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装死?”

    听到关晓军这么说,关云山与庞力、谢路明、还有那名在地下跪着的妇女,同时扭头向关晓军指着的小青年看去。

    门口一群看热闹的人也都将目光齐刷刷的对准了关晓军,不知道这个小孩子为什么会这么说话。

    此时那名蜷曲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小青年,在众人的注视下依旧是一动不动,与之前的姿势并没有什么改变。

    地上妇女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又惊又喜又是惶恐,她看向关晓军,“孩子,你没有看错吧?”

    关晓军笑嘻嘻的走到躺在地上的小青年身边,伸出脚丫子在她鼻子前晃了晃,“行了行了,别装了,我都看见你偷偷眨巴眼了!”

    小青年还是一动不动。

    关晓军嘿嘿笑道:“你还不起来啊?那我可出绝招了啊!”

    他快速脱下自己的大裤衩,在所有人的注视中毫无羞耻感的露出自己还未发育的小丁丁,然后在一群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道亮晶晶的尿液急速射出,对准了地上小青年的脸。

    “你干什么?”

    “小军,别胡闹!”

    关云山与地上的妇女都吃了一惊,急忙向关晓军跑去,准备阻止关晓军的动作。

    也就在这个时候,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小青年一轱辘从地上爬了起来,扑棱着一脑袋的尿液向关晓军扑去,“我打死你!”

    此时关云山已经跑了过来,眼见这个“死”了的小青年挑起来扑向自己的儿子,他无暇好奇这小子为什么死而复活,见他竟然想要打关晓军,关切之下,不假思索的就是一脚踢了过去。

    关云山一米九的身高,力气极大,两百斤重的麻袋他能扛起来就走,现在一脚踢出,扑向关云山的小青年半路上就被他踢球一样踢的飞了出去,落在地上疼的直叫唤。

    关云山这一脚踢的极重,足够他受的。

    地上的妇女也不跪着了,快步向地上的小青年跑了过去,“哎呀我的儿啊!”

    她扑到打滚的小青年身边,伸手将他扶起来,“小峰,你没事吧?呜呜呜,吓死我了!”

    她哭了几声后,反手在小青年脸上抽了一巴掌,“你为啥装死?你不知道有多吓人!”

    这名小青年瘦瘦小小,一身破旧的经过改装的黄绿色的军装,军装上的补丁一块摞一块,脚下是一双千层底的布鞋,鞋子的顶部被脚趾头顶出了两个小洞,大脚趾毫不犹豫的从洞口露出,似乎格外好奇外面的世界,再也忍受不住鞋子对它的束缚。

    此时此人手扶胸口,一脸的难受表情,头上脸上湿漉漉的,狼狈不堪。

    他被这名妇女在脸上抽了一巴掌之后,握紧双拳,狠狠的看了关晓军一眼,然后目光从关云山与庞力、谢路明等人脸上扫过,眼中露出极其仇视的阴森目光,他好像是要将面前几个人的相貌牢牢记住,以后方便报仇。

    不过他此时整个人在外人看来好像有点神志不清的样子,脸上刚被抽了一下,肉眼可见的肿胀了起来。

    这名妇女见自己的孩子成了这个样子,由刚才的气愤又变得心疼起来,她看向关云山,“你这人干嘛踢的那么重?我家孩子被你打伤了,我给你没完!”

    关云山大怒,他刚才为了这家人还跟粮所的质检员翻了脸,现在这个妇女竟然因为自己打他孩子又开始怪罪起了自己,这让他气的不行,“你这娘们,你刚才也看见了啊,他要是不打我儿子,我能踢他?这小子装死吓人,你哭成这样他都不心疼,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这样的货色,要我说,打死也不屈!”

    关云山怒容满面,看了对面这妇女一眼,“你家孩子多大,我家孩子才多大?他要是也是五六岁,我肯定不踢他!”

    那妇女撒泼道:“你家小孩子不尿我儿子一脸,俺们家小峰也不会打你儿子!”

    关云山不想跟娘们吵架,今天的事情他感觉自己太冲动了,这件事情自己压根就不该管,这个妇女的嘴脸令他讨厌,这件事他不想在管了。

    他看看向庞力与谢路明,“这件事是我太不冷静了,一会儿咱们兄弟一起喝点,现在这事儿你们自己处理吧!”

    见这少年没死,庞力与谢路明也极为高兴,虽然这少年装死的行为令他们极为火光,但毕竟是没出人命案子,两人还是高兴多于愤怒。

    再说,这件事他们也不占理,现在见关云山请他们喝酒,那是变相的向他们道歉,两人心中顿时轻松起来。

    只要关云山不追究,那么这件事就好办了!

    等关云山抱着关晓军离开现场的时候,怒视关云山的妇女这才想到了自己的处境,眼神顿时慌乱了起来。

    庞力与谢路明走到妇女身边,“行了,别嚎了,看好你儿子。既然云山哥出面,今天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别让你男人装死了,让他起来吧,交完公粮,你们赶快走,看着你们就心烦!耽误了我们多少事儿!”

    “我家男人不是装死,是真的被你们打伤了!”

    “嘁,谁信?儿子这么会装,老子难道就不会了?”

    “你们……还讲不讲理?”

    …………

    ……………………

    随着关云山抱着关晓军向外走,粮所里面的争吵声渐渐的听不清楚了,粮所外面的人已经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刚才的窃窃私语变成了大声讨论,很多人都是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真正同情那一家人的几乎就看不到。

    被关云山这么抱着往前走,看着周边众人冷漠而兴奋的样子,关晓军在心寒之余,终于对父亲有了点理解。

    他一开始就觉得父亲是在多管闲事,自找麻烦,在心里其实是很看不起关云山的一些做法的,但现在通过关云山与这些看热闹人的对比,关晓军忽然觉得自己的父亲虽然做事冲动,全凭热血,但就是这么一腔热血,却使得他成了一个真正的敢作敢为男人,而不是只知道看热闹。

    关晓军现在才发现,自己似乎一直以来,对父亲的看法都有点失之偏颇。

    或许他做事都很失败,但他在人格上却完胜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