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一九八四年冬,在河东省红S县好蓝乡小官村路段,发生了一起震惊中外的铁路交通事故。

    突如其来的车祸,顿时造成324名旅客伤亡,其中死亡一百多人,重伤四十来人,轻伤一百六七十人。死伤者有的叠压在残破的车厢内,有的被抛甩在股道上,男男女女,老人儿童,惨不忍睹。

    事后查明,这起事故的原因是司机过度疲劳,扳道工疏忽大意,铁路监管人员工作不到位所致,总的来说,但具体是什么情况,已经不得而知。

    多年以后,所有经过这里的火车,都会自发鸣笛,为亡者哀悼。

    车祸发生后,领导层“习惯性”地要求对外保密,所有内部资料和消息均不准外传,除了一家内部发行的铁路报纸于第二年二月写过一篇安全述评文章外,国内没有任何媒体进行过报道。

    但是外国的几家大型报社不知通过什么手段得到一些事故情况,并迅速作了报道,然后在西方迅速传播,在国际上引发了巨大的震动。

    于是,中国的小官村铁路事故,外国人都知道了,而中国却鲜为人知。

    那时的媒体不像现在这么发达,传播能力有限,只因这些事故影响巨大,不可能完全“封口”,这才被一部分人所知。

    对于这件事,关晓军一开始也不知道,但多年后与关云山聊天的时候,听关云山无意中聊到这里时,他才知道了原来在中国的铁路交通史上还有过如此重大的伤亡事故。

    而关云山为什么会知道?

    那是因为关云山就是这场事故的实际见证者与参与者!

    因为小官村距离事发现场近,而当时救援的警力人力都极为不足,又没有足够的车辆拉伤者去医院,因此附近的村民都被抓了壮丁,关云山因为有拖拉机,所以车子也被临时征用,成了救护车。

    关云山在多年之后,说起这件事来,还愤愤不平,“他妈的,拉伤员一干就是一天一夜,把车斗子都染红了,到最后连一个好都没落着!一口水都没人管,好多人都饿了整整一天!我的车子没油了,谁都不管,还要我自己出钱加油!”

    当时醉眼惺忪的关云山叼着烟卷对关晓军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死了这么多的人,其实我也想多拉几个人进医院。大家都想多救几个人!但是地方政府的人太他妈操蛋!硬逼着你干着干那,最后连口水却都不给你!当时的支援部队也操蛋,竟然迷路了!晚了一天才到达现场!那么冷的天,别说伤者受不了,就是好人也早就冻死了!”

    他眼光迷离的对关晓军道:“惨啊!真惨!真的是尸横遍野啊!三节车厢都被撞碎了!还有几节被撞飞了,人的胳膊腿落得满地都是……”

    关晓军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人已中年,也曾好奇的在网上搜索过这件事,那时候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十年,政府已经不再遮掩,因此网上才有一些老人写过零星的文章为死亡者悼念,为那些在即将过年却在冬日里身亡的不幸人士惋惜。

    上一世的这个时候,他并没有跟随父亲来小官村做客,也没有亲身见证过那场事故,只听关云山口头上说,并不能切实感受到当时的那种气氛,当时一时好奇之后也就渐渐淡忘。

    因此这一次跟随爷爷父亲来这里做客,脑子里一直都没有想起过这件事情,直到远处传来的这声巨响,才使得他脑子里闪电般一闪,瞬间想起了这桩大事故。

    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刚才的一声巨响,应该就是火车相撞发出的声音。

    这动静是如此之大,震的他们所在的房间地面微微颤动,墙壁上泥土簌簌下落。

    关云山被这动静惊得猛然从床上爬起,抱着关晓军光着脚丫子就往屋外跑,边跑边叫,“地震啦!地震啦!”

    这段时间,河东平原上一直都流传着即将地震的消息,搞的人心惶惶,为此关云山还在院子里搭建了一个大窝棚,让家里人在窝棚里睡觉。

    但是冬天睡窝棚实在是太冷,一家人在里面睡了三四天后,就冻得撑不住了,又重新回到了屋里,但是精神一直都绷着。

    现在听到这声巨响,关云山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地震了!

    等他抱着关晓军从屋里冲到院子里时,发现地面不再摇晃,这才清醒过来,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了。

    此时别的屋里的人也都湿着身子从屋里跑了出来,几乎人人都叫嚷着“地震啦!地震啦!地龙翻身啦!”

    可见他们跟关云山的反应都差不多!

    “爸,咱们还是回屋吧,这也太冷了!”

    关晓军穿着薄薄的秋衣,被关云山抱到冬夜的院子里,被冷风一吹,整个身子都凉透了,浑身如被刀割,实在有点经受不住。

    关宏达此时也从屋里跑了出来,喘着粗气道:“咋回事,咋回事啊?咋这么大动静?”

    他是经历过唐山大地震的人,从屋里跑出来之后,就已经知道这不是地震,应该是别的动静。

    关云山道:“我还以为是地震呢,这么大的响动!”

    关宏达道:“不是地震!地震不是这动静!”

    他说到这里,身子哆嗦道:“都回屋去吧,说不定哪里在开山呢!”

    院子里有人道:“有声音,你们听……”

    关宏达道:“听什么听,先回屋在说,这天冻死人了都……咦,这是什么动静?”

    此时深夜之中,静寂无比,在满村的狗叫声中,可以听到隐隐约约的凄厉哭叫声从远处传来。

    关宏达身子一颤,扭头看向附近火车道的方向,“俺娘哎,不会吧!”

    关云山问道:“怎么了?”

    关宏达跺脚道:“这是出大事了啊!别是撞车了!”

    他大声吩咐道:“快快快,都回去穿衣服,云山,你快把小军放进屋里去,别把孩子给冻着喽!”

    关云山把关晓军放进床上后,点着煤油灯,快速的穿上衣服,对关晓军道:“小军,快睡,快睡,没你啥事儿!”

    在关晓军躺进被窝里后,关云山走到院子里,其余的十几个人也穿戴完毕站到了关宏达面前。

    关宏达吩咐道:“云山,你快去喊喊你宏奎叔他们起来,你们几个看看在院子里能不能找到铁锹镐头啥的。”

    他边指挥众人边哆嗦道:“别真的是出大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