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六十八章 吃饭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085.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砰!”

    “嗷——”

    朱富贵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粗心,点鞭炮的时候,把烟卷扔到了半空,反倒把鞭炮当成了烟卷给放到了嘴边。

    等他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鞭炮已经在嘴边炸开了。

    一声闷响之后,朱富贵嗷唠一声惨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旁边的一群孩子吓得四散奔逃,边跑边叫。

    关晓军吓了一跳,心说,“这要是把他嘴给炸烂了,可就麻烦大了!”

    等走到朱富贵面前时,朱富贵已经捂着嘴蹲在了地上,人都被吓傻了,瞪着眼直哼哼。

    “诸葛亮,你没事吧?”

    关晓军弯腰看向朱富贵,“不要紧吧?要不要看医生?你这要是严重的话,得去医院缝合才行!”

    朱富贵将捂着嘴的手掌放下,眼睛止不住的流泪,“呜……呜要死了!”

    他被刚才的鞭炮震的眼睛发酸,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滴。

    此人天生胆小,虽是成年男子,但依旧是个泪包子,现在整个嘴都是麻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只觉得自己的嘴巴肯定是被鞭炮炸烂了,吓的整个人都在发抖。

    “瞧你这出息!”

    关晓军的辈分比朱富贵要长,因此说话间对朱富贵很不客气,“让我看看!实在不行,赶快上医院!”

    朱富贵六神无主,对着关晓军将嘴巴张开,丝毫没有意识到面前的关晓军还只是一个孩子。

    关晓军仔细看了看,发现这家伙嘴唇眼看着肿了起来,好在他刚才用手掌挡了一下,鞭炮爆炸时倒是没有伤着眼睛,只是震的光掉眼泪。

    刚才的那个鞭炮好像是个屁炮,点燃后,炸是炸了,但是没有全部炸开,只是炸开了一小截,跟放屁似的没多大劲儿,怪不得刚才的声音发闷,听着不怎么脆生。

    “你可真是好运气!”

    关晓军一颗心放了下来,舒了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发笑,“诸葛亮,你胆子小,就不要玩鞭炮,这幸亏是个屁炮,要是真的炸开了,你不死也得脱层皮!”

    他踢了朱富贵一脚,“起来吧,没事儿!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朱富贵听到没事儿,整个人才回过魂来,“没事儿?我,我怎么嘴巴这么麻?”

    “废话,被鞭炮震了一下,能不麻吗?你看你这嘴唇,都肿成香肠了都!”

    朱富贵不明所以,“啥是香肠啊?”

    这个年代的云泽地区,根本就没有香肠这种食物,一直到九十年代,才有火腿肠出现在小卖部里,九十年代末期,才有香肠出现,他们这个地方,一开始是没有制作香肠这个手艺的。

    虽然不明白关晓军说的话,朱富贵听到关晓军话语轻松,终于不那么紧张了,用手直接摸了摸嘴巴,同时吧唧了几下,发现虽然嘴唇发麻,但却没有流血,顿时安定下来,“我就知道是这样!”

    他站起身来,肿着嘴唇道:“我得歇会去,小军叔,我家还有瓜子呢,你来吃点不?”

    关晓军哈哈大笑,“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快回去洗一下吧,最好买一包定惊散,喝一包就好了!”

    朱富贵不知道啥是定惊散,也没仔细听关晓军说的是什么,吱吱呜呜的哼了几声,耷拉着脑袋回家去了,再不复刚才趾高气昂的样子。

    他这还算是运气好,刚才的鞭炮要是真的炸了,别说他的嘴唇,就是眼睛恐怕也难以幸免,以此时的医疗条件,不瞎也得半残。

    关阳看的又吃惊又好笑,“这家伙傻了吧唧的,刚才的鞭炮要是炸了,肯定是满嘴开花!”

    此时天色渐明,村庄的轮廓渐渐的显露出来,鞭炮点燃后的火药味弥漫了整个村庄,零星的鞭炮声时不时的响起,狗叫声大作,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就是狗儿最受罪的时候,鞭炮声把这些土狗吓的夹着尾巴逃窜,等到鞭炮点完后,才敢大叫出声。

    领着一群小屁孩在街上转悠了半天,待到看到村里关家人在街头集合的时候,关晓军才停止玩耍,向这些人走去。

    每年的大年初一,关家人都会在关自在的带领下,去关帝庙祭拜祖先,而祭祖的时候,只能让男人去,女人靠边,因此关阳就不能参加,只有关晓军可以去。

    祭祖用的贡品是各家凑出来的,有的是一碗丸子,有的是一碗肥肉,还有的是一瓶酒,反正仪式完成后就能再拿回家,因此在贡品上面,各家都不吝啬。

    这时候就能看出各家的家境状况了。

    家境不好的,只能是一碗素丸子,有的干脆就是三个白面馒头,能肯拿出肉来的人家,并不太多。

    这次关宏达与关自在两家人手笔非常大,关自在供奉的是半只猪,而关宏达则是特意杀了一只羊当祭品。

    关宏达的这只羊供奉之后,还会拿回家继续食用,而关自在这半扇猪肉则在仪式后,就由关宏达做主,每家都分给几块,让买不起肉的人家也能过个肥年。

    有时候,就因为分肉的肥瘦程度,各家各户甚至能够打起来,大家都想吃肥肉,谁也不想吃瘦的。

    跟着一大帮人在关帝庙前磕头之后,关晓军跟随抬着一整只山羊的关宏达、关云山回到了家里。

    大年初一的中午饭是关云山做的,别看关云山一米九的大个,长得五大三粗,但其实他非常聪明,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就像做饭,家里的女人做的饭都比不上他,只不过他非常懒,平常根本就不下厨,也就是逢年过节兴致来了,才会为家人做上一顿。

    就像这次的红烧肉、红烧鱼以及胡萝卜炖羊排,卢新娥与王欣凤都做不上来,只有关云山会做,关宏达也不行,这老头根本就不会做饭。

    一顿饭做好之后,关宏达吩咐关晓军把关自在与关山虎请了过来,几个人坐定,过了片刻,关福亮两口子站到大门口,迟疑了一会儿,才缓缓走到院子里。

    “看什么看?还不快过来!还让人家请您们不成?”

    关自在看了关福亮两口一眼,呵斥道:“瞧你们这熊样!”

    关福亮脑袋一缩,佝偻着身子慢慢走到关自在面前,一脸的怯懦,“太爷!我……”

    关自在摆手道:“行了,别说了!要按我的意思,把你们两个打死都不屈!不过宏达这孩子大度,我也不好说啥,你也坐下喝杯酒吧!”

    “哎!”

    关福亮缓缓坐到关宏达旁边,将手中的一个黄色的木头盒子递给关宏达,“宏达,这是咱家的宅院的几张文书,你,你收着吧!”

    旁边的关云山哼了一声,“谁稀罕你的宅子!”

    关福亮身子一颤,不敢再说什么了,看着关宏达,眼中露出哀求之色。

    关宏达一脸平静,看着关福亮手中的盒子看了半晌,扭头对关晓军道:“小军,这是你三老爷爷给你的东西,你收下吧!”