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秋天的夜,已经有了几分凉意,漫天繁星眨着冷冷的眼,以千年不变的冷漠看着人世间的成败兴衰。

    关帝庙小学广场上。

    当孩子凄厉的哭声陡然响起来的时候,围观的村民中一阵骚乱,大家脸上都生出了不忍之色,有几个观看的孩子更是转身扎进父母的怀中,不敢再看。

    场中孩子的哭声撕心裂肺凄厉之极,在夜空里传的老远,就是一些在家里没来看热闹的人也被惊动,纷纷出门观看。

    青年男子面无表情的卸下小男孩的一条胳膊之后,向村民抱拳道:“各位叔叔伯伯,大哥大姐,为了表演这个绝活,我们这孩子受了不少罪,看在这孩子这么可怜的份上,大家表示点心意吧,多了不嫌多,一分不嫌少,要是给多了,我给您作揖,以后回家天天给您烧香!”

    在孩子的惨叫声中,青年男子向身边的女子使了个眼色,穿着葱绿色的宽大练功服的青年女子,将先前的铜锣拿在手中,翻过来后,就成了一个小托盘,然后她就拿着这个铜锣小托盘向着围观村民不断点头致意,娇滴滴的道:“叔叔阿姨,大爷大娘,你们可怜可怜我们这孩子吧,孩子这么小,就受了这么大的罪,我们心里也不是滋味,大家行行好,给我们口吃的吧!”

    这女的长相一般,但说出的话却带有几分娇媚之意,此时刚刚表演完节目,浑身出汗,衣服都贴在了皮肤上,露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她身上也不知涂了什么香粉,人还未到,香气便已经扑鼻而至。

    八十年代,风气保守,乡下人哪见过这种调调,见这女的走到自己跟前,一个个都是面红耳赤,手足无措,被这女的笑着看了几眼,都如火烧身一样,浑身都热了起来。好几个小青年都从兜里掏出毛票扔进托盘里。

    还有胆子大的小青年,将毛票扔进托盘的时候,顺手就在这女子白皙的手掌上摸了一把。

    这女子被摸后也不生气,反倒是笑的更欢,风情万种的瞟了摸她的小青年一眼,身子扭了扭,继续走向下一个人。

    看到这种情况,旁边的小青年那还有不占便宜的,纷纷掏钱,顺便摸上几把,在大庭广众之下,偏偏又是黑灯瞎火的夜里,干这个勾当,都觉得极为香艳刺激。

    这女子托着托盘在人群中走了一圈,托盘上已经多了一小堆成毛成分的小票,等她回到马车上时,场中被卸掉胳膊的小男孩还在大声惨叫,声音已经变得嘶哑了。

    关云山看的怒气上涌,“他妈的,这狗日的心真狠啊!现在抓不抓他们?”

    关宏达低声呵斥,“你急什么?万一这孩子真是人家自个儿的种呢?你有什么理由抓人家?”

    关云山气急败坏道:“谁家父母会忍心这么对孩子?再说这小娘们才多大,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孩子?这三个小年轻也不可能是孩子的爸爸!”

    关宏达说:“那要是这孩子是他们的徒弟呢?”

    关云山说:“怎么可能可能?”

    关宏达:“有什么不可能的?天底下不可能的事情多了去了,你怎么就知道不可能?”

    他压低嗓子道:“你没看到他们会功夫吗?他们马车上还有大刀,有红缨枪,咱们现在怎么抓他?咱们村里抓他们的时候,万一被打伤打死了,这个责任谁来负?”

    关云山渐渐冷静下来,“那就这么眼看着这孩子受罪?”

    关宏达看了场中哭泣的孩子一眼,“急什么?又死不了人!再看看再说!”

    其实看着现场中的男孩子凄厉惨叫,很多村民也都感到不忍心,有几个妇女不忍再看,“坏良心啊,这些人真的是坏良心啊!这么作践孩子,死后要下地狱的!”

    她们咒骂了几句,抱着自己的孩子转身回了家,至于解救孩子的念头,根本就不会有,乡下老百姓大多都是明哲保身,平生事端的人毕竟还是少数。

    在要完钱之后,青年男子走到男孩面前,将他的胳膊摇了几下,猛然发力,又给接了上去,孩子又是一阵凄厉的叫喊。

    到了这个时候,演出已经到了尾声。

    乡下规矩,卖艺的人到了村子里之后,村里一般都会腾出个地方让他们居住,这些人自带铺盖,只要有容身之地,就能凑合一夜。

    关宏达走了过去,跟为首的青年商量了一会儿,将他们安排在村里一家荒芜的院子里。

    就在这几个人走到院子里歇息的时候,关宏达走到关自在面前,“太爷,您看这些人我们应不应该抓?”

    关自在看了关宏达一眼,“宏达啊,你都把他们领进了这个院子里,你心里就已经有了想法了,还来问我?”

    关宏达嘿嘿笑了几声,“我这不是怕自己做事不周到么。”

    原来这几个人住的老院子孤零零的矗立在村头,四周根本没有人家,最为适合警察抓捕,里面的人想跳墙跑,都很难跑的掉。

    关宏达喊过关云山,“你现在就开车去乡里,让新刚再带人来一趟,他们派出所不是缺少名额吗,我们再给他送几个!”

    关云山点头道:“我这就去!”

    他们商议抓人的时候,关晓军已经回家睡觉去了,这种抓人的事情,他一个小孩子根本就插不上嘴,也使不上力,还不如早早安睡。

    到了凌晨的时候,关晓军被一阵呼喝声惊醒,大街上凌乱的脚步声即便是隔着一百多米远,依旧能听的清清楚楚,有几个人大声呼喊,“快快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坏了,他向宏达叔家里跑去了,别让他翻过去!”

    “快开枪,千万别让这家伙跑出去,不能让他伤人!”

    “砰!砰!”

    几声枪响传出,划破了寂静的黎明。

    在枪声响起后,关晓军就听到自家院子里传来“噗通”一声,似乎有重物从西面墙上落在了院子里。

    关晓军吃了一惊,猛然从床上跳起来,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把竹子做的小剑,飞速穿上小鞋子,悄悄推开门,从门缝里向外观瞧。

    此时卢新娥的声音从屋里传出,“谁啊?”

    随后屋子里火光亮起,煤油灯被她点燃,灯光从窗户里透出,将黑漆漆的院落照出几分光明。

    关晓军借着昏黄的灯光看去,只见院子里西面墙根处缓缓站起来一个人。

    此时正是黎明时分,也是最为黑暗的时刻,昏黄的灯光下,关晓军只能勉强看出这个人下身穿着肥大的裤子,上身似乎什么都没穿,发出粗重的喘息声。

    院子外面的呼喝声大声响起,那是关云山焦急的声音:“家里人谁都别开门!有杀人犯跳过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