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在关晓军的记忆中,从小到大,姐姐关阳就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没有认输过,而且还很有“大女子主义”就,对关晓军这么一个弟弟一向是疼爱有加,在生活中帮过关晓军不少忙,就连关晓军的媳妇都是关阳给说的媒。

    如果天下间有评定“十佳好姐姐”这个奖项的话,关晓军觉得自己的姐姐应该有资格参加这样的评选。

    见到关阳说要跟着关自在学武,关晓军在初始的惊讶之后,便觉得这才是关阳的正常反应。

    经过昨天被人抓住当人质吓了一次,这要是普通的小女孩怎么得三五天过不来,但对内心从小就强大的关阳来说,在初始的惊吓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气愤与惭愧。

    气愤的是自己太笨了,在妈妈与弟弟等人的提醒之下,竟然还不知道关门防贼,迷迷糊糊就被人抓住了头发,到现在还疼呢。

    她气愤之后便是惭愧,没想到自己被人抓住了,最后救下自己的竟然是弟弟关晓军,自己非但没有保护好弟弟,反倒让弟弟给保护了!

    这在关阳小小的心灵中,感觉到很没有面子,她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觉得自己之所以轻易被抓,原因就是不会功夫与反应太慢,如果自己反应快还会功夫的话,肯定不会被人抓住,就算是抓住也能想办法挣脱开,所以如果自己会功夫就好了!

    关晓军看了面前这个年幼的姐姐,发现即便是她此时年纪尚小,但已经有了一丝成年后的那种“大姐大”气派。

    关晓军看了她一眼,从床上快速爬起,“咱们现在就去找太爷去,让他也教你!”

    两人来到了关自在家里,发现关自在正拿着一把破蒲扇在院子里兴致勃勃的对着一个红泥火炉的炉子口扇风,炉子上蹲了一只大肚子的大铜壶,铜壶屁股下面火苗蹭蹭往上窜,咕嘟嘟水花翻动的声音正从里面传出,壶嘴里不断冒出一股股白色的蒸汽。

    白色蒸汽弥漫开来,透着一股子茶香。

    关晓军看着好奇,“太爷,您这是在做什么?”

    关自在站起身来,把破蒲扇递给关晓军,“最近老是上火,我搞点凉茶喝喝,呐,你来帮我扇一会儿,阳阳也来了?来的正好,一会儿喝一下太爷煮的凉茶,保证你喝了还想喝!”

    关晓军接过关自在递过来的蒲扇,蹲在地上对着炉子口呼呼扇了几下,抬眼看向关自在:“太爷,您还会做凉茶?”

    关自在捋着胡子笑道:“这算什么?别说这凉茶了,就是跌打伤药我也会做啊,还有那什么壮骨膏药,什么弹丸膏散的配房,太爷这里多得是!”

    关晓军露出一脸的不信之色,“我不信!您要是会这个,为什么以前没有见您做过?”

    关自在吹胡子瞪眼道:“嘿,你个小兔崽子!太爷我又不是医生,我干嘛要做这些没用的东西?熬膏药,制丹丸散剂,非常麻烦,我弄那个干嘛?”

    他弯腰在关晓军头上拍了一下,“好好扇啊,这个凉茶方子上可是写着了,先得大火熬制一刻,再转小火烹煮半个时辰,嗯,就是一个小时,等冷凉了,过滤出来,那就是凉茶啦!”

    他说到这里,口舌生津,忍不住吸溜了一下口水,道:“这凉茶入口苦,但回味却甜丝丝的,比什么冰糕冰棍可乐橘子水都要强多了!”

    关晓军问道:“那既然这样,为什么以前没有见你煮过啊?”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煮过?你只不过没有喝过罢了!”

    关自在笑道:“我煮这一壶茶,都要买很多辅料,又花时间,又花精力,我自己喝还不够,就一直没有往外传,嘿嘿,今天你们两个娃娃赶巧了,算你们有口福,今天一人可以灌一瓶回去!”

    关晓军好奇道:“这铜壶里面煮的都是什么啊?”

    关自在道:“有甘草、胖大海、红茶、夏枯草还有些……嗨,我跟你说这个干嘛,你又听不懂!”

    关晓军前世对一些养生药材还是比较了解的,其实只要人过中年,自然而然的就开始关注起健身保健的药材来,他也曾经按照网上的方子自己做过凉茶,因此在听到关自在报出来的药草名字时,并不觉得陌生。

    在后世,这些与凉茶相关的草药很好买,满大街都是,可在如今的八十年代初期,想买点红茶都难!

    因为关帝庙村地处平原,没有茶树,根本就不产茶叶,因此想要买点茶叶都极为费事。红茶绿茶等茶叶,在乡间集镇上都难以买到,除非去市里去买。

    但在此时的农村,谁又会只是为了喝口茶就往市里跑?再说以此时的收入水平,他们也喝不起好茶叶。

    现在农村里待客,冲泡的茶叶,都是一些茉莉花茶,但此时的茉莉花茶都是一下极为散碎的茶叶末子,基本上就没有成片的叶子,即便是冲泡之后,这些茶叶也都是极小的颗粒,老京都人叫这种茶为“高碎”,其实就是茶叶末子。

    关晓军在上初中之前,就没有见过好的茶叶,直到上了高中之后,才知道原来有的茶叶被泡开之后会成片状而不是散碎如米粒。

    在这个物资流通困难,基本上什么都不丰富的年代,关自在想要配一壶凉茶煮着喝,真的要耗费很多功夫与时间,也不怪他不肯让外人喝,因为做起来实在是太困难。

    等关晓军扇蒲扇扇的手都软了的时候,关自在才让他停了下来。

    老头又扇了一阵子,这才将破蒲扇扔到一边,“来,咱们坐着等一会儿,小军,我这里给你做了一杆小枪,这几天你要跟我学抖大枪学发力了!”

    他说到这里,从院子里拿出来一根红缨枪来,递给关晓军,“等喝完茶,我就教给你怎么玩!”

    关阳看着关晓军手持红缨枪,跟电影上的红缨枪小英雄似的,羡慕的不行,她看向关自在,“太爷,我也想跟您学功夫!”

    关自在一愣,“你个女娃娃学什么功夫?”

    关阳细声细气但却极为坚定的说道:“我不想再被人抓了!我还要保护我弟弟,我不要弟弟保护我!”

    关自在看了关阳几眼,笑道:“行啊,还真像一个当姐姐的样子!明天你跟小军一起到我这里来吧!”

    关阳大喜:“谢谢爷爷!”

    三人坐在关自在的花棚下面等了好大一会儿,关自在的这一大壶凉茶才算是煮好,过滤了渣滓之后,冷凉,再倒进碗里时,就成了红褐色的茶水了。

    关自在端起一碗,对关晓军、关阳道:“来,尝尝太爷的凉茶怎么样?”

    关晓军端到面前,只感觉一股子浓烈的草药气扑鼻而至,夹杂着丝丝甜香,等喝到口中时,略感苦涩,但又有点清凉。

    咽下去后,初始感到嘴里有点苦,但过了片刻之后,嘴巴吸气呼气时,就感到一股子凉凉的甜意在口腔中扩散,一直连接到了胃部,进而扩散到全身,浑身上下,连汗毛眼都有点凉意。

    现在虽然入秋,但天气依旧炎热,关晓军刚才拿蒲扇扇风,热了一身汗,此时一碗茶水进肚,顿感暑气全消。

    感受着体内清凉凉的感觉,关晓军大为赞叹,“太爷的这凉茶,比王老吉可要好多了!嗯?这里面有很大的的开发价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