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四十二章 很残忍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059.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哦,原来这就是采访啊?你们记者就是专门记录消息的,我想起来了,听收音机的时候,早晨的《新闻与报纸摘要》广播时,有时候会蹦出记者这个名字来!我一开始不懂啥意思,原来你这样的就是记者啊!”

    将云泽市电台的记者石建国让进屋里后,通过石建国的解释之后,关宏达才闹明白了记者到底是怎么一个职业。

    他很是好奇的看了石建国一眼,“石同志,你这怎么才采?怎么访?采访完以后咋整?是不是写到报纸上?”

    石建国笑道:“我是广播电台的,采访完您以后,我会写稿子给编辑审阅,可能以后会在广播电台播报,但也有可能被打回,这事情也说不准。”

    关宏达点了点头,对石建国道:“你是市里广播电台的,算是国家单位吃国粮的人,我也不瞒您!”

    他向石建国说道:“你这次来是因为我们老关家的凉茶来的,说白了,就是听到有人说,我们这凉茶能治流感,你们才来采访我们!”

    关宏达一脸诚恳的解释道:“其实啊小石,我喊你小石,你不会生气吧?小石啊,其实我们这凉茶根本就不能治病,外面那些都是瞎传的!最多也只能是有点保健作用,我们的太爷说了,这凉茶啊,也就是能降火清心,去去心火,其余的效果一概没有!这次能治疗流感,纯粹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赶上了!其实这根本就不是治病的药!你们呐,可能要失望了,我们这只有凉茶,没有什么治病的灵药。”

    石建国脸上微微变色,“不会吧大爷?我来之前可是听很多人都说了,他们感冒后,就是喝您的茶水喝好的,这点做不得假吧?”

    关宏达点头道:“这确实是真的,不过啊,但是我刚才可是说了,我们这凉茶并不是专门治病的啊!谁要是生病了,还得去医院,可不能指着我们的凉茶治病,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千万不要耽误了病情!”

    石建国有点失望道:“大爷,您是不是故意隐瞒您这凉茶的效果?说实在的,您凉茶真要是有效果的话,直接将方子献给国家,咱们政府肯定会给你颁发奖状,为您做专场报道。”

    关宏达心头一沉,笑容满面道:“要是真的治疗感冒,我们一定把药方献给国家,可是我们这只是一份降暑解渴的凉茶,那就没有必要了吧?”

    旁边的关云山听道石建国的话后,一张脸已经沉了下来,当真是面沉似水,看着石建国的,双眼露出怒色。

    现场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

    此时在屋里还有一名随着石建国一起来的女记者,她一见气氛不对,急忙插嘴道:“石建国,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人家的药方是人家祖传的东西,上缴不上缴,全凭自愿,这话不应该你来说!”

    石建国不阴不阳的看了女记者一眼,“刘萍,这你这话就不对了!现在咱们河东省流感这么厉害,既然关大爷家里的凉茶对治疗感冒这么有效,为什么不献给国家呢?”

    刘萍怒道:“你……你这人不讲理!”

    石建国道:“我怎么不讲理了?我这是站在人民群众的立场上讲的道理!咱们河东省这么多人得了重感冒,孩子不能好好上学,工人不能好好做工,老师不能好好教学,就连领导都不能好好办公,在这种形势下,关大爷家里有这种灵药,为什么不能献给政府?这真要是能治好全省的感冒患者,咱们政府起码要颁给老爷子一家贡献奖,这是多大的荣誉!我这还不是为了关大爷他们一家人好?”

    关宏达深深看了石建国一眼,很是和蔼的笑道:“对对对,我这凉茶要是真的能治疗感冒,为了全省人民的健康,我说什么也得捐给国家捐给政府!”

    他哈哈笑道:“可惜啊,俺们家这凉茶只能解渴,不能治病,其实啊,看着这么多的孩子相亲都得病了,我比谁都焦急啊,可是我们这凉茶只能解渴,不能治病,要是真能治病,也不可能到现在才出名。”

    关宏达说到这里,咳嗽了两声,“你看,我自己的感冒都没好,我这凉茶要是能治病的话,我还能被传染?”

    他说到这里,很好奇的向石建国问道:“小石啊,我这人不识字,有些事情一直都不太懂。我想问一下哈,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这凉茶真的治病,而我又把凉茶献给政府的话,政府得到我的药方后,将会怎么做啊?”

    石建国被关宏达刚才的一眼看的浑身不自禁的发凉,闻言打起精神道:“政府得到了你的方子后,那自然是在要咱们的药厂开发生产你这种凉茶啊!到时候把生产出来的凉茶发给生病的群众,这感冒不就治愈了吗?这是多好的事情啊。”

    “哦——”

    关宏达恍然大悟,轻声问道:“那政府开发出来的凉茶,是免费送给群众呢,还是要收费呢?”

    石建国一愣,“这个嘛,药厂制药那也是要成本的,怎么也得收点成本价,不,不过呢,肯定不会多收!”

    关宏达道:“那就不对了!为什么还要收钱呢?我的方子是免费献给政府的,政府就应该免费给群众看病啊,为什么还要收钱?”

    石建国略带狼狈道:“制药不得有成本吗?原料也得花钱啊!”

    “提供原料的人为了广大群众的身体,那也得把原料捐给政府啊,他们为什么要收钱呢?”

    光宏达奇怪道:“为什么我的方子要捐给国家,他们的原料就不捐出来呢?”

    石建国神情尴尬道:“一码归一码,他们跟您不一样!”

    关宏达问道:“哪里不一样?是不是他们身边没有记者劝他们把东西捐出来?”

    石建国脸色通红,霍然起身,尖声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关宏达淡淡的看了石建国一眼,“小石啊,你干嘛这么激动?你这怎么还急眼了?你们记者同志都是这样瞪着眼撇着嘴的来采访吗?”

    他拎起茶壶为石建国倒了一杯茶,“来来来,我这壶里的就是咱们刚刚说到的凉茶,你多喝点,降降火!”

    他笑道:“年轻人,火大伤身啊!人一上火,就容易心里烦躁,心里一烦躁,就会生出歪心眼,歪心眼一身出,就容易祸害人!”

    “你知道我们关帝庙的人怎么对付这种祸害人的家伙吗?”

    他轻轻拍了一下桌子,轻声道:“手段很残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