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二十三章 关云山的脾气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040.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爸,你干嘛去?”

    见关云山要去粮所内看热闹,关晓军想要阻止,但一时间却想不到好的理由,急的脸色通红,一头都是汗。

    他倒是不是担心以往的事情重演,得罪一位以后的副乡长,当初那位哥们能被他整趴下,没道理这一世会输给此人。

    关晓军不想父亲关云山插手其中,主要是实在不想见到父亲冲动时的样子。

    关云山性格暴躁,脾气极大,有一种武侠小说中所描绘的侠义精神,所谓路见不平一声吼,真的是该出手时就出手。

    在前世,就因为两位质检员打人,关云山一怒之下,把两位质检员也给打了。

    虽然把被打的老农救下来了,却平白无故的得罪了两位质检员,由此与他当所长的老同学弄的很不愉快。

    关晓军以后的脾气虽然也有点像关云山这么暴躁,但毕竟还能有所克制,不像关云山这么冲动,凡事知道适可而止。

    在关晓军看来,这件事完全不必闹得这么大,即便关云山想要为挨打的老农出头,其实只要伸手拉一下,或者训斥一下两个质检员,这件事就会不了了之,完全用到不了轮拳头的地步。

    正准备去看热闹的关云山见关晓军小脸通红,一副极为着急的模样,笑道:“你这孩子怎么了?怎么这个表情?”

    他说话间伸手把关晓军从车上抱下,对旁边的几个人道:“我去前面看看怎么回事,你们先帮我看着点车子啊。”

    旁边这几个人也都是垫着脚伸着脖子向前观望,就如鲁迅在《坟》里面写的那样,“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好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

    听到关云山说话后,几个人才如梦方醒,都道:“没事儿,我们看着,保证少不了东西!”

    关云山点了点头,便抱着关晓军在一大群踮着脚前望的人群中向前走,沿途摆满了驴马拉的车子,还有不少单凭人力拉着的稍显单薄的小板车,甚至还有一个轮子的鸡公车,各种各样极为原始的运输工具蜿蜒成行,向关晓军展现出这个时代落后而又独特的一面。

    刚才还大声喧哗一群人,此时的声音都不自禁的变得小了起来,变得窃窃私语,犹如桑蚕进食,虽然轻微,但沙沙声不绝,整个街道上上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气氛。

    关云山没走过一个地方,正在窃窃私议人便住口不说,等他走过去后,轻微的声音便又再次响起。

    走了差不多有一百多米的距离之后,关云山已经走到了粮所门前。

    妇女嚎叫的声音正是从大门不远处传出,顺着声音望去,就可以看到一名妇女在地上打滚嚎叫,“我的儿啊!小峰啊,你可不要死啊!他们把你打死了,我也不活啦!”

    在她身边正躺着一名蜷着身子的小青年,身子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死了,在这个小青年身边还躺着一名身穿黄白色背心,裤子露出一道大口子的中年男子。

    这名中年男子满头是血,裤子的裤裆处已经被撕破,而他又没有穿**,此时裤子大口子张开,黑黢黢的毛露出来,景象极为不雅。

    在这三人旁边,粮所的几个人正围拢在旁边,脸上神色都有点慌张,他们虽然为人猖狂,但却从未有杀人的心思,如今出手重了,竟然失手把人打死了,谁都感到心慌。

    关云山看到这里,一张红脸瞬间变得更红,好像随时都有鲜血从毛孔里流出来一样,正被关云山抱在怀中的关晓军此时清晰的感受到关云山的身子在微微发颤,可见他是多么气愤。

    即便是没人告诉关云山这件事的起因,但只凭眼前这慕景象,关云山已经将这件事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他为人慷慨好义,很有古侠客之风,现在见到这种欺负人的事情,哪里还忍耐的住?

    当下将关晓军轻轻放在地下,“小军,你去帮爸爸买一包烟去,剩下的钱都归你了!”

    他对关晓军弯腰轻声说着话,从兜里掏出一张大团结塞给关晓军,直起身子摸了摸关晓军的脑袋,道:“快去,快去,爸爸等着抽烟呢!”

    关晓军摇头道:“爸,你又要打架了吗?”

    关云山一愣,脸上尴尬之情一闪而过,笑骂道:“胡说八道,爸爸怎么可能会跟人打架?”

    他本来真有想要打人的心思,这才想把关晓军支走,免得孩子见了不好,但此时被关晓军一句话说破,打人的心思顿时淡了下来。

    他是个脾气说上来就上来,说下去就下去的人,关晓军不走,他这个当父亲的就很难没有顾虑的打人,定了定神之后,想面前的几个质检员走去。

    这几个质检员都认识关云山,见关云山走过来,他们脸色都很不好看,一位胖胖的青年男子尴尬的冲关云山点头打招呼,“云山哥,你来啦?”

    关云山哼了一声,下巴颏冲地上蜷曲不动的孩子点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青年男子很不自然的干咳了一声,小声道:“出手重了,打坏了人!”

    关云山眉毛都立了起来,看着面前的几个质检员大声骂道:“庞力,谢路明,你们几个可真厉害啊!当个质检员就可以打人,那要是给你们一人一把枪,你们是不是也敢杀人啊?”

    胖胖的小青年就是庞力,见关云山生气,神情慌乱道;“云山哥,我们也不想啊,谁也不想这样啊!你小点声……”

    “为什么要小声?他妈的,打死人还不让人说?你们就这么横?”

    关云山指着庞力的鼻子骂道:“我告诉你,这件事我管定了!要是这小孩真被你们打死了,我跟你们没完!”

    庞力眼神闪烁,被关云山这么一吼,心神慌乱之下,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们与关云山极为熟悉,知道关云山的脾气,如果现在给不了他一个说法,估计下一刻他就会出手打人。

    正在这时,一直嚎哭的中年妇女看到了骂人的关云山,如同见到了救星一般,快速爬到关云山面前,一脸鼻涕的大声道:“你是宏达叔的儿子吧?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啊!他们打死了俺儿子还打伤了俺当家的……”

    关云山正想弯腰将这妇女扶起来的时候,关晓军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爸,这个人没死,还在喘气呢!”

    众人扭头望去,就见个头矮矮的关晓军手指蜷曲在地上不动的小青年,笑着说道:“这人在装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