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三十五章 小孩子,瞎胡闹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052.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那个,大火煮一个小时,方子上是这么写的吧?”

    关家大院里,关宏达手持蒲扇,对着一个大炉子使劲扇风,边扇边问旁边的关阳:“阳阳,你没搞错吧?爷爷不识字,这方子我可是一点都看不懂啊,你别看错了。”

    关阳正拿着关自在写的凉茶方子一个字一个字的看,“没错啊爷爷,就是一个小时的大火,然后再是文火煮两个小时,等冷凉就好啦!太爷说了,这虽然是凉茶,其实热着喝更好!”

    自从喝了关自在煮的凉茶之后,关宏达一直念念不忘。

    再加上关晓军与关阳两人一个劲儿的闹腾,关宏达干脆照方抓药,从关自在那里求出煮凉茶的方子来,然后拿出一百块钱,让关云山在拉沙子经过城里的时候,帮他买齐了制作凉茶的一系列的东西,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今天正在试着煮一壶茶看看。

    他不识字,关自在写的方子他根本就看不懂,而今天关云山已经开车出去了,家里只有关阳姐弟两个识字,因此老头便把关阳叫过来,让她照着茶方念,而他则按照步骤一步步来做。

    他这人贪恋口腹之欲,无论是抽烟还是喝酒,都不怎么节制,这也是他后来患肺癌身死的主要原因,关晓军清楚的记得,五年之后,等关晓军十一岁后,关宏达便身患绝症,等查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癌症晚期了,为了给他治病,关云山变卖了家里的很多东西,连窑厂的生意也耽误了,这也是关家衰败的开始。

    关宏达去世后,留下的债务多达七八万,压的关云山难以抬头,关宏达身死之后,他们一直养着的三老爷爷也去世了,之后又是三老奶奶去世,家里几乎每过一年,就死一位老人,接连七年,关家一直没有贴过春联。

    因为关帝庙的规矩,家里有人过世,三年之内不能贴春联。

    多年后,关晓军看到金庸书中有句话,叫做“千棺从门出,其家好兴旺”,关晓军当时看了之后,忍不住嗤之以鼻,这话说的轻巧的很,乍一看似乎很有道理,其实狗屁不通。

    刀子捅不到自己身上,根本就不知道痛。

    在关帝庙村,甚至在整个河东省,家里死人后,说耗费的钱财极多,买棺材,买纸人纸马元宝桌子、摇钱树、什么金山银山等东西,又要开办宴席,款待宾客,又要买石碑,又要请乡间乐队进行吹奏送白事,每一次的花费在当时来说,都是很大一笔钱,而每个人去世,都会一连办三年,第三年的忌辰尤其隆重,花费之大令人咋舌。

    家里连续死人,谁家都撑不住。

    这已经不是精神上难以支撑了,就是经济上也是如此。

    这个时代的人对丧事极为看重,有的甚至倾家荡产也要风光大办,因为办不好就会被人戳脊梁骨。

    关晓军的一个老爷爷,当时父亲去世,因为办不起丧事,把父亲的棺材一直在家里停放了三年,直到三年后,凑够了下葬的钱后,这才让亡人入土。

    这样的事情,在多年后的人看来,简直是愚不可及,但在当时,民俗如此,家家都是这样,也就看不出什么愚不愚了。

    关晓军从关自在嘴里得知,他这凉茶具有清肺腑强五脏的能力,保健效果非常强,长期饮用最能强身,因此这才吵着闹着要关宏达煮茶喝。

    他知道关宏达嘴馋,见到好东西从来不放手,这凉茶他只要喝习惯了,那就非得经常喝不可。

    关晓军此时人微言轻,就是想要劝诫关宏达少喝酒少抽烟也办不到,因此只能从保健方面入手,只盼这凉茶真的能有强身健体的效果。

    关自在的这份凉茶与广式凉茶颇为不同,不单单适合南方人饮用,其实北方人也能喝。

    凉茶虽说是茶,其实主要还是药材居多,茶叶几乎就没有,因为像是喝茶一样来饮用,而且热凉都能喝,才叫做凉茶。

    关自在这份凉茶的配方里,有好多除湿除火的药材,但又不是大凉的东西,药性比较温和,即便是常年喝,对身体也没坏处。

    就像是参茶,每天喝那么几口,只要不喝多,那么对身体就有好处。

    院子里烟气四起,搞了好半天,关宏达这一壶凉茶才堪堪煮好。

    “唉,比看一晌活还累人!”

    关宏达累的满头大汗,“怪不得太爷煮了茶不给我们喝,这茶确实费工夫啊!”

    关晓军道:“爷爷,以后我和姐姐来煮茶吧,你只管喝就成。”

    关宏达笑眯眯的看了关晓军姐弟俩一眼,夸道:“哎呀,我孙子真孝顺。”

    等端起一碗茶水喝下肚,又道:“不过能喝到这茶水,就是累点也值!”

    他喝了两碗之后,刚放下碗,就见关晓军与关阳拿着几个玻璃的罐头瓶子放到了大茶壶旁,一个个倒满,然后扣上了盖子。

    关宏达大奇:“阳阳,小军,你们这是干啥呢?”

    关阳不好意思道:“小军说,您煮了这么多茶,一下子又喝不了,这茶水又放不几天,他说要装成瓶,卖出去,一瓶要卖两毛钱!”

    关宏达大笑:“小军这个小财迷,就知道想要挣钱,整天的异想天开!”

    关阳道:“其实小军挺厉害啦,上次卖冰棍,我赚了一百多块钱呢!”

    她在麦假的时候卖冰棍儿,十来天时间,挣了一百二十多块钱,这些钱现在都被她存在储蓄罐里,舍不得花。通过卖冰棍的事情,光阳对关晓军很佩服,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很有想法,因此有些事情关晓军说了,她就会听从。

    这次关晓军说这凉茶能卖钱,她虽然不信,但关宏达此时问起来,她还是自觉的维护弟弟。

    关宏达笑了几声,也不以为意,小孩子瞎胡闹,他也随他们玩。

    当下拿了一个罐头瓶子当水杯,灌了一杯子凉茶,托在手里,跟托塔天王似的向门外走去。

    自己好不容易煮了一壶茶,怎么也得出去显摆显摆。

    这个时候的农村,根本就没有后世各种各样的水杯,村里人喝水,一般都是用碗,要么就是那种带盖的搪瓷茶杯。但平常用的最多的喝水容器,大多都是罐头瓶子,或者麦乳精瓶子。

    在关宏达出门之后,关晓军与关阳也将十来个洗刷的干干净净的罐头瓶都用凉茶灌满,然后盖上盖子。

    搞好之后,关阳好奇的问道:“小军,这真的能卖钱啊?”

    关晓军道:“肯定能,你就瞧好吧!”

    关阳还是不信,“你准备怎么卖啊?咱们学校里的同学都没钱啊。”

    关晓军挺着胸脯道:“不卖同学,咱们卖给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