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关云山好酒,年轻的时候就喜欢喝几杯。

    在交公粮之后,整个忙碌的麦季算是过去了,在心情轻松愉悦之下,自然要喝上几杯。

    喝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粮所的人已经下班,还在排队等着的人有的将车子重新赶回家,有的却干脆在自家板车下面和衣而睡,等着第二天的粮所开门。

    这个时代的农民就是这样艰苦,种地的是他们,向国家交公粮,养活十多亿人口的功臣是他们,但是最受委屈最无助的还是他们!

    他们如同一条条树根,将汲取的养分供给国家这颗大树,使得这颗大树越来越高越来越茂盛,但是享受阳光的只有高处的树枝与绿叶,而树根只能掩埋在黑暗的泥土之中,在黑暗中仰望天堂。

    他们努力的挣扎在世界的最底层,贫困与苦难从来都是伴随着他们,但因为整个社会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倒也不觉的有多苦。

    因为大家都穷,也就不觉的日子难捱,像关宏达家里这样富足的人家,毕竟还是少数。

    后来很多人在取消粮食税之后,再回忆起当初的日子时,往往自己都会感到很惊讶,“当初那么苦,我这是怎么活过来的啊?”

    不过关云山却不觉地这个时代有多苦,这个他人记忆中困苦的年代,对关云山来说,反倒是一个意气风发,最值得怀念的时代。

    就像现在,他正坐在乡里一个门槛破旧极为油腻阴暗的小饭店里,面前摆了两瓶酒,对面坐着的是庞力、谢路明以及其余几个粮所的人,粮所的所长曹洪山也过来了,他与关云山是老同学,他的年纪也不大,也就三十左右,为人极为精明,就是脑袋有点大,有个外号叫做“曹大头”,平日子对谁都是一副笑模样,轻易不得罪人。

    此时几个人推杯换盏,整个包间里热闹非凡。

    曹洪山喝的有点高,不断训斥庞力与谢路明几人,“你们今天做的这是什么事儿?嗯?这要真把人家打死了,你们都等着去抵命去吧!这是什么时候?上面风声这么紧,你们找死也不能这么找啊!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庞力等人唯唯诺诺,“再不敢了,再不敢了!”

    关晓军嫌他们吵得慌,直接跑到大厅的桌子上去吃饭,这个年代的肉食还不存在激素什么的有害成分,鸡鸭鹅都是真正的绿色食品。反正是粮所打白条,关晓军叫菜也毫不客气,直接就叫了一只鸡一条鱼,外带一大盆肉丸子。

    饭店老板黄远标跟关云山都非常熟悉,也知道关晓军是他的儿子,见关晓军点了这么多,咋舌道:“小军,你点这么多,吃得了么你?”

    关晓军细声细气道:“丸子是我的,鱼和鸡是我给爷爷奶奶点的!”

    黄远标大拇指一翘,“好孩子,孝顺!等一会啊,伯伯这就给你做!”

    当关云山吃饱喝足从饭店里出来时,看到关晓军手里拎着的食盒,有点吃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关晓军笑嘻嘻道:“这是我给妈妈奶奶他们带的,都记在粮所的账上了!”

    八九十年代,吃喝风非常厉害,到处都是打白条的,粮所也一样,这次请客本来是关云山做东,但曹洪山怎么可能让他出钱?直接就挂在了粮所的账上。

    对于这个时代的事物,关晓军只能顺手捞一点小小的好处,至于大环境的问题,还得靠专人治理,他如今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能起什么用?

    关云山虽然酒喝的不少,但却不影响开车,开着五菱车到了家里后,软手软脚的将关晓军抱下来,然后一头扎进房间里呼呼大睡。

    卢新娥骂了关云山几句,伺候着他睡着了,这才出去吃饭。

    在吃饭的时候,关宏达有点奇怪的说道:“今天上午有人在村里打听太爷,说是听说太爷是个养花的,想要看看太爷的养的什么花,他们准备买几盆。”

    王欣凤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咱们太爷养花种花,十里八乡谁不知道?人家想要买花,来打听一下在咱们太爷,哪有什么不对?”

    关宏达道:“你老娘们知道个屁!这几个人是东北口音啊,大老远的,这东北人怎么跑咱们这里来买花来了?”

    关宏达小时候闯关东,在东北跟倭国人干过活,因此对东北人的口音一听就知道,他搔着脑袋好奇道:“跑了几千里来咱们这里买花,这就有点让人摸不清了。”

    关晓军想了想,插嘴道:“爷爷,可能东北的花忽然贵了吧!”

    关宏达笑道:“你这孩子,这花它是有价格的,再贵能有多贵?东北哪里没有卖花的?干嘛跑咱们这里来买?真要是买了,拉回去,还不够路费呢!”

    关晓军道:“要是一盆花拉到东北卖一千块,他们就不赔本了吧?”

    关宏达哈哈大笑,“一盆花一千块?哎吆我的孙子诶,你可真敢想!别说一千块了,就是一百块一盆花,他们也赚大发了!”

    关晓军道:“我今天在乡里听曹伯伯说,他看报纸,上面说东北的长存市里,那里的兰花卖的好贵,一盆花都能卖好几十呢!”

    其实今天曹洪山只顾着跟关云山几人喝酒吹牛了,哪里说过东北花卉的事情啊,不过关晓军现在急需一个人当道具,这曹洪山自然当仁不让的成了他利用的道具。

    反正曹洪山今天喝多了,他说了什么,他自己都未必知道。

    “你曹伯伯?你说的是曹洪山啊?”

    关宏达有点怀疑道:“报纸上说东北的花很贵吗?”

    他不识字,对于报纸书籍等东西天生带有一种敬畏感,对报纸上说的东西都深信不疑,现在听到报纸上都说东北的花贵,他就有点信了,“一盆花好几十?谁肯买啊?这日子不过了啊?”

    如今这个年代,几十块钱的购买力就大的吓人,听到一盆花几十块钱,不但关宏达不信,卢新娥、王欣凤也都不信。

    卢新娥笑道:“那要是一盆花几十块,太爷院子里好几百盆呢,那得买多少钱?”

    关晓军道:“反正我是听曹伯伯这么说的!”

    吃完饭后,在孩子们都去睡了之后,关宏达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心神不宁。

    他为人精明,更会把握机会,今天听到关晓军说东北的花价上涨,直觉告诉他,这可能是一次发财的机会,但是光听孩子的一面之词,这件事现在还做不得准,既然关晓军说这是曹洪山从报纸上看到的,到明天让关云山拿份报纸看看就知道了。

    王欣凤见他还不睡,作为多年的夫妻,王欣凤自然知道关宏达的想法,“小军说的话,你还真当真了啊?一盆花几十块,怎么可能?小孩子听风就是雨,他肯定是听错了!”

    关宏达道:“你懂啥啊?我听太爷说过,他说好的花确实很贵的,真要是一盆花几十块的话,其实也不算很贵,可这只是极个别的优秀品种,不可能所有的花都这么贵。其余的花还是很便宜的。”

    他说到这里不再多说,道:“睡觉吧,到明天让云山看看报纸就知道真假了!”

    关宏达虽然对东北长存市的花价不太相信,但毕竟已经对这方面开始留意了,关晓军说的话,毕竟还是对他产生了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