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你永远不要轻易的去否定一个人,如果真的要否定他的话,最好要换一个角度再尝试着理解一下!

    这是关晓军从关云山刚才阻止粮所打人的事件中领悟的一个小小的道理。

    他觉得自己应该尝试着理解一下自己的父亲,多年来关云山留给他的印象,与现在的印象似乎有点不同。

    纵观关云山的大半生,他虽然为人脾气暴躁,但对朋友,对亲戚,从来没有半点对不起他们的地方,他为人仗义这个特点,一直到六七十岁依旧没变,只是到他老了的时候,现实社会中已经几乎没有了滋生仗义的土壤。

    关晓军还记得一件事,有一次大姑家的孩子得了败血症,父亲为了给大姑家凑钱,直接就卖了一块宅基地,因为是着急用钱,六分地的宅基地就卖了五千块钱。

    而关帝庙村后来开发拆迁,一个院子,少说也得包赔三百万。

    有时候关晓军问及关云山这件事的时候,问他后不后悔,醉醺醺的已经酗酒多年的关云山往往是瞪着醉眼眼道:“后悔?后悔啥?三百万换你表弟一条命,值!”

    这就是关晓军眼中的父亲,倔强,脾气大,仗义,但有时候总管不住自己,嘴不饶人。

    关云山把关晓军一路抱到自家的五菱车前,才将他放了下来。

    之前的几个乡民围拢了过来,“云山,是怎么回事?我听说粮所的质检员打人了?”

    关云山此时激动的心情已经逐渐平复了下来,虽然神情还有一点微微的不自然,但除了关晓军之外,别人不注意是看不出来的。

    他听到这几个人询问,笑道:“是啊,打人了!”

    “啥原因啊?”

    “我那知道啊?”

    “你也不管管?”

    “我管什么?我又不是警察!”

    “瞅你这话说的,谁不知道你们老关家爷俩仗义啊!”

    “仗义也得分人,今天这事儿还是算了吧,让他们闹去!有时候管闲事管不好,反倒会惹一身骚!”

    关晓军听着父亲与几个人的闲聊,忍不住暗暗好笑,估计这一次应该是父亲最不成功的“行侠仗义”了。

    关云山虽然心情不好,但关晓军的心情却是极为舒爽,在他前世,一直如同一根针一样扎在他心口的人,就是刚才的那个装死的的少年。

    这个少年叫毛海峰,过两年就会考上中专,然后去厂里当吃国粮的职工,然后一路摸爬滚打,成了凤山乡的副乡长,最后在转正的时候,被关晓军一摞资料给干趴下了。

    自从此人恶意关押关云山之后,关晓军时刻都想着报复此人,最后虽然也算是为父报仇,但根本就没有一点痛快的感觉。

    哪像现在,一泡热尿下去,整个人瞬间就舒爽多了,压抑了十几年的郁闷之情,全都随着刚才一泡尿排了出去。

    他早就想当面羞辱一下这个毛海峰了,虽然此时的毛海峰并没有做过他几十年以后要做的事情,但关晓军哪管这个?

    难道羞辱前世的仇家,还要跟他说原因讲理由?如果非要有个理由的话,那就是单纯的看他不爽!

    反正以毛海峰此人的记仇性格,两人早晚还得成仇家,既然如此,何必有什么顾忌?

    在前世关晓军都能把他整倒,没道理这一世就整不过他,仇人嘛,就得先下手,东郭先生那是做不得的!

    在关云山与几个乡民的交谈中,排在粮所门口的队伍缓缓前进,到了将近中午的时候,关云山终于将拖拉机开到了粮所的院子里。

    庞力、谢路明走到拖拉机面前,“云山哥,你来了?”

    关云山下了车,问道:“刚才的事情怎么处理的?”

    庞力尴尬的笑了笑,“也没怎么着他们,就是让他们赶快过磅走人,他们就走了!”

    关云山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么,伸手指了指车斗子里的是一堆小麦,“抽检一下吧!”

    瘦瘦的谢路明点了点头,手里拿着一根如同军刺一般的扦样器插进袋子里,随后猛然一抽,带出一溜麦粒,他从扦样器里拿出几粒小麦装模作样的对着阳光看了看,随后塞进嘴里咀嚼了几下,点头道:“优质品!过磅吧!”

    这个时候交公粮,小麦的干湿程度,优质还是劣质,全凭质检员的一张嘴,他说好就是好,他说坏就是坏,没点关系,底气不硬的人,每当这些质检员拿着小麦咀嚼的时候,都会紧张无比,生恐从质检员冒着白沫的嘴里说出不行的话来。

    后来牛群有个相声,叫做《小偷公司》,里面说的一副对联,就极为传神的将这种旧体制下的畸形产物给描绘了出来,“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横批:不服不行!”

    好在关云山家里的小麦属于“不行也行”的序列,而不是“行也不行”之类,这就避免了很多事情的发生。

    过磅的时候,庞力喊来几个人一起帮关云山抬小麦,看看重量差不多之后,条子打完,手一挥,“上粮仓去吧!”

    交公粮的时候,要乡民自己把粮食背到粮仓里去,粮仓里的小麦堆积如山,倾倒小麦的时候,需要踩着搭在粮食堆上的斜斜的木板一路向上,走到麦山顶上,才能将小麦解开倾倒。

    倾倒粮食的时候,粮所的几个人便不好帮忙了,那样太过显眼。

    所以两千来斤的小麦,全都要关云山一个人来背。

    看着父亲背着一袋袋的粮食跟着一群人沿着斜斜狭窄的木板上上下下,有时候不小心踩在木板上的麦粒上,身子就是一个趔趄,看的关晓军很担心关云山从上面摔下来。

    虽然明知从上面摔下来也没有问题,但看着还是揪心。

    将两千多斤小麦全都倾倒完毕,即便关云山身子骨强壮,此时也冒了一身汗,尤其是粮仓里尘烟四起,空气极为污浊,弄得他头发眉毛都成了土灰色,看着好像刚从水泥厂里出来一样。

    关云山拿着毛巾擦汗后,将拿回来的二十多个空袋子晃了晃,可以听到袋子里面的沙沙的响声,袋子里面还剩点小麦没有倒完。

    原来他在倾倒小麦的时候,双手抓的是袋子的两个角,小麦倒出去的时候,手抓着的两个角里的小麦却被他截留了下来。

    他巴掌大,又事先将袋子两角的小麦折叠了一下,因此倾倒的时候,一袋子小麦能被他截留下两三斤来。

    这种交公粮的小技巧,关晓军不知道别人知不知道,但这却是关云山每次都要做的事情,不过估计别的乡民都有各自的方法,比如有的掺土了,有的掺糠啦,不一而足,不过都容易被发现,不如关云山这个法子高明。

    关云山将这二十多个袋子里剩下的小麦全都倒到一个袋子里,差不多四五十斤小麦就出来了,有小半袋子之多。

    他将这半袋子小麦扎好口子,对关晓军笑道:“儿子,今天的饭钱算是省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