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喧嚣了几天的小官村,今天终于安静了下来。

    关云山车斗上的血迹已经清洗干净,车子也加满了油,在吃过早饭之后,告别的时间到了。

    “云鹏,好好学,一定要考上大学为咱们老关家争口气!”

    站在小官村的村口,关宏达拍了拍关云鹏的肩膀,“上学的钱不用发愁,咱们都是一家人,怎么能看着你作难不帮?人家不认识的人遇难了,咱们还得拉一把呢!”

    他对关云鹏笑道:“你上学的钱我包了!以后缺钱,直接来我家拿,大数没有,供你上学的钱我家里还是能供应的起的!这么多年,不管是你们小官村,还是我们关帝庙,一个大学生都没有走出来,这有点丢人啊!云鹏,你可得努力!”

    这两天关宏达从关晓军口中听到了关云鹏家里揭不开锅的情形,惹得他同情心大起,特意去了关云鹏家里,塞给了他们家一百块钱的生活费,在他们家喝了几杯水,这才离开。

    关宏达此时的威望极高,连地区专员都给几分面子,小官村的人自然也给他面子,有他这么一表态,整个村里的人也都不好意思冷落关云鹏了。

    关宏奎嚷嚷道:“咋能让你出钱?云鹏真要是能考上大学,咱们就是挨家挨户的凑,也得把他的上学钱凑够喽!”

    关宏达笑了笑,“云鹏这孩子我看挺好,你们大家也都不怎么富裕,就我家里好歹还有点闲钱,以后这孩子上学的钱就归我了!”

    关云鹏眼圈发红,“谢谢宏达叔!”

    关宏达道:“咱们一家人,干啥说两家话?好了,大家别送了,都回去吧!”

    关云山发动拖拉机,关帝庙村里的十来个人全都跳上车斗,在关宏奎等人的注视下缓缓离开。

    小官村这次救人,政府一分钱没给,倒是被救的一些人临走时给村民留下了点钱,总的来说,村民没有赚钱,但也没有赔本。

    在这个时代,国家的事情再小,那也是大事,自己的事情再大,那也是小事,能有这种结果,小官村的村民其实已经很知足了,只是出了一把子力气,算不得什么损失。

    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在拖拉机前一直往前延伸,在满地绿色麦苗的旷野中弯弯曲曲的消失在视线之外。

    如今的冬小麦如同韭菜一般铺满了视线所及的平坦大地上,一块块的透着一股子生命的绿意。

    关晓军披着一个军大衣,将全身裹住,只露出口鼻眼睛,趴着车帮上向外观看,寒风吹来,将大衣上的毛领吹的不住抖动,发出轻微的噗噗声。

    路边掉尽树叶的白杨树直挺挺的立在那里,犹如一个个挺直脊梁宁死不屈的战士,偶有几片枯叶还在恋恋不舍的黏连在干枯的树枝上,像是战士守卫的最后几面战旗。

    不远处正有调皮的孩子在田间地头的沟渠里点火烧草,一点火星下去,顷刻间便是一片火舌迅速蔓延开来,在寒风的吹拂中,这火舌能沿着沟渠内的干草烧上十几里地。

    若是不慎烧着了几个柴垛,那将是这些孩子们的挨打之时。

    这个时代的孩子最喜玩火,一到冬天,就漫山遍野的点火玩,看着火舌在狂风的席卷之下沿着地面上的枯草快速前行,都觉得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其实非但还是孩子,就是大人也喜欢在冬天烤火,一般都会在街头人多的地方点上一堆火,一群人围着火堆吹牛聊天,一天的时间也就在火堆旁打发过去了。

    大人点火基本上不会发生大问题,而孩子们点火则经常出事故,旷野里的麦秸垛,花柴垛,玉米杆垛,经常遭受池鱼之殃,被枯草点燃之后,能烧上一整夜不熄灭。

    然后就有人开始骂街打人了,熊孩子往往因为这个,被揍得鼻青脸肿,屁股开花。

    这是农村冬天生活最常见的事情,多少年都不曾改变。

    在车子的颠簸中,关晓军看着路边景色,渐渐困意上涌,倒头睡去。

    再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到了家里了,卢新娥迎了上来,“怎么待了这么长时间?没啥事吧?火车咋还能撞车呢?”

    小官村的人在火车出事的第二天就来到了关帝庙村,通知了村里人,告诉他们关宏达等人暂时不能回来的消息,因此村里人这才没有跑到小官村去找人。

    “行了,你就别问了!快点做饭去,一路上都要饿死了!”

    他说话的时候,将关晓军从车上抱了下来,“你个臭小子可真舍得啊,那么好的坠子也肯送人!太爷可是说了,那可是好东西啊,一栋房子都不换!”

    关晓军送给张小晚的玉坠,是关自在送给关晓军的,价值不菲,为此还特意告诉关宏达父子,要好好保管,最好不要丢了。

    在小官村的时候,关晓军将玉坠给张小晚戴上的时候,非但关晓军肉痛,就是关宏达父子也都是肉痛无比,可又不好表现出来,对他们父子两人来说,面子比命都要重要,说什么也不会做出阻挡关晓军送礼的行为,只能暗暗可惜。

    关晓军此时已经想开了,一件东西而已,没了就没了,身外之物,算得了什么,这一辈子不至于连这样的东西也损失不起。

    听到关云山责怪,他笑嘻嘻道:“太爷家里还有好几个呢,我再去要一个去!”

    卢新娥一开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问道:“什么玉坠?”

    等听到关晓军竟然将玉坠送给了一个陌生的小女孩,卢新娥顿时就不淡定了,眉毛都立了起来,“你个败家子,这样的东西你也往外送!我打不死你!”

    她说话间,随手从院子里拿了根扫帚疙瘩,大步向关晓军走来。

    关晓军大惊,撒腿就跑。

    这个年代的家长,打孩子那是真打,都不知道什么叫手下留情,打人的工具,那是捞着什么是什么,有用棍子的,也有用鞋底的,还有用鞭子的,等等等等,不一而足,这要是放到后世,妥妥的虐待未成年儿童。

    关晓军有一次惹了一件祸事,就曾被关云山吊起来用鞭子抽,那简直如同电视里审问犯人一般,那叫一个惨啊,身上的血印子一道一道的。

    但这个时代的孩子,异常的皮实,就算是被这样打,照样坚挺的活了下来,过两天也就忘了。

    关晓军成年后,有时候与几个同龄人聊起这样的事情时,大家都生出发自内心的感叹,“当时咱们是怎么活下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