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四十章 对话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057.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一九八四年,一场病毒性感冒几乎席卷了整个河东省,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无论是工厂还是学校,无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几乎人人中招。

    这种病毒性感冒感染几率极高,虽不至于要人命,但感染之后的头疼发烧也很折磨人,而且身子弱的老人小孩还真有被感冒夺去了性命的。

    在这种医疗条件极为落后的情况下,政府就算是想要预防这种遏制病毒的传播与感染也难以做到。

    其实别说八十年代,就是在几十年后的二十一世纪,想要杜绝流感的传播那也是办不到。

    如果这是一种致命病毒的话,国家肯定会采取相关的严厉措施,但偏偏这流感只是相对很小的一种小病,虽然相关部门有点重视,但并不是十分重视,学校的学生、工厂里的工人,照样带病上课工作,虽然有防范意识,却没有防范手段。

    工厂车间早晚消毒,学校宿舍教室想方设法的进行灭菌消毒,可惜效果都不尽人意。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道消息传了出来,据说在云泽市凤山乡有一户人家熬出来的凉茶对感冒有奇效。

    听说这个凉茶的配方是这一家祖传的秘方,一战时期,曾经有一场席卷全世界的大感冒,据说在哪个时期,这一家的凉茶就起过很大的作用。

    据说这一家的凉茶喝了之后,有病治病无病强身,堪比灵丹妙药,很多患流感的人喝了这一家的凉茶之后,身子都好了。

    据说这凉茶熬制不易,这一家一天只供应五十碗……

    华夏这个年代正是谣言谎言满天飞,妖魔鬼怪齐现身的时代,这个时代的人们,无论职位高低,无论有无文化,都缺少一种对谎言的免疫力,很多在后世看起来很拙劣的骗术,在这个时代却能骗到很多人。

    很多稀奇古怪大违常理的事情,有些人也会深信不疑,似乎是越古怪越稀奇的事情,这时候的人就越相信。

    现在正是流感肆虐的时候,面对这流感束手无策的人们都在内心盼望有奇迹出现,现在听到这么一个消息,大家经历了稍稍的怀疑之后,选择的便是相信,相信之后便有人起了心思。

    此时的关帝庙村关宏达家里,十几个闲散妇女正拿着药碾子、药臼子、抓着切割中药材用的小铡刀,在院子里忙活成一团。

    院子里摆着一个个鼓鼓囊囊的大麻袋,袋子上贴着白纸牌,上标着种种中药材的名字,这些妇女一人负责一种药材,手忙脚乱的把这些药材切段、捣碎、碾压成粉,然后再将这些粉末装进了身边的塑料袋子里,院子里忙的热火朝天,不亦乐乎。

    而在关家后院,关宏达与关云山两人也在做着与前院同样的事情,凉茶药方里最重要几种药材被他们拿在后院单独配置,秘不示人,连卢新娥与王欣凤都不让见,就连关阳、关晓军也不让他们看到。

    在关晓军提出将中药材打成粉的想法后,关自在欣然同意,认为这件事可行,而关晓军回到家之后,把这个主意安到了关自在身上。

    有了这么一个提醒,光宏达如梦初醒,急忙把关云山叫到家里,让他去多买点药材,然后聘请了村里的一帮妇女在家里对这些药材进行简单的加工,然后他们再按照比例配方,将这些药粉配成凉茶药包。

    关宏达此时已经深深认识到了这个凉茶药方的宝贵程度,本来不怎么在意的方子,如今在他眼里已经成了千金不换的宝贝,就连他如今的窑厂也比不过这个凉茶方子金贵。

    在关宏达眼里,自己的砖窑厂不可能开一辈子,总有倒闭的时候,但这个凉茶方子却是能够传给子孙后代的宝贝,日后只要子孙不作死,单凭这个药方,就足以令他们代代衣食无忧。

    因此这个凉茶的方子已经被他提高到了关系家族世代兴旺的高度,就连关云山也被关宏达的情绪感染,把这方子看成了稀世珍宝。

    “爹,咱这样不行啊!”

    连番忙碌下来,即便关云山体力充沛,此时也感到一丝劳累,他坐在板凳上抽烟歇息的时候,对关宏达说道:“咱这也太慢了!最近几个学校的校长,还有附近的几个厂子的厂长,还有县市里的几个单位,都来给咱们下单子来了,咱们这忙不过来啊!”

    他向关宏达建议道:“我听说啊,现在有的公司发明了小电磨,可以将这些中药打粉,要不我去打听打听,咱们去买一台电磨来吧,肯定又快又轻松!”

    “小电磨?”

    关宏达看了儿子一眼,“你去扯电去啊?”

    关云山顿时不说话了!

    在这个年代,农村根本就没有电,家家点的还都是煤油灯,关云山说买小电磨打粉的事情,根本就不现实。

    “你说你这么着急干啥?”

    关宏达对关云山的急迫心情感到很不满,“那什么单位、学校什么的,他们倒是说要买咱们的凉茶了,可是钱呢?款子怎么不给我们?都特么打白条,随意张嘴,我们凭啥卖给他们?”

    他对关云山语重心长的说道:“云山啊,别整天想着干大事,咱干什么都得要稳稳当当的,别让一些甜头给糊住了眼!”

    “我这人虽然不识字,但我知道干啥都得一步一步来,迈步子走路,脚踏实地!到手的钱才叫钱,别人说的再好,只要不钱不到咱手里,那就全都是虚的!”

    关云山听的连连点头,心里却有点不以为然。

    在他心里,父亲做事有点太过小心,现在太宗都说了,“既然改革开放了,步子就要迈的大一点嘛!”

    连太宗都这么说了,自己干嘛不将步子迈的大一点?

    关云山此时还不满三十,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龄,自信满满,看什么都觉得简单,一心就想做大事情,因此对目不识丁的父亲就有点不太服气,认为关宏达太过小心。

    关宏达察言观色,对关云山的小心思已经猜出了几分,他暗暗叹了口气,自己这个儿子性格火爆,做事情向来考虑的不怎么周详,而且还太讲义气,心里还藏不住事,这种性格要是在家老老实实务农,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可要是跟人交往,去外面打拼斗心眼,关宏达可真有点担心。

    倒是自己的小孙子关晓军,虽然年纪尚幼,但平时言行举止,老道周详,远胜同龄孩子,以后倒是有可能成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