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姑奶奶,您的嗓子好了吗?”

    在关帝庙小学里,刚刚进入教室,关晓军便向关宏叶问好。

    关宏叶这两天嗓子疼的厉害,讲课都费劲,平常的大嗓门如今成了沙哑的女低音,让她感到很难受,吃了几粒大药片,还是不怎么管用。

    今天正在讲台上干咳呢,就听到了关晓军的询问,关宏叶喜道:“小军真懂事,姑奶奶没事儿,嗓子过几天就好了!”

    他好奇的问关晓军,“小军,前天在你家闹事的杀人犯现在怎么处理了?你爷爷有没有给你说?”

    关晓军道:“那人不是杀人犯啊,杀人犯是我爸爸吓唬人才那么说的,其实那个人是买卖小孩的,上次被他卸掉胳膊的小孩就是他买来的,据说他还偷过小孩卖给人贩子呢。现场怎么处理还没说,不过我爷爷说了,这几个人应该都会枪毙的,就是那个孩子现在没谁认领,挺可怜的。”

    关宏叶拍着胸脯道:“哎呀,吓死人,吓死人了!作孽啊,我还以为他们真是练武卖艺的,没想到还是人贩子!这些人啊,必须得枪毙法办!”

    这两天杀人犯跑进关宏达家里被抓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关帝庙村,搞的一村人都对关宏达、关云山父子啧啧赞叹,他们竟然连杀人犯都能制服,在村里人看来,他们爷俩比杀人犯还要狠才行。

    其实关晓军打昏匪徒的事情,关家并没有外传,洪新刚等人也不敢乱说,所以整个村里人都以为匪徒是关宏达父子抓的。

    关帝庙村虽然民风彪悍,但毕竟还是正常居多,对于杀人犯天然大恐惧,使得他们把那些人想的非常厉害,其实杀人犯也是平常人,但因为有了杀人的名头,所以在村民眼里,他就不平常了,成了“邪恶”“恐怖”的代言人,因此心里天然就对这种感到惧怕,连带着把关宏达父子也给神话了。

    关宏叶跟关晓军说了几句话后,就感到嗓子疼的厉害,咳嗽了两声之后,疼的更厉害。

    正当她难受的时候,就听到关晓军说道:“姑奶奶,我这里有我们家煮的凉茶,能降火,而且对嗓子发炎也有用,你喝几口试试不?”

    他说话的时候,把脖子里挂着的一个行军壶摘下,递给关宏叶,“你尝尝,这凉茶是我爸爸从城里买了很多的中药在一起煮的,花了很多钱呢,一般人我都舍不得给他喝!”

    关宏叶笑道:“哎呀,小军真乖,那你为什么给我喝呢?”

    关晓军道:“你是我姑奶奶啊,别人不给,您我得给呀!你喝不要钱,别人喝就得花钱买。”

    关宏叶道:“哎呦,还要花钱呢?你准备卖多少钱呢?”

    关晓军道:“熟人五毛,生人一块!”

    关宏叶张大嘴巴,“小军,你可真能要啊!”

    她看了看关晓军递给她的水壶,“我可真喝了啊?喝完了你可别哭鼻子!”

    关晓军道:“嗯,我是专门给姑奶奶您拿来的!”

    嗓子发炎的人,即便是不渴也想喝水,老是觉得干得慌。

    关宏叶见关晓军这么有孝心,其实心里也很感动,一个小孩子这么懂事,真是很难得。

    她不忍心拒绝孩子的好意,准备喝几口应付过去就行了,对于关晓军说的凉茶能治病,她根本就不信,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什么是凉茶。

    可当她喝下第一口茶水的时候,脸上神情就是一变,只觉得这一口茶水如同温润的溪流,而自己的嗓子就是干涸的庄稼地,此时溪流缓缓流过,顿时解决了田地的旱情。

    一种难以描述的舒爽感觉从喉咙处生出,进而贯穿整个肠胃,刚才好像要冒火的嗓子竟然在片刻间就好了很多。

    “咦?”

    关宏叶大为惊奇,她一连喝了几口之后,对着水壶嘴闻了几下,“这不像是茶水啊,好像是中药汤啊,小军,你不是说是茶吗?我怎么闻着一股子中药味?”

    关晓军道:“这是茶水,也是中药,是用中药煮出来的。”

    关宏叶一脸恍然,“哦,原来是这样,这茶水喝着真不错!”

    她将水壶还给关晓军,“好啦,水也喝了,咱们也要开始上课了!”

    关帝庙小学院子里的歪脖子树上吊着一个大钟,当大钟被敲响后,各个班级就开始上课。

    这一节课下来,关宏叶虽然嗓子还感到不得劲,但总的来说,比上课前要好了一点,等到下午的时候,沙哑的嗓音竟然慢慢的就恢复了过来,到次日早晨起床,一直到再次上课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嗓子已经好了。

    关宏叶教了几年学,嗓子经常不舒服,一般想要痊愈,多则五六天,少则三五天,还从来没有好的这么快过。

    这一下顿时对关晓军所说的凉茶感兴趣起来。

    她这人是个碎嘴话痨,一个蚂蚁上树她都能说上半天,现在发现了一种特效茶水,那自然会大说特说。

    因此课余时间,一到办公室,她的大嗓门就响了起来。

    “红轮,红轮,我告诉你啊,关宏达的小孙子小军,昨天拿来一壶凉茶,他说能让治嗓子疼,我一开始不信,后来喝了几口后,你猜怎么样?”

    男教师李红轮笑道:“你昨天嗓子都要说不出话来了,今天却这么亮,这还用猜啊?”

    关宏叶拍着大腿道:“可不是吗!我以前嗓子不好,打针吃药,怎么也得三五天,没想到昨天就喝了小军的几口凉茶,一天就好了!哎呀,真的是太神了!没想到宏达老哥哥家里竟然还会弄这些玩意儿。早知道这,我还打啥针吃啥药啊,直接喝点凉茶多好,又甜又好喝,还能治病,比糖浆都好!”

    李红轮将信将疑,“真的这么神?”

    关宏叶道:“你不都看见了吗?”

    旁边的几个老师也都围拢了过来,七嘴八舌道:“真的这么神啊?”

    “凉茶是什么?是喝剩下的茶根吗?”

    关宏叶开始显摆起自己的知识来,“我告诉你们啊,这凉茶虽然叫茶,其实并不是茶水,而是一种中药汤,不过有茶叶的味道,里面应该放了茶叶,但估计放的不怎么多,喝着有点苦,但苦后就是甜,比可乐都好喝!”

    在关宏叶的认知里,最好喝的是蜜水橘子汁,其次就是可乐。

    这两天流感盛行,几个老师的嗓子都不怎么好,听关宏叶这么一说,都大为心动,“要不,咱们也喝两口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