人为之疯癫,“绿色金条”成了君子兰的代称。

    这种不正常的情况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终于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对于这种现象,有人专门写了社评,来给这种现象泼冷水,后经过人民日报转发之后,当地政府悚然而惊,开始紧急商讨对策,连夜更改了对君子兰交易的税收比例,以往的小比例收税,改成了成交额度的百分之六十。

    随后开始审问抓人,有些闹腾最欢的人,直接就进了监狱。

    这个政策颁发以后,正君子兰市场顿时萧条了起来,价格一日数降,往日人来人往的花市,转瞬间门可罗雀,很多人甚至连花都不要了,直接走人。

    那短时间,充斥在关外那座大城市里占地最多的垃圾,就是一盆盆的君子兰。

    在这场击鼓传花的商业泡沫中,第一批传花的人都发了一笔横财,而最后接花的人,都成了冤大头,为之负债破家者不下万人。

    资本市场的恶意炒作行为,在我人民政府的铁拳之下,瞬间灰飞烟灭。

    有些人在多年之后,谈起这场闹剧时,依旧心有余悸。

    在时间长河的冲刷之下,很多人都已经忘记或者根本就不知道,在关外的一座城市里,曾发生过这种事情,但关晓军在多年后,对这件事依旧记忆犹新,因为他的父亲关云山就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

    在前世,八五年的年初,有几个外地人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知道了在凤山乡的关帝庙村有一个喜欢养花种花的老人,因此千里迢迢来拜访关自在,在看到关自在满院子里的鲜花时,这些人大为动心,想要多买些拉走。

    这些人出手极为大方,给出的价格很难让人拒绝,但凡品相好的花卉,他们能给到二十块一盆,再好一点的,甚至能给到五十块,关自在最为得意的几盆牡丹花,他们甚至给到了三百块一盆,可惜关自在不卖。

    这些人买不到牡丹花,便退而求其次,开始买起了别的花儿,什么玫瑰啊,郁金香啊,君子兰啊,但凡品相好的,都被他们买了去。

    对于这些买花的人,关自在求之不得。

    他养了这么多年的花,将整个占地三四亩的院子都给放满了,几乎都没有了落脚的地方,可是想卖没人买,送人也没人要,扔了又舍不得,正发愁呢,买家来了,关自在岂有不卖之理?

    虽然他明知道这些人花这么高的价钱买自己的花,里面肯定有着极大的利润空间,但关自在都已经是九十多岁的老人了,已经没有兴趣想知道事情背后的原因,这些人能千里迢迢求花,关自在白给的心思都有。

    这件事闹得极大,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过来瞧热闹,关宏达父子也在看热闹的人之中。

    在询问这些人买花干什么时,这些人只是说最近鲜花价格大涨,他们想拉到大城市转手卖出去,赚点差价,再问,就不多说了。

    这些话可以骗一下没有出过门的普通老百姓,却骗不了关宏达父子。

    关宏达从他们搬运花卉的微小动作中看出了一点不寻常的东西:这些人在搬运别的花卉时,都是随便在车厢里摆放,可是在搬运君子兰时,却是小心翼翼轻拿轻放,如同搬运易碎的瓷器,这种小心翼翼的神情,瞬间让关宏达知道了这些人的真正目的。

    他们明着是来买关自在所有品种的花,其实只是一种掩饰的手段,这些人真正想要的乃是关自在院子里的上百盆君子兰。

    只是就算知道了这些人的真正意图,关宏达父子也不明白为什么君子兰会这么值钱,乡下信息闭塞,连一份报纸都没有,两人在当时,都不知道在祖国关外的一座城市里,正在上演着有关绿色金条的传说。

    直到几个月之后,关云山才偶然从报纸上知道了关外君子兰疯狂的消息,当时的关云山大为惊讶,惊讶之后便是激动,他觉得这是一次巨大的商机,于是紧急从窑厂里抽出三万块钱,不顾父母家人的劝阻,直接乘上了开往关外的火车。

    他到达那座城市的时候,正是五月份,也是君子兰最为疯狂的时候,初始时因为有点本钱,倒买倒卖了几次,倒也赚了点钱,但正当他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陡然一盆冷水浇头,政府的新政策出来了!

    关云山三万块钱,在一夜之间打了水漂,极其狼狈的回到了家里,睡了好几天方才敢出门见人。

    但这件事并没有使他一蹶不振。

    关云山一直都有着一颗敢闯敢干的心,在祖国市场发展最为重要的几个浪潮里,都有他的身影出没。

    可是因为乡下消息闭塞的原因,或者还有别的因素,每当关云山下定决心插上一脚的时候,往往是到了市场行情最不可收拾的地步。

    炒股票,他去魔都的时候,正是崩盘的时候,开工厂,他的造纸厂刚开起来,国家治理污染的政策正好颁发,开建筑公司,正赶上一场伤亡事故,整个公司赔的底儿掉。

    市场经济的浪潮里,不乏高歌勇进的弄潮儿,成功者有很多,但也有很多被市场浪潮淹没的悲壮人士,而关云山就是其中之一。

    几十年后,关云山不再折腾,他开始信命了,因为他每一次做事情,都赶到了茬口上,一生中从未有过顺畅的时候,这固然与他的脾气有关系,但更是取决于运气。

    他这一生,就没有遇到好运气的时候。

    但现在,关晓军重生了,他想为父亲扭转一下运气,顺便也做一下市场的弄潮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