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石建国呆呆的看着吴成章缓缓离去,一霎时血往上涌,整个人浑身僵硬,脑袋嗡嗡作响,眼睛看人都有点模糊了。

    附近的一些同事窃窃私语幸灾乐祸的声音从他耳边响起:

    “这家伙活该!”

    “连人家老农民都忍心欺负,黑心黑到一定地步了,这下好了,现在连市长都看不下去了!”

    “这次被市长点名,看他以后还猖狂不猖狂?”

    “猖狂?他还能在单位里待着,就算他后台硬!”

    “真的?这种人早该驱逐出去了!”

    在这个时代,固然有很多心狠意毒之辈,但毕竟还有很多正直之人,石建国做的事情有点太过没品,被刘萍说出来之后,但凡心中有一杆秤的人,都对他鄙夷不已。

    石建国在门口站立了好大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转身向自己的办公桌前走去,在这过程中,很多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这些人的目光如刀似剑,刺的石建国浑身难受,整个人如芒在背,心中难受非常。

    他还未走到位置上,就被台长朱新成叫了过去。

    “建国啊!”

    刚送走吴成章转回办公室的朱新成看着石建国,一脸的关心,“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这样,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工作?工作什么时候不能做?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只有养好身体,才能更好的为人民服务啊!”

    “台长,我真的没事!”

    石建国努力证明自己,“我身体好得很,不用休息!”

    朱新成根本不听他的解释,“你这孩子,虽然说轻伤不下火线,但身体不好,也不能讳疾忌医嘛!”

    不由分说的把石建国挥手赶了出去,“先回家休息几天,等休息好了,再回来继续上班!”

    石建国踉踉跄跄的走出办公室,脸色阴沉的几乎要滴下水来,他嗅觉灵敏,反应快速,在知道自己被吴成章点名之后,脑子一瞬间就想到了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万人践踏的局面,但他毕竟年轻,却没有想到这个局面竟然来的这么快!

    吴成章刚走,朱新成这里就把他赶了出来!

    此时天空艳阳高照,虽然已经入秋,日头依旧猛烈,阳光照在身上,很多人都汗津津的。

    但石建国却如坠冰窟,站在单位门前,茫然四顾,似乎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在对他冷嘲热讽,似乎连路边的猫狗麻雀都在看着他冷笑,他们好像都在说着一句话,“石建国,你摊上事了!”

    他两手插在裤袋里沿着街边溜达,呵斥了几只野狗之后,整个人从茫然无绪中醒了过来,他决定去找自己的姐夫算账!

    如果不是他的撺掇,自己怎么可能会到了这种局面?

    虽然不知道以后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但石建国几乎可以肯定,绝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这件事自己的姐夫必须给自己一个交待!

    当你所在地方的市长看你不顺眼的时候,他根本不用发话,也不用亲自处分你,他只要不咸不淡的把态度表明后,自然会有人替他出面拾掇你。

    这些人在找你麻烦的时候,人家根本就不犯法,而是你自己做的不到位。

    比如,你外出报销的时候,他们会仔仔细细的检查,不会给你任何可趁之机。

    你的履历啊,文稿啊,都会找出毛病来,然后因为这些毛病,你就会被边缘化,逐渐的往一些不怎么光鲜的位置上靠拢,一切福利待遇都会相应减少,就连单位发福利水果,有可能别人都是好的,到你手里就是坏的。

    这种情况甚至会延伸你的亲人所在的单位里,一家人都会受到牵连。

    人家处置你的时候,有理有据有节,并不是胡乱冤枉好人。

    可人在世间,哪有不犯错的,哪有什么事情都能顾得周全的?

    就像单位出差,里面隐藏的福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所有人都面不改色理直气壮的去填报销,你自然也不能免俗,可若是单位里对别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唯独对你设卡,就这一点,就足够使你难受到吐血。

    这还是小事情,其余的购物条子,职称评选等这些不可量化的东西,那就更有针对性,直接就把你卡死在原地,想蹦跶都蹦跶不起来,而且你还根本就无法找出毛病来,人家的一切都符合章程,是你自己不争气!

    有些事情不想还好,越想越怕。

    等石建国在药厂见到姐夫何思祥的时候,怒火上涌,再也忍耐不住,提着拳头便抡了过去!

    何思祥被石建国打的一脸血,又惊又怒又是莫名其妙,“你疯了?发什么神经?小王,小张,你们过来帮我摁住他!反了他了,连我都敢打!”

    就在石建国与何思祥互殴的时候,关晓军正在教室里写信,收信人是一名叫做王佳慧的笔友,是一个京城的小女孩。

    虽然是小女孩,其实也已经是十一二岁的年龄了,比关晓军可要大了不少。

    关晓军看过她的照片,一身白色连衣裙,站在天安门前的金水桥边,歪着脑袋,咧着嘴笑,左脸颊上露出一个小酒窝,两条小辫子从脑后隐隐约约的倔强上挺,露出一点弧度,迎着风在飘。

    这个笔友是关晓军从一个杂志上翻找出来的,这个时代交笔友的浪潮刚刚开始兴起,不过大都是在初高中的学生中出现,在小学生中还是比较少的。

    关晓军闲极无聊,在教室里写完拼音字母后,就开始了调戏小萝莉的行动。

    王佳慧你好:

    我是河东省凤山乡,关帝庙小学的关晓军,我看到了你的信息,想要跟你交个朋友。

    你在城里可能不知道农村里的一些有趣的事情,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会给你讲一下身边的故事,然后你也给我讲一下发生在你身边的故事好吗?

    教室外面艳阳高照,关晓军却在信上写道:我们这里这几天天气不好,这星期下了两场雨,一场下了三天,一场下了四天……

    我们家最近做出了一种凉茶,效果很好,喝着很好喝,你要是想喝的话,我可以邮寄给你几袋……

    现在天气转凉,地里只有蟋蟀了,蝈蝈已经越来越少了,如果你明年夏天来我们这里,我可以领着你逮蝈蝈,叫起来很好听的,不过你应该也见过……

    一封信刚刚写完,眼前猛然一暗,关晓军一抬头,就看到了弯腰盯住自己信纸的关宏叶。

    “哎呀呀,小军,你竟然会写信啦?”

    关宏叶大惊小怪道:“你咋认识这么多字儿啊?”

    她将信纸拿到手中,“让我看看怎么写的?”

    关晓军一阵蛋疼,刚想说话,忽然感到门牙漏风,有点不对劲,“噗”的一声吐出了一颗门牙来。

    他开始换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