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快快快,起床了!”

    关晓军还在被窝里蜷曲着呢,身上忽然一凉,被子已经被关阳给掀开了,冻得他浑身一个激灵,瞬间从床上蹦起,“要死啊!”

    关阳笑嘻嘻道:“起来吧,天都快亮了!一会儿还要拜年去呢!”

    此时的房间里红彤彤的蜡烛已经被点燃,摇晃的火苗照亮了整个房间,今天是蜡烛掌管黑夜的一天,煤油灯暂且退居二线。

    关阳一身花衣服,袄袖子上套着一对护袖,头上扎着一个蝴蝶结,整个人看起来又精神又漂亮,她一脸兴奋的将关晓军塞子二夹皮被子里的衣服掏了出来,“快穿衣服,饺子都要熟了!”

    关晓军无奈,瞪了自己的姐姐两眼,很不情愿的穿起了衣服。

    新棉袄,新棉裤,靴子也是卢新娥做的新棉靴,等到下床之后,从秋衣到秋裤,再到袜子棉服,里里外外都是新的。

    走出房门后,发现天还未亮,院子里的每一间屋子的房门两侧都有蜡烛在燃烧,房门上的门神画像在烛火的映照下忽明忽暗,似乎随时都要活过来一般。

    此时可以看到院子里的地面上零零散散的铺着一层芝麻杆,这是本地的风俗,往院子里撒芝麻杆,为的是不让扫把星进门,似乎芝麻杆一踩就碎,响动太大,就把扫把星给吓跑了。

    要是按照这个说法,看来姜子牙的老婆胆子还真不大,因为他老婆就是扫把星。

    “咱们先给家里人磕头!”

    关晓军脑子清醒过来之后,与姐姐关阳一起走到关宏达夫妇面前,“爷爷奶奶,过年好!”

    两人一起下跪,给光宏达、王欣凤磕头。

    关宏达大乐,笑眯眯的将两人拉起来,“这孩子,磕啥头啊?别把裤子弄脏了!”

    农村风俗,每到春节的时候,晚辈一大早的就要向长辈客磕头拜年,在家里磕完头后,还要挨家挨户的去长辈家里磕头,一个早上,大多数人都成了磕头虫。

    关宏达从兜里掏出十块钱递给关晓军,“拿着,花去吧!”

    又递给关阳十块钱,“阳阳,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大学!”

    王欣凤也给了两人一人一块钱。

    在这个年代,能给得起十块压岁钱的人家,那是少之又少,就连城里都不太多见,也就如今的关宏达财大气粗,再加上家里就这两个孩子,所以才会有如此奢侈之举。

    等给关云山、卢新娥磕完头后,姐弟两人手里又多了十块钱,这样加起来都有二十多块,赶上一个职工半月的工资了。

    两人返回屋里,关阳把关晓军手里的钱要过来,将两个十块的都连同自己的十块的票子,一起塞进了小猪储蓄罐里,才舒了口气,一脸兴奋之色,“今年比上年多多了!”

    上年家里人给他们的压岁钱只是一人一块钱,都已经不少了,如今竟然一人十块,实在大为出乎关阳的预料,也无怪乎她有点小激动。

    这个年代,十块钱已经能买到很多东西了。

    给家里人拜完年后,饺子也已经出锅了,大年初一的饺子是素馅的,吃的时候不能剩下,所以给卢新娥给关阳姐弟的饺子都没有盛满,就是担心他们会吃剩下。

    姐弟两人吃完饺子,正想出门拜年的时候,关宏达对两人道:“去你三老爷爷家里磕个头吧!”

    关云山脸色一变,“去他家干啥?不去!”

    关宏达叹了口气,“去吧,你领着孩子去一趟,中午让他们过来吃顿饭吧!”

    关云山很不乐意,“我不去!”

    关晓军知道父亲不去的原因,因为自家这个三老爷爷实在是太不像话,两家有着极大的仇怨。

    这事情要从关宏达说起。

    关宏达父亲共有兄弟四个,老大就是关宏达的父亲,老二早夭,老四逃饥荒跑到了关外,只有老三家里过得很滋润,因为他是整个关帝庙村的小地主,有着一百多亩地,即便是饥荒年代,也足够自家生活。

    关宏达的父亲死的也早,在关宏达一岁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

    家里顶梁柱去世,就只剩下关宏达的母亲与她的两个儿子。

    老妇人没吃没喝,奶水不够两个儿子吃的,去借粮食,根本就借不着,三爷虽然家里有,但却一点不管事。

    眼看着两个孩子都要饿死,老妇人便想着先活下来一个再说,关宏达毕竟年龄稍长,老妇人便想着让自己的大儿子成活,至于二儿子,只能偶尔让他喝一点奶水,大多数奶水都给了关宏达。

    这样一来,二儿子吃不饱,饿的头发一簇簇的往下掉,把老妇人的心口挠的一道道的血印子,儿子饿成这样,老妇人人心如刀绞,她一个妇道人家,拿什么搞吃的?只能跪求三爷给点饭吃。

    但三爷虽然心善,三奶奶却是意狠心毒,坚决不给,就给了一碗小米。

    后来关宏达的弟弟饿的在地上爬,爬到三爷家里时,三奶奶正在吃饭,她就端着碗眼睁睁的看着孩子死在了门槛上。

    从此以后,双方结了大仇!

    后来日子稍稍好转,关宏达的母亲只要有空,就坐在三爷门前咒骂,一直到死,老妇人都在诅咒三爷家里。

    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报应,三爷一辈子生了六七个儿子,但全都没活成,后来认养了一个女儿,又因为三奶奶的心肠狠,把这干女儿也给虐待跑了。

    后来解放后,斗地主分田地,三爷家里的东西被抢的抢分的分,最后家里只留下一个铜盆,与一口锅,其余的东西基本上全都被抢跑了。

    没有地了,又没有了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昔日风光不在,三爷两口子成了两个老绝户。

    自己的亲弟弟生生饿死在三爷家里,如果当时三爷三奶奶能给上一口吃的,绝不至于活不成。因为熬过俩月,粮食也就下来了。

    有如此的深仇大恨,关宏达从小到大,就没跟三爷夫妻说过一句话。

    多年后,在外参军回来的关自在听到这件事,勃然大怒,要把三奶奶拉出去枪毙,还是关宏达求情,才让关自在放了她一马。

    但关宏达虽然向关自在求情,却还一直都不搭理这两口子。

    这件事,整个关帝庙村无有不知,关云山自然也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从小就没踩过三爷爷的家门。

    现在关宏达让关云山领着孩子去给三爷拜年,关云山自然不愿意。

    “他们都七老八十了,还能活个几年啊?”

    关宏达叹了口气,“总得有个送终的吧?事情这么多年了,也该过去了。你真的能看着他们两个饿死病死不管?”

    “都是一家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