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八十年代的孩子,缺玩具,缺吃的,缺穿的,缺医疗,缺教育,几乎什么都缺,但他们也有这个时代所独有的快乐方式。

    滚铁环,荡秋千,摸鱼抓虾,抽柳笛,掏小鸟等等以最简单的材料做成的玩具,以及各种贴近大自然的活动,伴随着这个时代的孩子好多年。

    这个时代的孩子们,他们的活动虽然贫瘠,但并不荒芜,反而充满了勃勃生机,有着后世孩子所没有的野性与狠辣,他们有些觉得好玩的活动,其实并没有离开人类自身最基本的需求——食物!

    无论是摸鱼抓虾,还是掏鸟挖鼠洞,其本质还是为了一个吃字。

    饥饿在他们的父辈或者爷爷奶奶一辈打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然后这个烙印传到了他们的父辈身上,最后又传给了他们。

    有些活动,与其说是玩,倒不如说是在进行一场简单的荒野求生活动,这个活动的主题就是:如何获取可以果腹的食物。

    就像现在,关晓军领着几个小伙伴,拎着棍子在田野里抓兔子,其本质也只是为了获得食物,虽然玩乐大于对食物本身的渴求,但最终目的并没有改变。

    抓野兔,必须要到下雪后两三天才可以进行,这个时候的兔子在窝里已经待不下去了,寒冷与饥饿使它们必须出来寻找食物,而它们在雪地上踩出的印痕,就是寻找它们最佳的导航标记。

    “注意点啊,别掉井去了!”

    关晓军拿着棍子顺着白茫茫的雪地里的一道印痕缓缓前行,对身边的小伙伴嚷嚷道:“别走散啦啊,掉坑里可没人捞你们!”

    后面几个小屁孩冻得鼻涕直流,一个个都成了红鼻头,被寒风一吹,眼泪都要下来了,听到关晓军的话后,全都点头附和,“知道了!”

    关阳与关山虎两人一人扛着一小包的引火草,在后面慢慢跟随。

    他们现在是在河堤下面的麦田里,此时放眼望去,当真是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万里山河,银装素裹,四野静寂无声。

    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他们这几个行走在雪地中的小小人,只有强劲的北风发出呜呜响声,与他们的脚步声相附和。

    “到了!”

    关晓军在河堤旁的一个小洞口处停了下来,眼睛在洞口处的印痕上看了几下,“这只兔子刚进去,快快,找柴火,点火熏它!”

    五六个小孩子分散四周,很快从积雪下面找出一大捆枯枝败叶干柴火来,关晓军结果关阳递来的引火草,在洞口点燃柴堆后,吩咐身边的小孩,“二捣,你拿蒲扇把烟往里扇。”

    二捣的名字叫做关晓武,因为太过调皮捣蛋,所以得了个外号,叫做二捣。

    他谁都不服,就服关晓军,从小就跟关晓军关系不错,一直到成年后,两人还经常联系,后来二捣的女儿上大学考研等事情,都是关晓军出力找人给办的。

    所谓发小,说的就是他们这样的人。

    不过此时的二捣也还只是一个鼻涕娃,他现在脸色被冻成了红紫色,手中拿着一个破蒲扇,在关晓军吩咐之后,点了点头,“哦!”

    他手中的破蒲扇开始扇动起来,火堆上的烟气全都被扇进了洞口里。

    过了片刻之后,开始有烟气从别的地方冒了出来,而且还不止一处,一方点火,四处冒烟。

    “快快快,你们两个去哪个洞口等着,你们俩去哪个洞口,都好好守着啊!”

    所谓狡兔三窟,一点不假。

    野兔在地上打洞的时候,往往会搞出几个相连的洞口,这样极为方便它们逃跑,就像现在,用烟气一熏,三四个地方都往外冒烟,让人很难判断这兔子会从哪个洞口逃走。

    不过关晓军这次来人多,两人守住一个洞口,都绰绰有余,根本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过了一会儿,关晓武扇风都扇的有点不耐烦的时候,不远处冒烟的一个地方忽然有了动静,一只灰黄色的兔子从洞口处猛然窜出,引的旁边的孩子一阵惊呼,随后急忙向前扑抓,两个孩子都抓住了兔子的身子,但全都只扯下了一撮毛,并未能留下它来。

    附近的几个孩子也都兴奋了起来,自己身边的洞口也不守了,欢呼着向野兔追去。

    关晓武也想去追,被关晓军叫住,“你继续扇,应该还有!”

    过了片刻后,果然又有一只兔子从洞口里跑了出来,被关晓军提醒后,分出了两个人去抓,又熏了片刻,发现没有动静之后,关晓军方才将火堆熄灭,领着关晓武向前走去。

    这么深的雪地,兔子根本就跑不快,两个兔子早就被孩子们捉到,全都塞进关山虎腰间的袋子里。

    关晓军如法炮制,一上午下来,竟然被他抓了七只野兔,还顺便从河边的浅水滩处破冰抓了十几条鲫鱼。

    看看天色不早了,一行人开始返回村庄。

    在村头将兔子跟鲫鱼按照功劳大小进行平分,有的两个小孩平分了一只兔子,有的却只分得两条鲫鱼,有的高兴,有的沮丧。

    不过好歹都能分点东西,这一上午没算白跑,比跟着别的孩子玩可要好多了,别的孩子一般什么都抓不着。

    关晓军似乎天生就是个好猎手,身体素质生来就好,视力尤其绝佳,当初报考飞行员的时候,要不是因为个头实在太高,他或许就成了一名飞行员了。

    他对猎物的抓捕极为在行,无论是摸鱼抓虾抓兔子,整个村子里孩子都比不过他,就连成年人也不及他,他能隔着好几十米的距离看到水面上老鳖露出的鼻孔,这样的视力简直是没谁了。

    如果按照后世的网络游戏人物的技能点来评价他的天赋的话,那么他的天赋,百分之百就是“打猎”或者是“猎人”,有些东西,他似乎生来就会。

    回到家里后,将兔子剥皮,送给关自在一只,其余的自己就留了下来,获得了家里人的一致赞扬。

    冬天,对于很多村民来说,是一个无聊懒散的时间段,但对关晓军来说,却是一个收获的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